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梅贵妃的婢女,香儿。”宏亲亦修站在符离歌的身后轻声提醒着。

  符离歌回过头来对着宏亲亦修笑了一笑,表示对他的感谢,然后直视香儿的眼睛,“香儿,王爷说梅贵妃的生活起居都是由你来负责的对吗?”

  “嗯嗯,因为香儿从小就跟在娘娘身边服侍,所以娘娘只放心让奴婢一个人服侍。”香儿低声的回答。

  “只放心让你一个人服侍,为什么?梅贵妃认为有人要害她吗?”

  “王妃你应该明白,皇宫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在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相信,而且要步步小心,稍有大意,便是粉身碎骨之地。”

  “本王妃明白,那你告诉本王妃,在梅贵妃出事的时候你在哪里?为何不在梅贵妃身边陪着?”符离歌一手撑着下巴,一只手抓着香儿的手,香儿的手凉的慎人。

  “为什么不在梅贵妃身边陪着?奴婢……奴婢已经回答过影子大人了,那时候梅贵妃刚好饿了,便叫奴婢去御膳房,拿些糕点,奴婢大概去了半个时辰左右,然后途中遇到了同乡的寥姐姐,便聊了一会又耽搁了半个时辰,等到奴婢回到梅宫的时候,就发现娘娘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香儿没有丝毫的回忆便回答出来了。

  “手这么冷?怎么?香儿你不舒服吗?”符离歌对于香儿的回答并没有反应,而是选择了另一个话题来,“没……没有,可能是天气有点凉吧,王妃,没事的话,奴婢就先过去了。”符离歌并没有阻止,只是看着香儿的背影愣了一下。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宏亲亦修看到符离歌不语,心里着急的问道。

  “她说的和你从影子那里听来的有什么不一样?”

  “一模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怎么了?”宏亲亦修面露疑色,并不明白符离歌为什么要这么问。

  “她有事情在隐瞒。”符离歌看向人群中环抱着双臂,且与众人保持一些距离的香儿。

  酷2匠Ea网永久;f免费?看w小%F说9

  “你看出来了?”宏亲亦修让影子盘问了不下十遍,都没有发现什么不同,而符离歌只是问了一个问题就发现了她哪里有问题,着实是让人感到震惊。

  “我问她为什么没有在梅贵妃身边陪着,她重复了我的问题,并且回答的时候僵硬,那是典型的撒谎迹象,并且,现在是夏天,而香儿却回答天气有点凉,手心直冒冷汗,那是因为人在害怕的气候会做出生理的逃跑反应,血液会从四肢回流到腿部,从而使得手的温度会下降,还有,我问她去了哪里,她回答的时候能够回答得出从她出发到御膳房用了半个时辰,然后再遇到她的同乡所谓的寥姐姐,用了半个时辰,一共是一个时辰,她能在受到自家主子被人谋害的事件里,清楚的记得自己做了什么用了多长时间,很明显,这段话是有人教她讲的,而她所说的寥姐姐怕是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课。”符离歌清晰的将所有事情跟符离歌讲解了一遍,而宏亲亦修在听完之后眼里全是震惊,他没有想到一个从小在皇宫长大的公主竟然会懂的那么多。

  “你说对了,影子调查过了,确实有一个姓寥的婢女,不过两天前就溺死了。”

  “就知道,对了,宏亲亦修,你看她现在的姿势,用手抱住自己的双臂,尽量使自己不与其她人碰到,她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她不会轻易跟人敞开心扉,你去找一下她的家人,让她的家人来好好跟她谈一下。”

  “嗯。”

  符离歌又继续了审问了接下来的人,并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等到审完了所有的人已经是凌晨两三点左右了。“这张纸给你,我已经在上面写了有可疑的人,至于你要用什么手段来让他们说真话,那就要看你的了。”宏亲亦修拿过符离歌手上的纸张,只见上面写满了歪歪扭扭的文字,宏亲亦修挑着眉指着上面的字看着符离歌。

  “我知道我的字很难看,你就将就一点看着先吧,我会好好练习的。”一抹红爬上了符离歌的脸颊,使得符离歌看上去十分诱人。

  “呵呵,走吧,本王先送你回去,然后再去查你交给本王的这些嫌疑人。”

  “喂!宏亲亦修,距离你父皇给你的五天你还有多少时间啊?”符离歌看着宏亲亦修的眼,想从里面找到答案。

  “还有时间,你不用多想,你已经帮了本王的忙了。”宏亲亦修转头错开符离歌的眼睛。

  “好吧。”符离歌并没有再继续纠结下去,“哎,对了,你有没有钱?”符离歌突然想到自己快要到了断粮的地步了。

  “你要钱来干嘛?”宏亲亦修虽说之前是不喜她,但也还没有克扣她的月银吧。

  “你还好意思说,我的钱都被人拿走了,我现在连吃饭都是问题,你不给我,要是等我饿死了,看还有谁能帮你。”一想到这个问题,符离歌就来气。

  “谁拿走了?”宏亲亦修眯着眼看着符离歌。

  “这个我会想办法弄清楚,你先给钱我。”

  “影子。”

  “属下在!”影子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突然间就出现在符离歌面前。

  “把你身上的所有钱都给她。”说完就大步往前走了。

  等符离歌醒来,已经是正午了,宏亲亦修就派人来话说有结果了,香儿要单独跟她谈,急忙就唤来清儿来给自己洗漱。

  “走,我们快进宫,不是说香儿要跟我谈吗?”符离歌左手拿着一块糕点,右手一个小笼包就来到书房,一边吃着一边讲。

  “还是先用膳吧,本王饿了。”宏亲亦修看着符离歌的样子,淡定的对着符离歌说。

  “靠,你不早说,早说我就吃完再过来了,你还要用膳是吧,那我先回去把我的绿豆糕吃完再过来,我走了。”符离歌想起桌上一碟翠绿色的糕点,就又往门外走去。

  “不用了,跟跟本王一块用膳吧,本王这里也有绿豆糕,你要吃多少有多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