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老爷他,正仰躺在床上,两只枯脚从盖着身体的被子中露了出来,脸色发白,仰着头,半张着干瘪的嘴唇,怒目圆睁。

  那佣人跪倒在地上,神色足以看出她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柯南来到了床沿,尝试着探寻老爷的脉象,却一无所获,因为他的生命已经就此结束,然而每一个去世的人,都不希望落得这副惨状。

  很快,众人也都赶来了现场,而当他们看到这一幕,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爸爸!?”二小姐由美叫着,向老爷靠近过去。

  “站在那里别动!”柯南大吼道。

  “没事吧,没有受伤吧。”美奈子扶着那佣人站起来,她抽泣着说:“老爷他……老爷……”

  “怎么样,柯南?”博士问道。

  柯南摇了摇头。

  “快点报警他,佐伯老爷他……已经去世了。”

  随着一道闪电,雷鸣便轰地一声,似乎整个大地都在颤动着,雷鸣将老爷惨白的面孔照的更亮,也更加凄惨,但却无法将事件的真相照亮。

  “怎么会这样……”仁司不敢相信,他越过其他人,看样子还是想要自己亲自确认一下。

  浩介按住了他的肩膀,他说道:“大哥,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可是这是命案,这里就是现场,在警察到来之前,我们这些人都不准靠近现场。”

  仁司强忍着自己的情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一记重拳打在了厚实的地板上。

  …………

  这间房间被「啪」地一声关上,所有的人都来到了大厅内坐下。

  “什么!?”仁司忽然大喊了一声,接着又无奈地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警察很快就会来的是吗?”由美问道。

  “不,他们说因为暴雨,造成了滑坡,道路无法通行,而且这样大风大雨的,派直升机的话非常危险,更何况也没有地方可以停放。”

  “怎么会这样,那我们该怎么办?”

  “道路已经在抢修了,但是完全赶不上,除非尽快停雨,否则他们没有办法过来。”

  浩介拍桌叫道:“难道我们就在这里一直等下去吗?”

  “不然你想干什么,负责检查我们老爸的尸体吗!?”仁司吼道。

  “够了,你们都不要吵了,这么吵有什么意义?”由美冲着他们两个骂道。

  “哼,现在老爸死了,财产可直接变成遗产了,你应该更高兴才对啊,不是吗,二姐?”浩介讽刺道。

  “我看你才是最高兴的吧,好像听说你之前向银行贷款了一大笔钱,这回爸爸突发了心脏病而死,你肯定乐坏了吧,就算我们平分财产,也能分到不少吧,还款是绰绰有余的了,搞不好,你还是故意气死爸爸的呢。”

  “嗯?你说什么!?”浩介气得都跳了起来。

  “由美,有必要那么早下结论吗,说不定老头子早就立好遗嘱了呢,更何况,不是还不知道死因呢吗。”

  “喂,你这是什么话,难不成你是想说,我们当中有人是杀人凶手吗?”由美忽然抬高了嗓音。

  “呵呵,我可没有那么说哦,倒是你,突然那么激动干什么?”

  这三人就像是在演一出滑稽剧似的,然而这样的氛围,在场的人完全笑不起来,只是在心中讽刺着,究竟是什么样的家庭,会出现这样的闹剧。

  “你们够了!”声音来源于美奈子,看来她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你们几个有完没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们脑子里想的就只有钱吗?就不能想想接下来的我们究竟该做什么吗?”

  他们三个也都坐下来,心不平气不和地,也不想去抬头看别人。

  “那你说,到底该怎么办呢?”

  然而,却又冷场了,一时也没有谁出来说句公道话。

  柯南他们毕竟是以外来者的身份暂住罢了,要是去指手画脚什么的也只是会遭到抨击罢了,比如多管闲事之类的。

  阿笠博士用手肘戳了戳柯南的胳膊,凑上去小声问道:“新一,现在该怎么办,你觉得这真的只是事故吗?”

  “虽然刚才时间很短,但我也很快检查的一下,并没有什么外伤,我想就算是警察来了,综合他多年心脏病的情况,恐怕也会断定这是一起事故,在没有进行尸检的情况下。”

  “听这话,莫非你的意思是……”

  “恩,如果真的是心脏病突发而死,你把自己想象成死者,那么当时你会怎么做。”

  “如果我是死者……恩……”博士思考着,他在心中假装自己心脏病突然发作,接着,他便下意识地双手捂着胸口。

  他忽然明白了什么,当他看向柯南时,柯南也冲着他微笑。

  “恩,没错,要真是心脏病突发,死状就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当时,尸体的手死死地抓着床单,我可不见得他当时是心脏病死亡。”

  “说了半天,你倒是打算怎么做?”一旁的灰原抱着臂,一副事不关己地问道。

  柯南没有理会,跳下椅子,他大喊着:“厕所!厕所!不行了,我快要憋不住了。”

  他一边喊着,一边跺着脚跑着冲出了大厅,往楼梯奔去。

  “底楼也有洗手间的!”管家在后面大喊一句,但柯南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

  “哎,小孩子就是无忧无虑啊。”

  毕竟柯南也只是个小孩子,他们也并没有再去多管,大概谁都不会想到,柯南他已经来到了三楼,老爷陈尸的房间外。

  柯南转动门把,轻轻地将门推开,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房间里的空气好像凝固得非常厉害,又像是完全沉淀下来了一样,给人一种排斥感。

  房间里的情景如刚才一样,老爷还是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只是那表情任谁看了,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雨水还在不停地、肆虐地打在紧闭的窗上,雨声依稀可辨。

  酷dh匠+J网4L首v发

  那只未经柯南把过脉的手,仍然死死地抓着床单,放大的瞳孔中怨恨的气息未散。

  定心药明明白白的就放在床头柜上,老爷所躺着的这个位置,只要是一伸手,就足以够得到,这也让柯南坚信了老爷并非意外的想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纸记忆说:

  近期将上酷匠APP手机推荐,将爆更,注意前方高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