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在半途碰到的,他们的车子在山里抛锚了,我看他们老人带小孩,怪可怜的,所以就带上他们了。”

  仁司在灰原面前蹲下问道:“灰原吗,这个名字很难得啊。”

  “灰原是我的姓,我不习惯别人喊我的名字。”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让管家给你们安排房间,晚饭的话就和我们一起享用吧,毕竟老头子很久没有看见小孩子了。”

  博士连忙道谢:“哎呀,真是太感谢了,那就劳烦了。”

  “既然人都到齐了,差不多该准备晚餐了,毕竟能聚到一起也实在是难得,今天得痛饮了。”他一手勾住浩介的脖子,“你今天可非得陪我不可了。”

  “喂喂喂,大哥,你就饶了我吧。”浩介不停地摆手。

  柯南在一边轻说道:“看来他们两兄弟感情还不错嘛,至少可不像刚才那样。”

  “那可不,女人可是一种可怕的动物。”灰原走到他边上说着。

  “嗯?你这是什么意思?”

  “自己体会去吧。”最后留下了一脸可疑的微笑。

  “不过话说回来,我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三辆车了,你那辆黑色的别克我认得,还有两辆是……?”

  “哦?我来的时候那辆白色的车子是由美的,不过当时我可只看见那一辆车,你说的另一辆是……?”

  “那就奇怪了,还有一辆纯漆黑的车子到底是谁的?”

  正当他们对此事都充满疑问之时,管家先生正巧走了过来。

  “咳咳,难道你们都忘了吗,那可是不二少爷的车子啊。”

  “什么……不二!?”

  俩兄弟听得此话,顿时脸色大变,这也引起了柯南的疑问,因为身高的缘故,他只得拉了拉管家的裤子问。

  “管家先生,你刚才说的不二少爷是谁,好像我们还没有看见他。”

  “哎,不二少爷在两年前就去世了,那车子是她妻子开来的,嗯……毕竟不二少爷还是有资格获得一部分财产的。”

  “去世?为……”

  还没等柯南继续问下去,大少爷仁司便打断了他。

  “哼,财产什么的,保险金就已经拿了不少了吧!”

  “仁司少爷你就别这么说了,她好歹也是老爷请来的。”

  管家说着,又摇摇头离开了,他的去处是厨房,大概是要准备晚餐了,到那时,应该能看见所有人了吧。

  “哼,指不定拿了财产就改嫁呢。”仁司看着管理离去的背影,好忍不住嘟囔一句,接着回了自己的房间,浩介与柚子也一起回了房间。

  刚才还说什么难得聚一次,没想到变脸变得这么快,柯南想着,不禁摇了摇头。

  各自安顿好了之后,管家来喊他们去就餐了,当柯南他们到的时候,还依稀有几个人没有入座。

  管家吩咐着佣人,先是茶水、酒水,接着是一些冷盘,然后是主菜,甜点这类要在最后上。

  来的有柯南他们,还有就是三少爷浩介,二小姐由美,以及那个一直默默无语的四太太,虽尚年轻,但脸上已有了一丝忧愁。向管家打听过后,才知道她的名字叫做美奈子。

  浩介倚着窗子吸烟,外面的大雨不断地下着,雨水不停地打在玻璃窗上,外面捉摸不透的夜景与他深沉的姿态搭配,他对着这番雨景,吞云吐雾。

  “有时候他就是这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一句话都不说,独自抽着烟。”管家老先生不由得叹了口气。

  “或许当时我就是爱上了他的神秘吧……哎,算了,还是不说他了,话说回来,阿笠博士你们是从哪来的呢?”

  “东京米花町,刚才听你们说,你们也是从东京赶过来的?”

  “恩,很巧,我们就住在你们隔壁的鸟矢町,这两个孩子是你的孙子和孙女吗?”

  博士忙摆手道:“不不不,这两个……是邻居家的孩子,他们的父母外出了,所以暂时由我来看着,今天本来是准备带他们去埼玉县探望我的一个老朋友的。只是不巧车子在半路……”

  “原来是这样……”

  浩介把烟掐灭,随手弹出了窗外,这一幕,却刚好被来的老爷看见了。

  花白的头发中少有的夹杂着几缕黑丝,脸上的皱纹以及额头上的鱼尾纹层出不穷,戴了副小圆镜片的老花眼镜,甚至有些步履蹒跚的模样,虽然也才刚刚六十岁,但是以这外表,不知情的人一定会以为他以及有七八十的高龄,他就是这座佐伯公馆的主人,佐伯平三郎,或许辉煌的成就也象征了快速的衰老。他的一侧,是大少爷仁司。

  “浩介,你这小子!我跟你说了多少遍,烟头不好乱丢,你居然还……”

  老爷刚来,便指着浩介责骂道。

  “嘁,不就是丢了个烟头吗,这么大的雨,难不成还会引起大火吗?”

  “浩介,你少说两句吧,做错了事就该认错。”一旁的大哥也劝道。

  更Z新》…最B快}《上K酷\匠a网b

  “哼,还真以为用什么遗产分割的就能把我们聚到一起,人是到了,心可都在钱上,真是可笑。”

  二姐由美听闻,也一拍桌站了起来。

  “你在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心里不是最清楚不过了吗,我看在场的人,恐怕都是冲着钱来的吧。”

  “浩介,你够了!”老爷又大骂道,大少爷劝他消消气。

  “拿钱来作为筹码,老头子,这不就是你一贯的风格吗?”

  “大哥,二姐,还有美奈子……”他一一指着,“要不是为了钱,你们真的会回来吃这顿饭?我想不会吧,你们一个个……都在觊觎佐伯家的财产,我估计你们是巴不得死几个人吧,这样子自己还能分到更多不是吗……”

  老爷用颤抖的手指着浩介,另一手捂着胸口,还大口地喘着气。

  “你……你……”

  老爷气得简直说不出话来,举着的那只手也收了回来,弓下了身子,两手捂着胸口。

  仁司赶来过来扶着,其余人也不安分地站起来,走到老爷边上去查看情况,唯有浩介还是一肚子的火气,背过身去,又点了一根烟。

  老爷用颤抖的手从他的衬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药瓶,拧开后,往手掌倒出了两颗药丸就往嘴里塞,美奈子忙给他倒了杯水灌下,他又急促地呼吸了几口,这才缓过劲来。

  “那个……不要紧吧。”阿笠博士问道。

  “老爷他有心脏病,每天都得按时服药,而且不能受太大刺激,否则就会突发的,这个药只能做到缓解的作用。”

  “仁司……你扶我……回房去吧……”

  “好。”

  他们走时,仁司不忘记回头看一眼,但他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想不到会突然变成了这样子。

  “还真是个离奇的家庭呢,如果是我,我肯定会选择一个只是普普通通的家庭,没有那么多的约束,也没有这种金钱关系。”灰原对这情景发出了感慨。

  想起她的家庭,柯南也只是无奈地看着她。

  “大概就是这样子的吧……”

  “浩介,你烟抽的太多了!”柚子在一旁劝着浩介,但此刻的浩介什么都听不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