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你轻点!”符离歌趴在椅子上,任由着清儿把衣服掀开,只是掀开是连带着肉,后背上已经找不到一块干净的地方,到处都是伤疤,有些已经结痂,有些是刚刚新添的。

  清儿看着自家王妃上的伤疤,眼睛里又充满了水雾,轻轻啜泣,“嗯?你怎么好像哭了,别啊。”符离歌听到自己的后背传来啜泣的声音,想安慰一下她。清儿听着符离歌安慰的话,眼泪掉得更凶了,紧紧的握住拳头,然后站起来面对符离歌重重的跪在地板上,“王妃,都是清儿不好,如果不是清儿没用,王妃也用不着吃这些哭,都是清儿不好。”

  “停,你别哭了,你也别跪我,我也没说什么,更加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

  “清儿知道王妃心善,只是安阳公主也说了,她下次再来要的是王妃你的命啊,王妃,不如我们去告诉王爷吧,王爷一定会替你做主的。”

  “得得得,叫我王菲我算了,怎么这会又给我弄个王爷,谁的名字这个炫酷屌炸天啊,敢叫王爷,他爸是不是叫王帝啊?还有,至于抽我的那个女人,她要敢来我扒了她皮,现在说不多那么多了,赶快帮我拿快镜子来。”符离歌无语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清儿,这菇凉,入戏入到这种地步真的是没法救了。

  “王妃,关于王爷的这种话莫要再说了,若是让人听了去,怕是又要生事。”清儿急忙的对符离歌说,然后又走到门口处看了看,把门关好才放心。

  “这有什么啊,来,镜子给我。”

  “不会吧,铜镜?你确定这个能看得清楚?”符离歌拿着手中的铜镜往脸上稍微照了一下然后对着清儿抱怨。等下,怎么好像有东西不一样了,符离歌拿着铜镜,看着铜镜中自己的脸。一大块黑色的污斑遮住了大半张脸,怎么会这样,我脸上怎么会出现这些黑斑?符离歌用手摸了一下,发现被手摸过的地方,黑斑稍微淡了一些,“清儿,你能不能帮我打一盆水过来?”

  “好。”清儿虽然不知道自家王妃这个时候为什么要打水,但也不敢耽搁,急忙就往门外走去。

  “王妃,水来了。”稍微等了一会,清儿才拿着水从门外走进来。

  符离歌用手把脸上的黑色抹掉,然后用水清洗,一会儿,一盆清水就变成了一盆混浊不堪的污水,等弄好了一切,符离歌才重新照了一下镜子,肤如凝雪,纤细的腰肢,三千青丝虽然有些凌乱,但也不妨看清这张脸,细长的柳叶眉,一双充满灵气像是会说话的眼睛,小巧的鼻子,樱桃般的红唇,五官十分精致,活脱脱的一个角色美女,但这绝对不是符离歌自己本来的样子,怎么会这样,自己怎么会变了一张脸?

  清儿看着符离歌脸上的黑斑洗去后,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天呐!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家的王妃这么美,美的让人简直无法呼吸。“王妃,你好漂亮啊,外面那些人传王妃是天底下最丑的女人真是瞎了他们的眼,可是为什么王妃脸上的黑斑突然间可以洗去了呢?”清儿看见符离歌一直在对着铜镜喃喃自语,“王妃,你怎么了?”

  “快告诉我,我是谁?这里又是哪里?”符离歌急切的抓着清儿的手臂,清儿可能也是被符离歌的眼神吓到了,半响才回应过来。

  “王妃叫符离歌,是花泽国的公主,为和亲而嫁到喀卑国,这里是喀卑国的宏亲王府,是当今皇上的第三个儿子宏亲亦修的王府,只是王爷不待见王妃,自打王妃进了府之后,王爷就没有来看过。”

  “公主?王妃?王爷?花泽国?喀卑国……”符离歌失落的跌坐在椅子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穿越?那原来的我呢?死了吗?

  “现本席宣判安小璇,女,19岁,××市××大学,于××××年月×日谋杀中国籍女子符离歌,判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句话,谋杀中国籍女子符离歌?我已经死了?怎么会?

  “王妃,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清儿?”

  “我,我没事,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坐会。”

  “好吧,清儿就在门外,如果有事,就唤清儿吧。”符离歌无力的点了点头。

  我已经死了?穿越过来?天呐!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死了,爸跟妈应该会很伤心吧,哥应该会替我好好照顾爸跟妈的。可是我现在在这里,也不知道怎么办?回又回不去,又没有认识的人在这里。符离歌擦掉划过脸颊的泪,深呼吸了一口气,不管了,见一步走一步吧。

