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名为酒井文代,30岁,死因是窒息而死,凶器大概就是衣领内的那根细绳带,只要从后面拉紧,就能够将人勒死。”

“嗯”暮目点了点头,“她可是日本有名的服装设计师啊,我经常在报纸和电视机上看见她呢。”

“还有……这一回又刚巧不巧,人恰好就在现场的——毛利老弟?”

“是!”他一脸笑嘻嘻的。

“真是的,你都快成一个瘟神了你知道吗?你到哪里,哪里就会发生事件。”

“哪里哪里,暮目警官你可别那么说。”

“我可没在夸你哦。”他指了指那个已经被放入袋子,渐渐开始僵硬冰冷的尸体,“你有什么看法吗?”

“嗯,实际上,被害人在之前,已经收到了一封恐吓信,信上很明确地说,如果开展这一次的舞会,就会置她于死地。”

他从西装内侧的口袋里取出那张纸,将它递给了暮目。

“的确是这样,那……恐吓信的事情,有多少人知道?”

“只有在场的那两位罢了,况且被害人根本没有把这封信放在眼里,所以也没有通知警察,我原本想要帮忙,却也被拒绝了。”

一名警员赶了过来,他翻了一下手中的报告册,他说道:

“根据鉴定,死者的死亡时间就在发现尸体的前一小会儿,也就是说她才刚刚遇害。”

“刚刚遇害……”小五郎的神色变得凝重。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看向了那个在现场以外,那个神情恍惚的男人,他同时也看向了小五郎,“当时距离尸体最近的人,好像就是你吧。”

“我……不是我啊,真的不是我干的。”

“可是照这么看来,你的嫌疑似乎是最大的吧。”

“当时灯光暗掉之后,我就退到舞台的角落去了,而且当时那么暗,根本什么都看不见不是吗?”

京子轻蔑地朝他一笑,道:“真的是这样吗?我可记得你明明在老师手底下工作了好久,却总是整天被使唤来使唤去的,估计早就受不了了吧。”

“我……你不要胡说八道好不好,我对老师可是很尊敬的,倒是你,老师一直不给你发挥的空间,你就对老师怀恨在心,借机杀了她不是吗?”

暮目在他们二人吵起来之前,上前制止住了。

“嗯……你就是明野寺先生不错吧,根据毛利老弟的描述,当时距离被害者最近的人,应该就只有你吧。”

他的脸色变得慌张,但又很无奈地说:“当时场面那么暗,我怎么可能找到老师的位置,然后勒死她呢,更何况我也没有杀害老师的动机,倒是京子……”

他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京子。

“你是身为被害者徒弟的栗原京子没错吧,可以请你说明一下当时是什么情况吗?”

“当时……我正在毛利先生他们的旁边,不过那个时候场面实在是太黑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暮目警官,这个我能作证。”小五郎说道。

“那是不是也有可能趁着黑暗,来到舞台的可能呢?”

“绝对没有的事情!”小兰忽然说道,“当时京子小姐一直就在我们的身边,当时出状况的时候,她还跟我们说话呢,是吧,园子。”

“嗯。”园子点了点头,“她当时还说着‘这么久没亮灯,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既然是这样的话,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吧,不过出状况是……”

阿寺他慌忙过来跟暮目警官解释道:“因为当时迟迟不打开灯光,我也接到了他们的电话,所有的光源系统都出错误了,当时是启用了备用的开关。”

“这个的话,我问过酒店的管理人员,据说当时整栋楼的光源都短路了。”小五郎顺带补了一句。

“出错误?那终端系统控制室在哪里。”

  $N酷Y匠S网正hR版H首发%-

“这个我知道,你们可以跟我来。”他说着,走在前头带路。

他们来到了地下室,所有的控制系统都安放在这儿,而那扇原本锁住的门,却不知为何被打开了。

来到控制整个酒店的光源主系统旁,闸门竟是被关闭的。

闸门的把手上,绑着一条细绳,另一段挂着一个较重的砝码,垂到地面上,地上还洒了一滩水。

小五郎一眼便看出这是一个简易的装置,那水应是冰块融化而成,将砝码放在冰块上,另一端便像这样挂在闸门上,等冰块融化,砝码以重力拉动细绳,从而将闸门关闭。

“看来是有人蓄意要使整个会场变得黑暗无比,借此来下毒手的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当时在会场的每个人,都应该有嫌疑才是,可是当时那么黑,犯人究竟是如何穿过人群,来到舞台上,找到被害人并将她勒死呢?”

  “那,这儿的钥匙再谁的手里。”

  “酒店的管理人员都有一把,因为这一次,他们也给了我一把,让我结束后就归还他们,可是就在昨天,我那把钥匙却不见了。”

重重的疑点难以侦破,柯南并没有跟随他们,以窃听器得知了一切。

他反而来到了位于二层角落的控制室里,工作人员还留在那里,大概是刚刚被警方侦讯过。

“呐,当时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可以告诉我吗?”柯南问向其中一个工作人员。

“嗯……因为当时就连控制室这边的灯光都灭掉了,所以我们马上就反应过来是光源系统失控了,然后的话,就直接打电话给明野先生,他让我们立刻打开备用开关。”

“这样啊……”柯南想着,目光瞥到了窗外细窄的走廊。

“外面那条走廊是干嘛用的?好像这个控制室已经是尽头最后一个房间了吧。”

“哦,那个啊。”

柯南随着他走出控制室,来到了那条走廊上,原来尽头还有一个靠墙的爬梯。

“从那儿爬上去的话,就可以到舞台的正上方,一般都是布置一些霓虹灯什么的垂荡下去。”

他正说着呢,却见柯南已经迫不及待地爬了上去。

“喂,小弟弟!很危险的!”紧接着他也随柯南一同爬上去了。

那上面铺着一层均匀打好孔洞的铁皮板,板与板之间用钉子钉牢,以吊挂的方式吊在顶端的天花板上,走在上面还算蛮稳当的。

他一步一步地走着,来到边缘的护栏旁边,向下望去,刚好可以看见几个警员还在舞台上来回走动着。暮目与小五郎他们,也刚刚回到现场。

『等等,这个位置似乎……』

他一步一步地向后退,以脚下的孔洞来判断自己的位置,他来到了尸体的正上方,脚后跟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

他一看……

“这是!”

“喂,小弟弟,快下去吧,这里可不是你应该呆的地方哦。”

柯南并没有理会他,那位工作人员随着柯南的目光看去,那似乎是某个装置。

“这、这是什么东西,我可不记得有这玩意啊。”

那是一个黑色的塑料底座,上面一个圆形的小桶上,缠绕了一大圈钓鱼线,它的另一侧,还摆着一个行动电话,从里面接出来的电线通到下面的底座中。

『这个位置,以及这个装置,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个地方应该还有才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纸记忆说:

互推『我的乌龟会说话』(其实是玄武,不要在意封面。)

求推荐求拖拉机求打赏求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