“他,他竟然真的对出来了?”宏亲君兮听着凤官儿念出的话,不禁愣了神,而且这个还对得如此完整,“有趣,有趣,来人,去把那个对出来的人请过来,本王想要见识一下,记住,不能泄露本王和本王皇兄的身份。”宏亲君兮折扇往手上一打,眼里多了一份想要结识这个人的情绪。

  宏亲亦修亦是吓了一跳,都城里竟然出了一个能赢君兮的人,他倒也想结识,如果可以,甚至收为己用。不过,在听到符离旭的时候,心里突然想到了符离歌,他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是。”

  “奴家在此宣布,此次诗词论赛的冠军是符离旭!”凤官儿话语一出,更多的人想看的是到底是何人有如此荣幸能得到凤官儿小姐的承诺,大家都在翘首期待着。”这时一个小厮走到凤官儿身边,对着她耳语了几句,只见凤官儿最后点了下头,然后捏起裙摆站起来,“各位,赢得此次论赛的人只愿与官儿单独一见,恕官儿失陪了。”

  “什么人啊这是,竟然想要单独见官儿小姐,他一定是对官儿小姐有什么企图!”

  “就是啊,万一官儿小姐遇到什么危险那怎么办,不行,本少爷要跟过去保护。”

  “你这瘦得跟条柴似的,你能保护谁啊,等下人家给你一拳,你怕是就晕了。”

  “什么!你是不是想打架?”

  “来啊,来啊,谁怕谁,谁退缩谁就是缩头乌龟,你要是敢来,你看小爷我不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

  符离歌听着楼下的话语,不禁笑出声来,我要是真有什么企图,还轮得到你们,一群白痴加弱智。“符小爷,有人想邀你过去一见。”小厮走进来对着符离歌一行人说道。

  “谁啊?他邀我过去我就得过去?那我多没面子,你过去把我的话原封不动的传回去,如果要见,就叫他们过来,还有,菲菲,你先下去。”叫我过去,难道是想让我把单独见花魁的机会让出来?想得倒美,本小姐可是有重要的事情呢。

  “这……这……”小厮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要知道,坐在那边的可是当朝的两位王爷啊,这可怎么办啊?

  “大爷,你怎么要菲菲下去了呢,难道是因为有了花魁就不要菲菲了吗?”在一旁的菲菲听到符离歌叫自己下去,以为是因为花魁,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悦。

  “怎么可能呢?我只是有点事情要跟小清单独说,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我才不会舍得让你下去呢。”符离歌对着菲菲的耳朵轻呼了一口气,手还在她丰满的腰肢上捏了一把,惹得菲菲脸上一阵娇羞,菲菲轻捶了一下符离歌的手臂,“讨厌,那我就先下去了。”说完还依依不舍的拉着符离歌的手,不过,一个男人的手比她女人的手保养得还好?心里闪过一丝疑惑,但想着他穿得如此不凡,怕也是富贵人家,没干过什么活吧。

  …H看正*版章Zf节)上fQ酷匠8网}\

  “还不下去!”菲菲看着小厮还站在这里发呆,就对着小厮吼了一句,然后就把他拉出厢房。

  “王妃,你要见花魁吗?”清儿看着厢房里就剩下她们二人,就恢复了称呼。

  “这有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符离歌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品。

  “什么?他竟然敢这样说,这小子倒是大胆,走,三哥,我们去会会这小子,我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样对我说话,走!”还没等宏亲亦修回话,宏亲君兮就已经走了出去,宏亲亦修怕他会惹出什么事端,万一传到父皇耳里,又是少不了的一番责骂,就急忙追了出去。

  “臭小子,你给我滚出来,小爷长那么大,还没人敢用这种语气对我说话!”宏亲君兮一脚把门踹开,倒是符离歌吓了一跳,茶水就卡在了喉咙位置,惹的一阵咳嗽,等看清来人,符离歌倒是觉得他长得很像一个人,但又想不起来。

  “臭小子,就是你让小爷过来的。”宏亲君兮走到桌子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貌似发育不良,很瘦弱的人。

  “哟!我叫你过来就过来,敢情你是我家养的狗啊,这么听话,来,叫两声听听。”符离歌环抱手臂,嘲讽的看着来人。

  “臭小子,你真的是活腻了!”宏亲君兮听到符离歌骂他是狗,火气已经蹭蹭的跑到了大脑,伸出手就要揪住符离歌的衣领。

  符离歌迅速反应过来,手顺势抓住宏亲君兮的手臂,然后一跃天上桌子,对着宏亲君兮的小腹就是一脚,“你!”这一脚重的宏亲君兮捂着小腹的地方皱着眉头看着符离歌。

  “敢来找我的麻烦,你哪凉快给我滚哪里去,不然打得你重回你妈的肚子里修炼。”符离歌打开折扇扇了扇风,对着宏亲君兮喊道。

  “臭小子,你完了。”宏亲君兮暗藏了劲气在掌心的位置,然后快速的对着符离歌胸口的位置打去。“想耍流氓,你个色狼,看我的。”符离歌突然学起了李小龙动作,“我擦!”脚刚好踢在宏亲君兮手腕的位置,然后又抓住他的手臂,往肩膀上一带,就是一个过肩摔。而站在一旁的清儿已经傻眼了,她从来都不知道她家王妃有这么好的身手,看来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可是为什么她觉得王妃刚刚摔的那个人怎么眼熟呢?

  “哼!知错没,叫声你错了,我就放过你,怎么样?”符离歌直接坐在宏亲君兮的背上。

  “君兮!”宏亲亦修刚赶到符离歌所在的厢房,就看到宏亲君兮被人骑着,而且还时不时的传来哀嚎。“哟呵!你还敢找帮手!谁啊,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符离歌拍了一下正在哀嚎的宏亲君兮,刚回过头来就傻眼了。

  “宏亲亦修!”

  “符离歌!”

  “怎么,三哥,你认识他?三哥,你赶快叫这个臭小子放开我,不然我要他好看。”宏亲君兮听到两个人喊出名字,显然是认识的,三哥什么时候认识了一个这样的臭小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