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你的脸真的彻底好了吗?”清儿在服侍符离歌上完药更了衣之后,疑惑的问着。“当然是真的好了,你放心,你家王妃我长的倾国倾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棺材见了自动打开盖,当然是完全好了。”符离歌捏了捏清儿的脸,一脸轻松的样子,既然自己在那个世界已经死了,再去多想也无济于事,倒不如好好活着,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可是,王妃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还有?为什么王妃的性情会变化那么大啊?”

  “是啊,什么都忘记了呢。清儿,难道我现在这个样子不好吗?”

  “不是的,现在这个样子当然好,以前的王妃总是唯唯诺诺的,就算下人欺负王妃,王妃也不会反抗,反而是逆来顺受,也总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现在的王妃很开朗,很活泼,而且,笑容也比以前多了很多,那王妃你还记得王爷吗?”清儿想了一下认真的看着符离歌说。

  “不记得了,也不想记得。那我就继续做你喜欢的样子吧。”

  “恩,王妃,夜已经深了,你也赶紧休息吧,明天清儿再去街上帮你买点药。”

  “嗯嗯,好,Goodnight!”

  “姑奶?王妃为什也要叫清儿姑奶?”

  “额……额……姑奶就是晚安的意思啦,好了,别在问长问短了,赶紧睡觉去吧。”

  “恩,好,那王妃你也姑奶。”

  书房……

  “王爷,皇宫里出事了,皇上召你马上进宫面圣。”影子站立在一旁,对正在研究兵法的宏亲亦修说。

  “走!”在听到皇宫出事的那一刻,宏亲亦修就知道肯定是发生了大事,否则父皇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召他进宫的。

  皇宫……

  身着龙袍,端坐在龙椅上,黑色的头发里夹杂着些许银丝,刚毅的脸庞,浓厚的剑眉下是一双精于算计的眼睛,坚挺的鼻子,薄薄的唇瓣,他就是当朝的皇帝——宏亲誊。不难看出,皇上年轻时也是个帅气的人,而宏亲亦修的样貌也多继承了他的。“儿臣参见父皇。”宏亲亦修穿着一身的紫衣,显得神秘而高贵,对着自己的父皇只是稍微点了点头,并没有行君臣之礼。皇上但也不见怪,这个儿子在战场上多次立了战功,使得喀卑国处于强国的地位,而这个不必行君臣之礼他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恩,亦修,这么晚召你进宫是为了一事。”皇上的表情霎时变得严肃起来。

  “亦修,你跟朕进来。”皇上起身就往偏殿走去。

  偏殿分两个,一个是皇上专门用来会见大臣的地方,还有一个则是为了关押做错事的后宫妃子,等待着皇上对她们的处罚。而皇上带宏亲亦修去的偏殿则是关押妃子的偏殿。

  远处就看见有一批侍卫正在对这个偏殿严格看管,在看到皇上来时,皆跪下用左手放在胸前以便是他们对皇上以及王爷的尊敬。一个侍卫推开大门,宏亲亦修才看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后宫之中,下至贵人,上至皇后,也全都被关押在这里。

  宏亲亦修皱了皱眉头,看向皇上,皇上并没有任何的停留,径直走到最上面的地方坐了下来。宏亲亦修也快步走到皇上的身边,“父皇,这是怎么回事?”

  “今日,梅贵妃中毒身亡,而下毒之人则是她们中的一个,亦修,今日梅丞相已经发话,要朕在五日之内交出凶手。”

  “什么,梅贵妃被人下毒?”宏亲亦修自然知道梅贵妃被杀代表了什么,梅丞相早有造反之心,暗中培养了一批死士,只是苦无证据,此时发生这种事,就相当于是给了一个梅丞相造反的机会。

  “亦修,朕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五日之内,朕要知道结果,还有,亦修你过来朕的身边。”宏亲亦修走上前俯下身去,在听完之后,宏亲亦修的脸色瞬间凝重了许多。

  “亦修,你不仅要查出凶手,我还要你查出梅丞相的死士暗藏在何处,并且将他连根拔起。”梅丞相的死士宏亲亦修也曾经查过,只是梅丞相太过细心跟狡猾,一直都没找到。

  从皇宫回到王府天已经快要亮了,宏亲亦修吩咐影子查清梅贵妃在死前都跟谁接触了,做了什么,都要一清二楚。

  宏亲亦修在书房做了一会,又研究了一会兵书,下人送了水上来让他梳洗,刚梳洗完就有人上来通报,说公子轲来府上了。宏亲亦修笑了笑,对于这个朋友他是熟悉的很,让下人带他到花园相见。

  “亦修,好久不见了。”公子轲,名叫厄尔轲,父亲是一个商人,因为他跟随宏亲亦修上战场,也立了不少功劳,便被皇上册封为世子。

  “是啊,怎么今个你有空来这里,不用帮厄尔伯父打理生意吗?”

