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明野先生并不是凶手,即便很多的不利方面都指向了他,但是杀害酒井文代的人,其实另有其人。”

  “什……什么,那你快说,真正的凶手到底是谁!”暮目已经迫不及待地等他说出。

  “真正的凶手,就是有充分不在场证明的——栗原京子小姐,凶手就是你!”

  “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她,台下一阵唏嘘。

  “毛利先生,你不要在再开玩笑了好不好,我当时可一直待在兰和园子她们的身边,一步都没有离开过,怎么可能把老师杀害呢。难不成,你想说我趁着黑暗的那段时间,偷偷地溜到舞台上,找到老师的位置之后,把她杀害之后,再回来的吗?那你倒是说说,我究竟用了什么方法。”

  “不,你并没有那么做,在黑暗中摸黑行走,并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哼,那不就好了,根本没有什么能够证明我杀人,更何况,我根本就没有杀害老师的动机。”

  “京子小姐,你为什么要将自己的手表藏在袖子下呢?”

  “什么?”

  “我是问,为什么你要把手表藏在袖子下面,是不能被别人看见吗?因为那上面,沾到了荧光涂料吧。”

  “是这样吗?”暮目走了去,将她的手抓起来,露出了那块手表,他用手将光线一遮,果然沾上了一点点绿色的荧光涂料,如果在黑暗之中,就显得十分显眼。

  “原来是这样,我们当时看见的绿色的东西,就是手表上的荧光涂料啊。”小兰吃惊地说道。

  “不仅如此,在尸体脚边,还有一处荧光涂料,京子小姐,可以请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我,我是在帮老师布置会场的时候,用荧光涂料来让她在黑暗中能够找到准确的位置,大概就是那个时候沾上去的吧,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为什么这个位置没有在舞台的正中间呢?”

  “这,大概是我弄错了吧,毕竟偏差是常有的事情啊。”

  “偏差,是吗?斑,你可以把那个东西拿过来了。”

  斑一听,便出场了,他手里拿着的,便是柯南在那上面发现的一个奇怪的装置。

  她的脸色似乎有些紧张。

  “斑,你来说,这是在哪里找到的。”

  “嗯,这个装置是在舞台正上方的吊顶上发现的。”

  “位置呢?”

  “刚好在尸体的正上方。”

  “这就是你将酒井女士杀害的手法,被害人根本就没有呆在休息室里等什么电话,而是早早地来到了荧屏的后方,等待她的出场。”

  “那个时候,荧屏后应该是一片漆黑才对,毕竟如果有一丝亮光的话,就会暴露了,所以你当时就提议用荧光涂料涂在地板上,以此来确保被害人找对了位置。”

  “当时你跟我们说要去检查,其实是用之前从明野先生那里偷来的钥匙,来到了主系统控制室,在那里坐上了手脚,算准恰当的时机,酒店的光照系统就会断开。”

  “接着你又来到了现场,在一片漆黑中找到了被害人,当时你大概跟被害人说,「你领口的松紧带没有处理好」之类的,帮她整理,随即将钓鱼线系在了上面。”

  “这个装置的转轮上缠绕着的钓鱼线,正是当时系在被害人衣物上的,只要启动装置,转轮就会自动滚动起来,便拉动了钓鱼线,也扯住了被害人领口的松紧带,这样,被害人就会被松紧带死死勒住,窒息而死。”

  “原来如此,果然是一个很高明的手法,不仅可以给自己制造不在场证明,还能嫁祸给当时离死者最近的明野先生。”

  暮目听了这一番推理,惊叹不已。

  “可是,现场以及被害人身上根本没有发现有钓鱼线之类的东西啊。”

  “钓鱼线完全支持不住一个正常人的体重,在被害人倒下的瞬间,线的活结便断开了,自然也就被滚动的转轮拉了上去,只要在之后将装置收回,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哼,简直胡说八道,这种手法,在场的每一个人,不是都能办得到吗?况且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是我做的。”她指向台下几百人。

  “的确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但凶手只有一个人,京子小姐,可以麻烦你按一下手机的重播键吗,看看那通电话究竟是不是打给了被害者。”

  暮目走上前去,问道:“能否请你配合一下呢?”

  京子低下头去,沉默着,整个会场也静得出奇,只为了听清从她口中说出的下一句话。

  “不用了……反正一定是打到那个行动电话的。”

  “京子,没想到真的是你,为什么你要杀老师,你不是说她是你最尊重的人吗?”

  “没错,我是很尊重她,但那是以前了,直到那一天,当我听到她的话,我就决定了。”

  她开始回忆起那次的画面来,两人正在办公室里,酒井将一份文稿扔在地上,对京子她指手画脚。

「呵,我可不管有什么大公司要聘请你,你这一辈子都得跟着我,除非我死了,哈哈哈哈……」

  “就因为这个吗,那不是说明老师不舍得你走吗?”

  “哼,才不是舍不得我,我就这么跟你说吧,自从我跟老师学习之后,我发表的作品简直寥寥无几,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的设计都被那个臭女人夺去了!还以自己的名义发表,说什么没有人会欣赏像我这种无名小卒的设计。”

  “怎……怎么会,莫非老师后期的很多作品,其实大多数都是你的作品?”

  “没错!我已经受够了,当我收到那一份传真的时候,还以为我的好日子真的来了,没想到她居然与日本的各大服装公司沟通,把我贬得一文不值,搞得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够聘用我。这一次老师出场的服装其实也是我的创作,于是我就利用领口的设计杀了她,如果她死了的话,我作为日本顶级设计师的徒弟,说不定就可以出头了,哈哈哈……”

  “混账东西!”小五郎打断了她嘲弄般的笑声。

  “想要出头,是要靠自己的努力的,用自己的设计来杀人,你根本不配当一个设计师!只不过是一个为报复而动了杀机的,可笑的杀人凶手罢了。”

  她听罢,脸上得意的表情戛然而止,而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不断涌出的泪水将她的双手打湿。

  事件,也在她悲痛的哭声中,落下了帷幕。

  翌日,小五郎同小兰以及柯南,刚刚做完了笔录,走出警局,他伸展了一个懒腰。

  “事件能够成功解决,多亏了爸爸呢。”

  “那当然,这种案子对我来说,那可是小事一桩。”『虽然我一点都不记得了呢。』

  7+更新^最快;上.q酷匠Dn网2

  警局的办公室内,斑整理了一下昨日案子的报告,以及刚刚那一份笔录。

  “真是奇怪,分明是毛利先生解决的案件,为什么那孩子却说的头头是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