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了,妃律师。」

  #酷匠r。网G永/B久免Z费;看qq小说

  一片虚无之中,他已经将那把妖刀举起,只需要挥舞其下,这一切就可以结束了。

  「当~」

  两剑汇集的那一刹那,英理才发觉,此时此刻,一个俊俏的少年,正手握着一把精致的草薙剑,挡在了她的面前。

  天布流剑再次问世,翎用左手抵住刀背,将剑向前一推,接着反手向前挥舞。英理只能听到刀剑碰擦的声音,以及鞋底摩擦地面发出的一阵「沙」声。

  显然,他们又拉开了距离。

  翎将布流剑直指前方,两眼透出了一股强烈的杀气,而他似笑非笑的表情,更是让人感觉到深不可测。

  “你是逃不出我的眼睛的。”

  他能看得出来,翎的目光直指向他而来,看来无尘迷塞在他的面前,已经没有了用处。

  无尘迷塞,拥有令人无法感知到查克拉的恐怖隐形能力,曾经的二代目土影无,靠此能力号称「无人」。

  他解除了隐形模式,而面目,也已经恢复成原来的样子,那高中生的相貌,依旧没有改变,但他显得极不习惯,看向了水池石台下,那顶掉落的鸭舌帽。

  银白色的短发在风中微微地颤抖,他那清澈的眼眸,却仍旧透出一股忧伤与悲婉,仿佛没有光彩一般。

  “没想到,还能够看见写轮眼这样的稀罕物,我还以为宇智波一族早就已经灭绝了呢。”

  英理此时才注意到,翎的那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仿佛能够看穿一切。

  “呵呵,可以说是彼此彼此吧,君度?”

  君度,他将手中的刀举过了头顶,这是一把极为传统的日本武士刀,刀柄上有一些细致的花纹图样,刀刃上也夹杂着几道尖刃纹,而真正引人注目的,便是那刀的刀铭上,醒目地刻着村正二字。

  这是一把历代被称为「妖刀」的村正,君度将刀奋力往前一挥,或许是挑衅,亦或许只是想将那白刃上的灰尘悉数去尽。

  村正,又名千子村正,是室町时代到江户时代居住在伊势桑名的一群著名锻刀工匠,前后一共有三代村正,每代至少3、4人同时使用村正为刀铭,其中又以初代村正最为有名。初代村正是日本正宗冶炼锻造工匠的后人弟子在民间的流传分支,它的继承者也是非常优秀的锻造匠。他们的作品上都有华丽的花纹装饰,而且都锋利无比。

  村正“邪剑”、“妖刀”的称号从江户时期才开始兴盛,它之所以被称为“妖刀”,是由于德川家康禁刀所致。首先,德川家康的祖父松平清康在与织田家作战的时候被自己的家臣用千子村正一刀劈了——从右肩一直劈到左腹。接着,德川家康的父亲松平広忠被近臣用刀斩伤了大腿,用的也是村正。后来,德川家康的嫡男信康被织田信长疑心和武田家勾通而切腹自杀,用的又是村正!再后来,关原合战中轮到德川家康自己被村正斩伤了手指。所以,德川家康对村正极其痛恨,斥之为“不吉”的象征,下令废止村正,不许使用,持刀者都被视为藐视幕府,被处极刑。德川家康禁刀后,“妖刀”的说法就泛化了,几乎所有村正都被称为“妖刀”。

  村正,原是室町中期至天正年间约一百年间的伊势的刀工之名,其时正是日本进入战国时代的动荡时期,对于日本刀的需求很大,虽然在这时因为当时正处于乱世,对武器的需求量太大的关系而产生了大量的劣质刀剑,但是村正仍然保留了先前的作风——只生产最优秀的、可用于实战的刀。

  可是,这也是村正的不幸,也许是因为它太锐利了吧,到了江户时期就开始有“邪剑”、“妖刀”的称号,而被世人所避忌。而且此刀之不详已在“在德川家作祟的妖刀”这一真实的传说中得到了证实。

