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是……妖刀村正!?”英理在看到这把刀的同时,她惊恐得大喊道。

  “妖刀……”君度冷笑了两声,“村正果然摆脱不了妖刀的命运,不过我可给你们提个醒,这把刀,可不只是普通的妖刀。”

  他含情地看着手中的这把村正,但他自己知道,这把刀,早已经失去了灵力,确确实实只是一把锋利的日本刀罢了。

  英理碰了一下翎的肩膀,翎转过身去,他能看得出她的担忧,以及异常迷惑的神情。

  “放心吧,他只是在虚张声势,你退到一边去,这是我们忍者之间的战斗。”

  “忍者之间的……战斗?”

  突然,翎一把推开了英理,她跌跌撞撞地退到了中央公园的一角,站稳之后,才看清他们二人已经「扭打」在一块儿。

  昏暗的米花公园的中央,除了橙黄暗淡的路灯光,还闪烁着刀光剑影,两者在碰撞与摩擦的同时绽放出一道道的火花。

  翎在又一次猛烈地冲撞后,被君度反手一刀挡住了攻击,而翎退后两步,接着纵身一跃,跳上了喷水池中央的石雕之顶,他朝着君度的方向往前一跳,在半空之中以极快的速度结下了术式。

  「巳-未-申-亥-戊-寅」火遁·豪火球之术从翎的口中吐出一股火焰,在他的面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直冲君度而去。

  「未-戊-辰-寅」水遁·铁弹炮结印完毕,他也迅速从口中依次喷出四个大型的水球,与那团火焰碰撞在了一块儿,冒出一大股雾气。不论水火,都散落于水池之中,水花溅出,在空中划下美丽的弧线,沾湿了两人的衣衫。

  在雾气的视觉遮挡下,翎直着身子,在冲破了迷雾之后,以刺的方式朝君度冲了过去。

  君度将身子往左边一侧,将刀往右侧一挡,纵横两把刀剑在摩擦,村正很快便滑向了布流剑的柄端。

  刀刃与刀柄相触之际,翎将握住剑的右手一松,剑在半空中旋转起来,他也一翻身,以此来增强腿部的攻击。

  君度以前臂抵住了这一击,但整个身子也为之一震,翎把握住这一时机,用力蹬腿之后,又接住了长剑,极快的速度向他挥舞而去。

  双方的战斗持续着,但能够看出君度占着下风,在很多时候都只是以防守的方式抗衡,但他终究难敌那一对写轮眼,他的动作,都已经被翎看穿了。

  此时又是已经拉开了很长的一段距离,他的呼吸已经由平稳变得稍渐急促,还是不忘将刃上的尘土轻轻拂去。

  “咳,写轮眼,真不愧被称为心灵写照之瞳。”

  “奉劝你还是放弃吧,没有了刀灵,你的千子村正只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刀罢了。”

  继续战斗下去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拖下去那是对君度十分不利,只有另做打算。他将村正收起来,这一举动有些出乎翎的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

  “有个问题我倒是很想听听你的回答,帮助这样的普通人,对你有什么样的好处吗?如果不是那些丑陋的大名,我们忍者,会沦落到如此地步吗?”

  “不会。”这句话,说的非常果断,当然也非常的冷漠。

  “为何插手干预?”

  “为了一个宿命,一个所有忍者共同的宿命。”

  “共同的……宿命?”

  :j酷匠f网%唯={一●Q正go版;4,其87他,都,》是s盗W‘版"d

  “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都还在沉睡,就如同在那虚幻的幻术世界,忍者所留下的遗憾还没有弥补。”

  “也许。”

  「丑-卯-亥」雾隐之术周围不知为何泛起了水雾,雾气变得越来越重,直至伸手不见五指。

  这雾气干扰了翎的视觉,他作罢,解除了写轮眼模式,这终将不了了之。

  “你还有更多的选择,组织不是你的归属。”

  弥漫的浓重雾气之中,传来了君度的几声干笑,愈渐愈远,最终在一个长音后戛然而止,也许,他有着他自己的理由,亦或是苦衷。

  雾气散去了,自然,君度早就已经不见了人影,翎笑着,摇了摇头,青语不知从何处来,突然落在了他的面前。

  “先生?”

  “计划有变,村正一族的后代,没有想到真正的妖刀现世了。”

  他转过头去,看向了那凡人,一步一步地朝着她走去。

  “虽然不能按照原本的计划进行,不过,这会变得更有趣也不一定呢。”

  英理的脸上尽显惨白,目光中透着一股凄凉,看着翎离自己越来越近。

  “当然,被打乱的计划,还是需要弥补的。”

  三日月岛的活动中心,原本即将举行前任村长的祭奠仪式,而此刻却已经乱作一团。

  “站住!别跑!”一群大汉紧追在柯南的后面。

  「可恶啊,他们还不放过我吗?」

  柯南回头看了一眼,步伐变得更快,前方出现了一个拐角,柯南突然一个急转弯之后,一溜烟走进了拐角的第一个房间。

  “呼~呼~呼~”柯南躲进了房间,大口地喘气,而门外仍旧传来那群人的大喊声,“别跑!”

  他又长嘘了一口气,自己总算是逃出升天,就是不知道另外两个人怎么样了。

  他环顾了四周,这里堆放着不少杂物,还有很多的纸板箱,看样子是一个仓库,他咽了一口唾沫,因为在那边的一小块空地上,那具焦黑的尸体就被胡乱地放在担架上,都没有用块白布来将它遮盖。

  柯南走进尸体,这一回他看得比昨晚更加清楚了,尸体的身上穿着的,都是十分易燃的羊毛纤维,这也应证了柯南的推理。

  「唰!」仓库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男人就站在了门口。

  他大步走了进来,警惕地环顾着仓库的每一处,在一叠一叠的纸箱间行走,猛地转身,却仍旧看不见任何人。

  他摸了摸头,有看着地上那可怜,摇着头,走了出去,又「唰」地将仓库的门关上。

  在确认他确实已经离开,柯南紧张的神情终于得到放松。“嘘,真是险啊。”他从那单独的空纸箱中钻了出来。

  他托着下巴,围着它边走边思考着,如果能够知道凶手的动机,那么下一个目标,应该就可以很快想到。

  蓦地,他竟然察觉到一个天大的事,这具尸体,竟然有好几处骨折,尸体的很多部位,都能够明显地看出,骨头有细微碎裂的痕迹,以及扭曲的肌肉。

  难不成,死者生前有被殴打过?不,不应该,况且凶手为什么要那么做,只是为了泄愤吗?

  尽管如此,那么又是何种物器能够造成这样?这一处处的伤,与其说被殴打,不如说是……

  柯南似乎陷入了一片虚无之中,他甚至无法相信自己接下来所说的话,但却又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

  不如说是从悬崖坠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