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我们真的要在这里?”清儿看了一眼在旁边伺候的菲菲,还是忍不住的开声说道。

  “既来之,则安之。”符离歌摇了摇手中的折扇,然后便把视线投在了下面。

  “三哥,你可算来了。”三千青丝垂放在身后,一件银色的衣袍,还隐约可看见健硕的胸膛,两条淡淡的剑眉,下是一双玩世不恭的眼眸,坚挺的鼻子,薄薄的红唇,在雪白的皮肤上显得异常显眼,五官也与宏亲亦修有几分相似,他就是宏亲亦修的弟弟宏亲君兮。

  “你今天怎么来的那么早?”宏亲亦修看到已经等的不耐烦的宏亲君兮,开口问道。

  “当然要早点来,要是来晚,错过了论赛,那岂不是得不到花魁的承诺了,我对花魁的承诺可是很看重呢。”

  “君兮,你也不小了,也该是让父皇给你订婚事了吧。”宏亲亦修一口饮尽手中的酒。

  “三哥,你就饶了我吧,你知道我这个人最不能让人管着我的了,对了,说到这个,三哥,听说这次梅贵妃的事是那个和亲公主帮你解决的?”宏亲君兮在说到符离歌的时候,眼里充满了不屑和怀疑,一个只知道的和亲公主能帮三哥的忙?他倒是很好奇。

  “不错,确实是她功劳。”对于这一点,宏亲亦修倒是没有否认。

  “不会吧,还真是她?我听宫里的人说她能看懂人的表情,然后知道人在想什么?”

  “这个本王一开始也不相信,但是事实证明确实是如此。”

  “那这个和亲公主倒也不只会绣花啊,三哥,什么时候带我去看一下啊。”

  “花魁到。”还没等宏亲亦修有所回答,楼下舞台周围的人都已经开始沸腾起来了,只见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抱着古筝缓缓而来,面遮纱,只露出半张脸,细心勾勒的眉,以及眉心的那几片花瓣,雪白的皮肤,灵动的眼眸。倒也是极美之貌,然后向众人微微一鞠,便坐下开始抚琴,琴声时高时低,时急时缓,环环相扣,勾引心弦,“挺好听的呀,小清,你觉得呢?”符离歌用手撑着下巴看着台下如痴如醉的男人,眼里都是痴迷。

  “嗯,没想到,小小的青楼,竟然有弹的如此高超琴艺的女子!”虽说清儿对青楼很是不屑,但是也被这样的琴声所吸引住。

  “奴家凤官儿向各位客官请安。”娇滴滴的声音,不知为何,符离歌能从里面听到一丝忧愁。

  “官儿姑娘……”

  “官儿姑娘,本少爷一定会是今天诗词论赛的冠军……”

  “你在说什么奇怪的话,冠军一定会是我,你给我滚一边去……”

  “官儿姑娘,请你接受我吧,我对你痴心一片啊……”

  “各位客官不用担心,诗词大赛马上就开始,现在就让奴家来跟各位客官说一下规则:每个客官可以到旁边的小厮手上只能拿十张字条,五银子一张,奴家会在上面说出上阕,你们只需要写出来,并且在上面注明自己的名字,然后再把它交给旁边的小厮,他们会把答案交到奴家手上,,总共有三局,而最终的冠军,奴家会答应他一个承诺,不管是什么。”

  “不管是什么”这句话让在场的男人都疯狂了起来,就代表无论你提了多么过分的要求,凤官儿都会答应你。

  “如果没有异议的话,那就准备开始了,现在各位客官可以先到小厮那里拿字条。”话音才刚刚落下,就有一堆人挤在小厮那里购买,符离歌对清儿示意,让她拿钱给房里的小厮下去买字条,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这个买卖才结束,凤官儿看到也差不多了,便准备开始说第一道题,“第一道题是:曲溪曲曲龙戏水,请各位写出下阕。”

  第一道题就把一些人给难倒了,大家脸上纷纷露出难意,才第一道题,就已经把一些人淘汰了,凤官儿从小厮手里接过大约只有二十来张字条,一张张看了起来,时而摇头,时而点头,但在看到其中一张时,眼里突然露出了震惊,然后被敛起。

  “第一题只有十个人过,过了的人,都会有小厮通告。”凤官儿轻声的说,台下的人原本因为第一题的难度就已经开始有了怒意,但在听到凤官儿的声音后,脸色也已经好看了很多。

  “符小爷,你已经过了第一关。”符离歌所在的厢房有一个小厮进来通告了一声,然后走了出去,“哇,少爷你好棒,过了第一关呢。”对于清儿和菲菲的激动,符离歌只是笑了笑,视线一直放在台上的人身上,并没有过多的转移注意力。

  “第二题:桃花褪艳,血痕岂化胭脂。”

  “这道题更难呢,少爷,你知道答案吗?”清儿在一旁想了想,根本想不出答案,于是转过头来看符离歌,才发现符离歌提笔,却并未落字。

  “少爷也不知道吗?”

  “我会不知道?开玩笑,刚刚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已,看我的。”

  “太好了,我就知道,大爷你是最棒的。”菲菲坐在符离歌身旁,娇躯轻贴着符离歌的手臂,这一幕在清儿眼里看来,这个人就是想要勾引自家王妃,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这一道题只有两个人过,只剩最后一道题,请这两位客官听好:沧海日、赤城霞、峨嵋雪、巫峡云、洞庭月、彭蠡烟、潇湘雨、武夷峰、庐山瀑布,合宇宙奇观,绘吾斋壁。”

  “这道题?三哥,你知道答案吗?”宏亲君兮想了一下发现根本没有答案时,准头问向宏亲亦修,却发现宏亲亦修也在沉思,“这道题里面都是地名与景色名称,实在很难对的上去。”

  “君兮,看来花魁的承诺你要失败了呢。”

  As更o“新!最快AQ上!4酷c匠l☆网c

  “怎么可能,我对不出,那个人怎么可能对得出来呢?别忘了,我可是咱们喀卑国的第一才子……”啊字还没说出来,宏亲君兮就看到另一个人已经交了字条,“怎么可能,三哥,他应该是随便乱写一个答案然后交上去的吧。”

  “第一题上阕是曲溪曲曲龙戏水,而这位叫符离旭的客官对的下阕是陇埔陇陇凤簪花;第二道题上阕是桃花褪艳,血痕岂化胭脂,而他的下阕是豆蔻香销,手泽尚含兰麝;第三题上阕是沧海日、赤城霞、峨嵋雪、巫峡云、洞庭月、彭蠡烟、潇湘雨、武夷峰、庐山瀑布,合宇宙奇观,绘吾斋壁,他的下阕是少陵诗、摩诘画、左传文、司马史、薛涛笺、右军帖、南华经、相如赋、屈子离骚,收古今绝艺,置我山窗。工整度实在是令奴家佩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