  “等下,华夫人,眉夫人,你们不能进去,不能进去啊!”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

  “混账,一个下人,竟然敢拦阻本夫人,你不想活了吗,给本夫人滚开。”一道尖锐且夹杂着愤怒的声音传来。

  华夫人穿着一身蓝色衣裙,露出酥胸,因为怒气而上下伏动滑出一道诱人的弧线,雪白的肌肤,纤细的腰肢,细长的柳叶眉,眼睛本是最好看的地方,如今却被怒气所遮盖,小巧的鼻子,薄薄的红唇,虽是极美,但却少了一味的灵气。

  而站在旁边的眉夫人只是冷眼的看着这一幕,一席红衣勾画纤细腰肢,发丝被轻轻挽起扣成一个发髻,她的皮肤不白,却是偏健康的小麦色,淡柳叶眉下是一双能惑人心的丹凤眼,坚挺的鼻翼,两片唇瓣,看上去有一丝异国风情,却又少了一份冷艳。

  就在华夫人准备举起手打向清儿时,一只玉手阻拦了她所有的动作,“本王妃的人,还轮不到你来教训。”符离歌一把将清儿拉到自己身后。

  “符离歌,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本夫人的手,你这个贱人,王爷都不待见你了,你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为什么不去死?为……”华夫人一边吃痛着一边叫喊,但在看到符离歌的样子是却愣住了,美,美到极致。

  “你在干什么,快放开华姐姐的手,不然,小心本夫人让你好看。”眉夫人吃惊的看着符离歌,虽然惊讶她的样子,但是更惊讶于这个废物,平时不管她们怎么骂她她都不会反抗,今个,这是怎么了?

  “好看,怎么好看,本王妃本来长的就挺好看的,倒是你们两个,敢在本王妃的地盘上撒野,你们是活腻了吧。”

  “呸,你个臭不要脸的,王爷根本就不要你,还敢自称本王妃!”华夫人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拔不出被符离歌抓住的手。符离歌挑衅的看了她们两个一眼,“王妃,快放开华夫人吧,不然她等下又会打王妃和到王爷那里去告状的。”清儿在一旁担忧的看着自家王妃,王妃现在什么都记不得,更别提以前王妃被她们两个欺负的多惨。

  “清儿,给本王妃站在一旁好好的看着,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今本王妃就要打回来,你,太聒噪了。”说完“啪”的一声就直接盖在华夫人的脸上。

  而华夫人是直接懵了,她万万想不到,被自己欺负了这么久的人居然敢打自己,而眉夫人看到华夫人被打,眼里也是震惊。

  “你这个贱人,居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眉妹妹,我们一起上。”

  顿时整个无院时不时传来女人的哀嚎声,好不凄凉,大门口“啪”的一声被打开之后,就紧接着几个人影飞了出来,一个接着一个,而符离歌站在门边,拍灰尘似的拍了拍手掌,“下次要再来,手都给你们拧断,清儿,给我把门关上。”

  “王妃,你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但是这样真的可以吗?你就不怕她们去找王爷?”清儿先是惊讶了一下符离歌的身手,但同时也很担忧。

  55酷;g匠;%网5永Y久x免费《q看小说@

  “想那么多也没用,不打都打了,清儿,记住,不能随便让人欺负,你越是示弱,人家就越会想欺负你,对了,清儿,我在这里是怎样的?”

  “王爷在娶王妃的时候都没有露面,而是让王妃从偏门进府的,并且在第二天,就让王妃搬到了整个王府最角落最偏僻的无院,而王妃对于那些夫人的欺负和打骂也是逆来顺受的,久而久之,就连下人也越发不尊重王妃了。”

  悬崖边上,一抹白衣在黑暗的夜里显得异常突出,白色的衣袍随风飞扬,风撩起该男子的青丝,勾起诱人的弧度,刚毅的脸庞,白皙的皮肤可以跟女子媲美,淡淡的剑眉下是一双深邃的眼眸,坚挺的鼻梁,薄薄的唇瓣,就这样径直的现在黑夜中。他,就是宏亲亦修。

  一抹黑影从宏亲亦修的身后划过,然后出现在宏亲亦修的身旁,对着宏亲亦修手放在胸前说着什么。“王爷,今天月安阳小主做的事,你要怎么处置?”影子看着自家主子面无表情的样子,也不知如何是好。

  “随她,只要不让那个女人死,随她怎样。”声音很轻,也很冷,就像是一块寒冰跌入心里,在说着什么不重要的事情。

  “是。”影子对于自家王爷的话或者命令向来不会有任何怀疑。

  “还有,还有一个月,就是太后的寿辰,皇上指明了要王爷你带着和亲公主前去。”影子并不把她说成是王妃,就已经说明他并不认为那个和亲公主是王爷的良人,也不会是未来宏亲王府的女主人。

  “哼!本王若不是靠在父皇的面上,本王根本不会娶一个来和亲的卑微女子,这样的女子也不配做本王的王妃。”宏亲亦修在提到符离歌的时候,眼里充满了不屑。

  “那王爷的意思是不准备带和亲公主去了?”

  “去,必须去,也好让她看看,本王不是任何人都能命令的。”宏亲亦修冷眼的看着黑夜中的景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