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下由刚才的安静渐渐开始骚动起来,他们驻目于舞台,很快,从舞台的右侧,一位穿着黑色晚礼服的女性,以优雅的步伐,径直来到了舞台的中央位置,她好似一只飞燕,轻快活泼却又不失高贵的姿态。

从左侧又来了一位奇异服饰的男子,若是如此大摇大摆地走在马路上,路人的目光绝不止停留一眼,大概在某些人的眼里,这算是一种独特设计。

两人在舞台上兜了几圈,时不时以不同的姿势来凸显自己,最后也退了下去,接下来仍旧是男左女右。不少的设计还是比较符合大众口味的。

台下,也时不时地想起热烈的掌声,他们究竟懂不懂得欣赏,没有人知道,但至少,舞台上的人们,正沉浸在他们的鼓掌声中。

京子给他们讲解着,这是什么类型的服饰,那是什么类型的设计,头头是道,当然听者大概也是一脸茫然。

“诶,京子,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透过微弱的灯光,男子认出了她。

“阿……阿寺,你怎么在这里?难道你不去做你的工作了吗?”

“没关系,这部分我已经托人处理了,毕竟我也想一睹老师的风采呢。”

京子举起左手来,她顿了顿,将额前的头发理顺,右手伸进她的大衣口袋,将她的行动电话掏出,看了一眼时间。

“时间差不多了呢。”她回过头,笑着跟阿寺说。

“话说回来,我记得老师有说过,该她出场的时候,要给她打个电话吧。”

“打电话,为什么?”

“因为在出场之前,她会一直待在休息室里,不清楚舞台的状况,所以才要我给她打个电话提醒一下。”

她说着,背过身去拨打了一个号码,拿到耳边接听起来。

传来的只有一直未接通的嘟嘟声。

“好奇怪,没有人接吗?”

“请问,出什么事情了吗?”小五郎听见动静,也转过来问道。

“我给老师打电话提醒她该上场了,但是一直打不通。”

“我估计她已经在等着了吧,毕竟也不是小孩子嘛。”

“我是在担心……”

还未等她说完,场面霎时落下了黑幕,众人惊讶之余,那几人已经知道,好戏上演了。

阿寺说:“这是老师要出场了哦。”

“嗯。”他们应了一声,“日本最有名的设计师,究竟会设计出怎样的服装呢。”

“各位失陪,那我就先过去了。”

舞台中间打出了一道亮光,阿寺朝着亮光的方向走去,来到那束光照亮的地方。

“各位,晚上好,再一次感谢各位人士以及评委们的到来,今天在这里聚集了全国各地知名的设计师,我相信很多人都是奔着「酒井文代」这个名字来的,那么接下来,本次的主办方,日本最知名的服装设计师,酒井文代女士会在大家的面前展示她的最新设计,大家拭目以待。”

在一阵热烈的掌声后,他退出了那光圈,紧接着,照明灯也被关闭。

只能听见机器嘈杂的声音,那应该是原本的背景荧幕被拉开的缘故吧。

不仅是柯南他们,到场的绝大多数人,都在期待着,唯独那些前来的其他设计师们,心中肯定认为这是明目张胆的抢风头。

不过,似乎有些不对劲。

嘈杂的声音已经停止了有一会儿,为何迟迟不打开照明呢?

  :酷e,匠网唯一正(/版q*,其。他都,.是/Q盗版

一通电话打给了阿寺,他接起来,那是控制室他手下的工作人员,他赶忙问道。

“喂,怎么回事,为什么还不亮灯?”

“我们也不清楚,其他的系统还可以正常运转,唯独照明设备出错了。”

“出错了?刚刚不是能用的吗,别管那么多了,直接打开备用电源。”

他有些浮躁地挂断了电话,他也很好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传来了一阵「嗡」声,这大概是启用备用之后,恢复正常了吧。

光源颤抖似的闪了两下,接着一处又一处地打开,将整个场面照得通亮。

众人都膛目结舌地互相看着对方,不过荧幕被拉起之后,倒也没有想到后面还有着大约十叠的面积。

(叠是榻榻米的单位,一叠相当于1.53平方米。)

舞台的高度实际上只是到正常人的半身部位,为了保证从会场的各个方位,都能够清晰地看见舞台上的情况。

前排,数人发出了惊叫。

柯南他们几个人一听,便察觉事情不妙,三人带头朝前面跑去,来到了前排舞台的正前方。

那个「隐秘场所」的一处,正躺着一名女子,即便换了一身衣物,他们还是把她认出来了。

那个人,便是此时此刻应该出场的——酒井文代,但她却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两眼睁大了,死死地瞪着。

两人毫不犹豫地翻身跃上,而柯南由于身体,只得绕去舞台的右侧,走楼梯上去。

他们这才注意到,那个名叫「阿寺」的男人,他正呆呆地看着他们,看着他的上司。

“老……老师!”

他赶忙一颠一颠地跑过来,蹲下来,伸出两手企图将她扶起,却被斑一巴掌打在了手背上。

“别动她!”斑吼了一声。

小五郎探了一下她的颈动脉,已经没有脉搏了。

“不行了……她已经死了。”

“什……什么?”他想要远离那一具尸体,却因为猛地倒退,让他跌坐在地上。

“尸体还没有开始僵硬,死亡的时间应该不会很早才对。”

“我已经通知本部了,暮目警部会火速带人过来的。”

台下开始议论纷纷,两人在检查尸体的同时,又同时想起,她身上穿着的,应该就是她的最新设计吧。

那是一身裤装,外套是一件小西装,领口刻意做成宽松的样式,却用细绳穿过,挂在后颈,以此来控制领口的大小。

她的脖子上,有不太明显的勒痕,想必那就是她的死因吧,既然穿着自己最新设计的服装,以这样而死,估计也无遗憾了吧。

那三个女孩,兰、园子以及京子也过来瞧瞧状况,看到这一幕,她们差点没有吓晕过去。

“老师……这是……怎……怎?”她看着眼前这个不会再动弹的人,连话都说不清了。

她捂住眼睛,大哭了起来,直至警车的鸣笛声,在酒店外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