  “亦修,你就别嘲笑我了,你知道我向来不喜欢生意这些什么的,还是跟着你好,还能在战场上玩。”公子轲无奈的用手中的折扇敲了敲脑袋。

  “王爷,属下查过了,但没有任何可疑之处。”这是影子从天上掠来,恭敬的现在宏亲亦修身边汇报。

  8更/新最快x!上k酷匠0"网

  “是梅贵妃中毒身亡的事情?”公子轲轻茗了一口茶,茶的香气弥漫在嘴巴里。

  “恩,父皇把这件事交给了本王,限本王五日之内找到凶手,而且还要找到梅元这个奸人的死士在哪里。”

  “王妃,为什么一大早的就来这里啊?”清儿扶着符离歌走到花园。

  “花园,花园,那肯定是花特别多,空气也特别清新,早上去最好了。”

  “王妃,清儿都不知道呢。”清儿对着符离歌嗔笑道。

  “那是必须的,清儿,知道吗?你的无知显得我特别有才华,嘎嘎嘎!”符离歌大笑的看着清儿,而清儿则是一脸的无奈的看着自家王妃,自从王妃忘记了事情后,好像变得特别爱夸自己。

  “哎?亦修,那是谁啊?”公子轲老远就看到了符离歌和清儿两人,今天符离歌穿了一件水蓝色的裙子,显得整个人特别有灵气,而公子轲也自认为见天下的美女最多得了,可是没有一个比得上她。

  “呀!王妃,是王爷他们!王妃我们快走。”还没等符离歌反应过来,清儿已经拉着她快步走到凉亭了。而这个时候宏亲亦修正好回过头来看,一时间被眼前女子的容颜所震撼,从未见过如此美的女子,但是她身上又有一种熟悉感和一种厌烦。

  “清儿参见王爷和公子轲。”清儿想的是王妃脸上的黑斑没有了一定可以夺得王爷的青睐。

  “恩,起来吧,这位是?”清儿不是那个女人的侍女吗?怎么会在这里?

  “王爷,这是王妃啊,王妃脸上的黑斑已经完全康复,恢复原貌了。”符离歌看着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的清儿,一脸的不解。

  “你来这里干什么?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宏亲亦修一听是符离歌,整张脸都阴沉了下来。

  “哐啷!”公子轲在听到清儿的话之后,手里的茶杯都掉在了地上。他不是没见过符离歌,一开始他们没有任何人知道花泽国竟有一位公主如此丑陋,而喀卑国又指名道姓点了一定要娶公主,所以就把符离歌送过来和亲了,而符离歌的样子也被喀卑国当作是茶余饭后的讨论热点。原本宏亲亦修就讨厌皇上让他去和亲,再加上这个和亲公主不仅丑陋,还目不识丁,唯唯诺诺,胆小如鼠。这让宏亲亦修十分讨厌。乃至于根本就没再见她了。

  “为什么不能来,你在这里立了牌子说符离歌止步?脚是我的,我爱去哪去哪,你管的着?”符离歌看着这个虽然帅气,但让她打不起一点兴趣的人,即使这个人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

  “符离歌?和亲王妃?”公子轲不可置信的看着符离歌,失声道。

  “哟,看来我还挺出名的,怎样?本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符离歌是也。”符离歌厌恶的看着那个用打量外星人的眼光来打量自己的公子轲。而宏亲亦修则还是一脸阴沉的看着符离歌。

  “没……没……你坐,你坐,我叫厄尔柯,你可以跟大家一样叫我公子轲。”公子轲连忙挪开自己的位置让符离歌坐了下来,并自报上自己的名字。但随即在心里嘟囔着,这应该不是符离歌吧?可是又有什么陌生人能在王府里住下来而不被发现呢。

  “有什么就直接问我,不用在心里嘟囔,我说了我叫符离歌,我就是符离歌,还有啊,我对于你叫什么一点都不感兴趣,既然你都报上自己的名字了,那我就勉强记得一下吧,不过我才不要跟大家一样叫你公子轲,那多没创意!我叫你厄尔好了。”符离歌看公子轲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要知道,符离歌在现代可是一个心理学家,微表情这种事情只是小意思。

  “没……没嘟囔,你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公子轲头突然像浪鼓一样,揺得极快,不过叫厄尔,怎么听起来这么像“饿饿”和“二二”,那“饱饱”和“大大”是谁,公子轲无语的看着符离歌,并在心里咒骂了一下。

  “喂,你不要在心里骂我,我看得懂你在想什么。”符离歌用脚踢了一下公子轲。

  “啊?”

  “你……你……你怎么,怎么……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公子轲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符离歌。

  “很简单,微表情,简称读心术,我能看懂人脸上的表情,然后知道人的心里在想什么。”符离歌看着夸张的公子轲,没什么表情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