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离歌直接把架子上的古董撂倒在地上,发出“哐啷”刺耳的声音。在拿到一个架子上最不起眼的东西——一个锦盒时,打开却发现里面只有一格钥匙,“这是什么?”符离歌拿着钥匙走到梅元的面前。

  “臣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梅元的眼里先是闪过一丝惊讶,随即沉寂下来。

  “可是你的表情却在告诉本王妃,你在撒谎,嘴巴和眼睛张开,眉毛上扬,鼻孔张大,典型的撒谎啊。”

  “臣不知道王妃所说的表情是什么,但是臣能保证这钥匙真的不是臣的。”

  “看来梅丞相的保证没多大用处啊,让我来猜猜,这把钥匙是开什么锁的?”

  “用来给梅贵妃下毒的毒药吗?”

  “不,不是,你眼里现在充满了不屑啊。”

  “用来藏自己秘密的地方?”

  “你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梅丞相。”符离歌看着梅元的眼睛,“没有,我没有什么秘密好隐藏的。”

  “是不是用来放跟别国交流的书信?”

  “看来是啊,如果丞相不愿意说的话,那我们就慢慢耗,用这把钥匙一个一个的试吧。”

  “呐!给你,我就只能帮你到这里,其他的就看你的了。”符离歌走到宏亲亦修的身旁,把钥匙放在他的掌心。

  后面的事符离歌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宏亲亦修让影子把她送回了王府,听其他下人说,宏亲亦修立了大功,被赏赐了很多东西,而梅元则被皇上判决秋后处斩,香儿被贬出宫,其实这样对香儿更好,任谁也不愿意在一个豺狼虎豹多的地方待着。

  “清儿,我好无聊哦,感觉身上都快要结蜘蛛网了。”符离歌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清儿站在她的身后用扇子赶走了一些炎热。

  “王妃,你可以绣花画画呀,这样就可以解闷了。”

  “得得得,这样我会睡着的,这有什么好玩的,对了,影子给的银票还在这里吧。”符离歌突然想起上次影子给的银票自己还没用呢。

  “都在清儿这里,清儿留了几张下来作为饭钱,其它的也都还没有动。”

  “那我们出去玩吧,走走走,换身衣服去。”说着就推着清儿往房间走去。

  “清儿,有没有男装啊,出去还是换成男装比较方便吧。”万一来个英雄救美,美女要以身相许的话那哦都茄(怎么办),想想都好激动。

  “有啊,有几件在清儿房间,是王妃嫁过来之前就放在奴婢身边的了。”

  没一会,清儿就抱了一大袋的衣服走到符离歌面前,任由符离歌挑选。“我要这个黑色的,清儿,你穿这套蓝色的,快点去把衣服换下来。”黑色是符离歌最喜欢的颜色,没有为什么,因为黑色比较耐脏,就是这么简单。

  青丝用一个簪子固定住,黑色的衣袍给符离歌增添了几分神秘和邪魅,雪白的皮肤衬得红唇十分明显,好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而清儿则跟符离歌完全相反,清儿更多是小生的模样,就像是还没完全长大的小孩,但五官又十分的清秀,看上去也十分俊俏。

  “宝贝,怎么样,要不要从了大爷啊,大爷保证你吃香喝辣的,考虑一下啊。”边说边挑起清儿的下巴,挑着眉还往清儿的耳朵吹了一口气。

  “呀!王妃,你正经点。”清儿捂着耳朵急忙跑开。

  “我哪里不正经,你等等我,等等我。”

  要说宏亲亦修还不错的话,就只有一点,就是不限制她的出行,符离歌和清儿走在大街上,就是两道迷人的风景线,回头率那是百分百。

  虽然现在已经是傍晚了,但人一点都没有减少,大家都在忙活着什么。

  “清儿,我要去那,那那那。”符离歌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拉着清儿就不走了,一定要去她所指的地方。

  “万……万……万花楼!王……少爷,你疯啦!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清儿说着符离歌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了许多打扮得十分妖娆的女子骚胸露腿的,脸色大变的看着符离歌。

  “我知道啊,妓院。”符离歌答得飞快,仿佛是在说一件不起眼的事情。

  “少爷,你知道你还去,那不是我们该去的地方,王……少爷,你等等我,别进去。”还没等清儿说完,符离歌已经大步流星的往万花楼的方向走去了。

  “这位大爷,你是第一次来吗,奴家看你好面善哦。”符离歌才刚走进去,就已经引起了轩然大波,符离歌出众的容貌是她们很少见的,而且衣料看上去也十分高档,所以,已经有不少女人用自己的酥胸往符离歌的手臂上靠。

  酷h@匠网首P|发d5

  符离歌感受到自己的手臂贴着两个个肉肉的东西,往旁边一看,就看到一个长得还算不错的女子正用妩媚的眼神看着自己,符离歌勾起一抹邪笑,用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脸蛋。

  “奴家叫菲菲,怎么样,奴家带你进去吧。”菲菲用娇滴滴的声音对着符离歌说,这是清儿已经走了进来,正好看到有一个女的缠上了自家王妃,急忙过去把两个人挤开。

  “少爷,见好就收啊。”清儿已经是快要哭出来了,眼前的人却还不当一回事。

  “嗯,我知道了,菲菲,你带我上去吧怎么样?”符离歌认真的想了想清儿的话,然后重重的对着菲菲点头。

  “那你这边请。”

  “少爷,你……”

  “不许说话了,再吵就把你扔在这里。”符离歌恶狠狠的对着清儿说,然后大步跟上菲菲,清儿往两边看了看,看到有一些女的已经在往自己这边走过来了,只能急忙赶上符离歌她们。

  万花楼中间有一个小型的舞台,有几个打扮得十分妖娆的女人正在跳着舞,而坐在周围的男人正急切的等待着什么似的。

  “菲菲,你们今晚是有什么活动吗,这些人都在等什么?”符离歌问了一下走在前面的菲菲。

  “今晚是我们的诗词论赛,是由我们的花魁亲自出题,如果赢了的话,能得到我们花魁的承诺一个,所以大家都在看今晚的赢家会是谁。”

  “哦?那看来本少爷今晚是来对地方了。”符离歌视线放在舞台中央的位置,这个诗词论赛,花魁的承诺,倒是好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