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想了又想,他总觉得刚才哪里有些不对劲,但却总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哪里,他一步一步踱到了里面的房间。

  先是上午泽川先生打电话来,接着便是博士,第三通是川谷先生打来的,从这三通未接电话看起来,再结合了高岛先生死亡的时间来看,在泽川先生打来电话之前,他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看样子又是白高兴一场喽。”灰原在他的身后说着。

  “我本来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这个药是你研制出来的,连你都没办法研制出解药,我还指望别人什么。”

  酷(匠Zp网$Z唯一/正~版,'¤其*t他都t#是盗版》

  “准确来说,我只是继承了我父母的成果研制而成,在数千次试验中,大多数人都因服用此药而死亡,因为药物作用而变成小孩的,你是首例。”

  说起灰原的父母,她不禁又想起了曾经,而那段录音也不知为何回荡在她的耳边。

  「另外,我想差不多也该告诉你了,妈妈目前正在制作一种可怕的药物,实验室的同事都兴奋地说它是梦幻药丸,但爸妈怀着希望,给它起了另一个名字——Silver_Bullet,也就是银色子弹,不过为了完成这种药,爸妈必须离开你们,请理解,志保……」

  “接连发生两次事件,你还真是有兴致啊。”灰原又笑着说道。

  “说什么话,你以为我想这样吗?”

  “然后呢,这次的事件,你有什么看法吗?”

  “自杀没有自杀的迹象,他杀没有他杀的迹象,但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总感觉我好像遗漏了什么似的。”

  客厅那边传来了声音:“经过鉴定,用于上吊的绳子上面只发现了死者一个人的指纹。”

  “如果是他杀的话,那就是有预谋的他杀了。”灰原听了之后,嘀咕了一句。

  “如果是他杀的话,那两个人绝对有较大的嫌疑。”

  柯南说着,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被害人的卧室中,不过除了对了一两个化学仪器什么的,和平常人并没有什么两样。

  “刚才那两个人,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听说自己的熟人突然去世,一般人都会反应不过来吧。”

  “直觉罢了。”

  这会儿,一名在屋内四处巡逻的警员出现在了他们身后,他说道:“小朋友们,你们就呆在你们爷爷身边,不要随意在现场走动好不好。”

  他们无奈地答应了之后,又跟随他回到了客厅内,尽管毫无线索,但荻野警部已经在对他们进行询问。

  “上午十点到十二点请问你在哪里?”她先是问研究所的副所长川谷先生。

  “喂,等等,你们该不会是在怀疑我们吧。”

  “你放心,只是例行的询问罢了。”

  “那个时候我早就已经在实验室里工作了,我的同事都可以证明。”

  荻野警部对她边上的一名警员点了点头,他很快就出去调查此事。

  “那你呢,上午十点到十二点在什么地方?”

  “我……我在自己家里,今天刚好轮到我休假,不过我真的是在自己家里,只不过没有人可以帮我证明。”

  柯南与灰原来到阿笠博士边上,他问道:“怎么样,博士,你有什么线索吗,死的毕竟是你的老同学啊。”

  阿笠博士无奈地摇着头说:“就算你这么说,能想到的我基本都想到了,再说了,我跟他几十年没见,同学聚会什么的,毕业后几年就没有谁再办了,我真的对他了解不多。”

  “那他在电话里有跟你说什么吗?”

  “这么嘛,他只是说等我来了好好和我聊,其他的吗,我也没听他多说。”

  博士抓着后脑勺,飘忽的眼神偶然间看见了一只挂钟,他不禁赞叹道:“喂,新一你看,这钟可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玩意,那时候大户人家家里都有一个,没想到高岛他还在家里放了这样一只挂钟。”

  柯南走近瞧了瞧,觉得并没有哪里有问题,他又问博士:“博士,这只钟真的有那么老旧吗?”

  “哈哈,当然不是,我只是在说它的款式和风格罢了,我倒是想起来以前还在上学的时候,他就蛮喜欢一些旧东西的,有空的时候还会去逛逛古玩市场。”

  “听你这么一说,他是个挺怀旧的人吧。”

  “诶,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柯南托着下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径直来到刚才那只座机旁,他跳上了桌子,近距离观察这只电话机。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他刚才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劲的地方,原来就是这个,这么说来,犯人就是利用了它,才造成了这样一种假象。

  他想着,双手将那只电话托起来,在眼前晃来晃去,又将它整个倒放在桌子上,将背面的翻盖打开,取出了里面的的一盘磁带。

  他勾起了嘴角,这与他的推理如出一辙,这样想来,凶手就只有可能是那个人。

  忽然,一只大手抓住了柯南的衣襟,将他整个人从桌上拽了下来。

  “小弟弟,现场的东西你怎么能随便乱动呢。”

  “对……对不起。”

  灰原冲着他笑着问道:“怎么,看你的样子有新发现吧。”

  “那当然。”

  话说回来,柯南发现死者的这间公寓居然还有一个书房,书架上摆着各种生物医学之类的书籍,虽然摆放较为杂乱,但第三层的架子上面,显然空置了一处,让人看着就很不舒服。

  没有扶梯,柯南搬了一把椅子过来,踩了上去,那空出来的地方,有一个因为某物的遮挡而形成的方形的痕迹,这里原本肯定放了什么东西,为什么突然不见了,是有人把它拿走了吗?

  “那个……能不能让我回去了呢,毕竟也挺晚的了,我已经在这里耽搁了一个多小时了,我的妻子和孩子还在家里等着我呢,毕竟我这次过来只是想看看高岛他的,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副所长川谷问道。

  同事泽川也急切地说:“就是嘛,我看高岛他八成就是自杀的吧,刚刚那个警察不是也说了吗,绳子上没有发现别人的指纹。”

  荻野警部是左右为难,究竟该不该放走他们呢。

  “可是,我怎么也想不通他这个人会自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