  村正之所以称为妖刀,固然一方面与它太过锐利,死在村正刀下的人很多有关,不过其最大的背景应是村正与松平(德川)家的关系。天正七年(1579)九月十五日,德川家康嫡子松平(冈崎)三郎信康于远江二俣城自害,其原因是织田信长疑心筑山殿(家康正室)和信康与武田家暗中勾结,虽经家康百般解释仍然下达了处死二人的命令,最后家康迫于信长的淫威不得不违心接受了这一命令。当时筑山殿已于八月二十九日被杀。

  当信康切腹之际被派遣成为介错人的是服部半蔵正成和天方山城守通纲,当时具体的职务是半藏担任介错,通纲担任检视,事实上他二人都很不愿担任此任务,但是事实是无情的,当信康切腹时,三人都十分悲伤,尤其是半藏,在信康切腹之后已无法举刀,而使信康承受了很大的痛苦,此时通纲见状,不顾悲痛,毅然拔刀砍下了信康的头。事后二人一边哭泣着一边向家康报告信康的最后,此时家康也十分伤心,突然家康问通纲介错时用的是哪把刀,通纲回答说是“势州村正”,家康顿时颜色大变。事实上,家康以前的松平家两代当主都是死在了村正刀下,家康的祖父松平清康于天文四年(1535年)在尾张国守山被家臣阿部弥七郎暗杀,当时弥七郎用的就是村正,家康的父亲被近臣岩松八弥暗杀,当时八弥的配刀也是村正。而家康本人幼年在骏河时也曾被村正刀伤了手指,这些虽然都可以说是巧合的,但是在庆长五年(1600年)关原合战中织田河内守长孝(织田有乐斋嫡子)的长枪又误伤了家康的手指,即当年受伤的那一手指,更巧的是此长枪也是势州村正制的,这一切不得不让家康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以上诸事件都是村正与德川家的相关事件,而且无一吉兆,后来家康断定:“村正刀是专门作祟德川家的妖物”,并下令毁弃所有村正刀。也正是因为此到了江户时期,虽然势州村正的刀工仍然在打制日本刀,但迫于幕府的压力,也没有人敢公然携带村正刀了,以前铭刀村正也都被改成了无铭刀或者伪装成了其他的刀铭。

  另外在江户时期剑相学开始流行后开始从刀的锐利品格等开始判断吉凶,而当时的和平社会并不喜欢太过锋利的实战打刀,这时以锐利和适于实战出名的村正也是由于这一原因而开始被称为“妖刀”、“邪剑”的。到了江户后期,村正即妖刀的观念已深入人心了。

  “村正是暗杀的道具。”这句话在当时也被广为流传。

  村正作为刀工的姓名正式登场是在室町中期,直到江户时期才有了“邪剑”、“妖刀”的称号。村正之所以被称为“妖刀”,是由于德川家康禁刀所致。首先,德川家康的祖父松平清康在与织田家作战的时候被自己的家臣用千子村正一刀劈了——从右肩一直劈到左腹,肚破肠流,死状极惨。接着,德川家康的父亲松平宏忠被近臣用刀斩伤了大腿,用的也是村正。后来,德川家康的嫡男信康被织田信长疑心和武田家勾通而切腹自杀,用的又是村正!再后来,关原合战中轮到德川家康自己被村正的枪斩伤了手指。所以,家康对村正极其痛恨,斥之为“不吉”的象征,下令废止村正,不许使用,持刀者都被视为藐视幕府,被处极刑。

  德川家康禁刀后,妖刀的说法就泛化了,几乎所有村正都称为妖刀。但是当时有不少武士感叹于村正的锋利,不忍心将自己的爱刀损毁,就将势州村正的刀铭改成正宗或者正宏,也或将村正的名字消去,继续佩带使用。这也是现在经常看到一些正宗的作品带有村正特征的原因。幕府对村正的反应也使妖刀在民众中有了广泛而且离奇的传言,与德川家根本没有关系的村正怪谈也越来越多,以村正为恶源的事件在江户时代有很多的书籍记录。德川幕府末期,“妖刀村正”在倒幕派人士中人气极高,不少长州倒幕派人士都把自己的配刀刻上村正的刀铭,以示坚决倒幕,也有取个吉利之意,希望自己亲手斩了幕府将军。

  “这……这是……妖刀村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