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碑上的意义究竟代表了什么,柯南捉摸不透,他只好原路返回,没有他在一边,他实在不放心那两个人会出什么事情。

  直到他看见三个高大的身影,以及两把手枪,抵在光彦和元太的脑袋上。

  “光彦,元太,你们!”

  “柯……柯南!”他们朝柯南哭着喊着。

  “哎呦,这不是昨天的几个可爱的小孩子吗,随随便便到这种地方来,可是会一不小心就死了哦,你爸爸妈妈没有告诉过你吗?哈哈哈哈……”

  中间那人将指着柯南的手枪晃了一下,示意让他过去。

  很静很静,唯独水声回荡于空间,「哗啦哗啦」一直不曾停下,而柯南也迈出了他的第一步,紧接着是第二步,第三步。

  就像在踏入一个未知的领域一般,有句话说得好,认知越多,未知越多。一个全人类都未知甚至从未涉及的领域,一个在这个科技时代所无法解释的领域,却无时无地不潜藏于这个世界。

  谁也无法想象,就在这水渠的深处,有一物体正摆动着自己的身躯,在黑暗中飞快上游。

  气泡在二者中央的水面,「扑通扑通」,不断地冒出来,并且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多。

  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晶莹如珊瑚般的角,眼睛有神似的亮着光,两根触须随风飘动着,它庞大而灵活的身躯很快跃然水上。

  那是永远无法用科学来诠释的生物,那……是一条水龙,它就这样窜出水面,仰天咆哮。

  溅起的无数水花宛如一大盆水,迎面朝他们泼来,而情急之下只得一面用手挡着,一面颠着步子离开水边。

  “光彦!元太!”柯南在黑暗中大喊着,那两人果然也在混乱之中逃出了魔爪,在听到了柯南的声音之后,扶着岩壁向柯南奔去。

  水没过他们的脚底板,那条水龙咆哮过后,两眼直瞪前方,尾巴拍打着湍急的水流。

  不知为何,今天的斑总感觉有些心闷,他放下碗筷,扶着额头,按着胸口,一滴汗从额头滑落至脸颊。

  “你怎么了吗,斑?”

  见斑这个样子,小兰不禁柔声问候道。

  “大概有些不舒服吧。”

  “不舒服的话,那就早点休息呗。”

  小五郎一面举着遥控器,切换着电视频道,一面说道。

  电视切换到了晚间新闻的频道上,一道醒目的标题吸引了他们的眼球:「静冈县深山惊现杀人事件」

  “据最新消息,今日在静冈县牧之原市的某山中,发现了一具尸体,警方透露,死者是因中枪身亡,目前凶手还未被抓捕,警方仍在调查中。有可靠消息称,死者为山脚某假日酒店的住客,与他同住的其余二人均下落不明。”

  “哎,又有这种事件了吗?这个社会还真是不太平啊。”

  “喂,爸爸,柯南他们不正是到那里去玩了吗。”

  “你这么一说,我也记起来了,好像就是住在一个什么假日酒店吧。”

  “怎么会……该不会他们也牵扯进事件中去了吧?”

  “哎,你就别瞎想了,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小五郎安慰道,接着他说话又变得豁达起来。

  “不过说道牧之原,最有名的不是什么海滩,什么神社,而是一座岛。”

  “一座岛?”斑忽然来了兴趣。

  “没错,静冈县东南海域有一座小岛,那才是牧之原最有名气的地方,相传,在很久以前,战争的硝烟从未停止,军阀割据的混乱久久不能平息。为了数额巨大的军饷以及士兵,徭役和赋税令当时的百姓苦不堪言,就在这个时候,有两位神明,见人间如此疾苦,他们自愿下凡,说服各方首领停止战争,互相友爱,教他们联手建立起一个能够共同和平生活的村子。之后,这两位神明为了防止再次引发战乱,便留在人间,度过了漫长的岁月,最终变成了两座巨大的石像,永远守护着这片土地。”

  “两座石像?”

  “嗯,这座岛还有一个流传千年的名字,叫作终结之岛。”

  斑瞪大了眼睛,他此时惊讶得简直合不拢嘴。

  石像,终结之岛,建立村子……难道那是……!

  他顿悟,这不安的来源,莫非就是因为这个吗?

  他随即猛地站起来。

  “嗯?斑,你怎么了?”

  “我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必须要确认一下,毛利先生,麻烦你联系一下他,我有一种预感,柯南他们很可能遇到危险了。”

  他说完立刻冲了出去。

  “斑,等等,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汹涌的激流扑打着两岸,水龙呼啸着在水面上盘舞,他的前方几米远,是三个颤抖着举着手枪的人,在艰难地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之后,他们扣下了扳机。

  随着「砰」的一声,子弹伴随着火光从枪口射出,但他们还是太天真了,子弹怎么会对水有效。

  只是从它的身体穿过,打在了对面,子弹与岩石碰撞,擦出火花。

  那水龙再一次跃起几米高,接着一下窜进水中,以强有力的尾巴拍打水面,将他们淋个半死。

  这条巨龙倒像是在帮助柯南,又或是单纯只是他们吸引了注意力,总之不管那么多,古怪的事情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酷*匠M网首*发n

  他们使劲地跑着,枪声离他们越来越远,到最后忽然停了,他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个是非之地,而且还与斑有关系。

  而此时,水几乎没过他们的脚踝,已经无法再接着奔跑下去,柯南以余光见那石碑,但已经在他们身后了。

  不知过了多久,走了多久,尽头出现了一扇门,那是一扇双开的大门,绝对有将近三米的高度,两边各有一个与之前同样的标志,除了边角的一排排铆钉之外,没有更多的装饰。

  他们迅速地走上台阶,转身向后望去,早已经水漫金山。

  他们简直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额头上的青筋都爆出,终于将门推动一小段距离,但光线也从那丝缝隙钻出。

  “一,二,三,推!”

  “一,二,三,推!”

  当门被他们推开足够的距离,他们狠得直接拼命挤了进去,元太也是由两人使劲拉扯才终于进来。

  他们已经累得倒在了地上,怎么也不愿起来。

  红色的火光瞬间将这里照亮,把他们惊得跳了起来,惶恐地看着四周。

  这是一个蛮大的石室,四面的火把已经被点燃,整个石室都被火光照亮,习惯了黑暗,他们反而觉得眼睛稍微有些不适。

  而在这个石室的正中间,正摆有一具大型的棺椁,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尤为阴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