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啊,我可不是什么不相关的人,我是东京来的侦探,鄙姓毛利,江湖人称「沉睡的小五郎」便是在下。”

  空气突然凝固了一瞬间,接着村民们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东京的……侦探?”

  “什么!?就是那个名侦探,毛利小五郎。”

  “是那个侦探耶,我经常在新闻报纸上看见他。”

  “对对,沉睡的小五郎,我就觉得在哪里见过他呢。”

  看着周围的骚动,小五郎心中春风得意,伸手理了理自己的衣襟。

  村长嘁了一声。

  “哼,我可不管你是哪里的侦探,我是村长,村里的事情都归我管。”

  村长的这种态度让小五郎心中尤为不爽,但他也没有办法,暂时他还不敢轻举妄动,村民众多,他唯恐寡不敌众,但是他眼珠子「跐溜」一转,很快想出了主意。

  “那可以,我同意不报警。”

  “爸爸!”小兰显得有些惊讶。

  “不过,有一个前提条件,必须由我来为这一次的事件做调查,这是唯一的条件。”

  “不劳你费心,岛上的事情,还用不着你来管,你只需要安心地吃喝玩乐,这种事情还用不着侦探。”

  这应该是村长的最后通牒,正当他欲要回头时,他的一个跟班拦住了他,这个人也是一身西装打着领带,看他的样子应该是秘书的身份。

  「楠田宁司_28岁_村长秘书」

  他附到村长的耳边,窸窸窣窣地说了几句话,村长又转过头来,看了看小五郎。

  他道:“那好,既然你这么想干,那揪出凶手的工作就交给你吧,不过我先告诉你,我可没有什么酬劳给你。”

  “那可真是赏脸了。”

  “哼。”村长说完之后,转身便走。

  小五郎以仇视的目光,目送他的离去,村民们也渐渐散去了,任由他去摆弄尸体。

  这个时候看见尸体的兰,心中不免有些慌乱,她忍住不去看向那具焦尸。

  一个穿着皮夹克的人朝他们走了过来,微弱的路灯下,那一头朋克的发型还是很惹眼的,是白天编故事吓他们的三崎。

  “喂,几位,还记得我吗?”

  暗淡的夜色,又是下着细雨,柯南定睛一看,才好不容易认出了他。

  “是白天那个讲鬼故事的大叔。”

  “大叔啊,虽然有些不想承认,不过毕竟也老大不小了,白天的事情,对不住呀,不过大侦探接下这么一个案子,也是挺伤脑筋的吧。”

  “那种村长,我也是见过的,你是听闻之后,才赶过来的吗?”小五郎用手背遮在额头上,挡住了雨水。

  “不是不是,怎么说呢,我算是其中一个目击证人吧。”

  “目击证人?”三人显得都有些吃惊。

  “是啊,我想可以的话,说不定我能帮上什么忙呢。”

  “那么你当时看见的情况如何?有没有看见凶手?”

  “哎,天这么黑,谁能看得清,当时就远远看见村头有一个人,也没去注意,后来突然火势就上来了,我才看见火光里面有一个立着一个人影。”

  “什么,你说立着!?那他有没有求救?”

  “一声不吭,以当时的情况来看,我还以为是个木桩子呢。”

  “那,爸爸。”小兰走过来拍了一下小五郎的肩膀,她不敢去看尸体,只是远远地指了一下,“真的不报警吗?”

  “哼,谁会去听那村长的鬼话,到时候警察来了,我们这边的优势可就大了,他管不着。”

  小兰听得,便又掏出手机走向了一旁,黑夜中,柯南又看向了尸体,始终不见那黑色的玩意。

  三崎笑着说道:“我劝你们,还是不要那么做的好。”

  “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难道你也想掩埋这件事情吗?”

  “的确,岛上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情,传出去名声肯定大减,不过主要原因还不在这,因为明天是前任村长的两周年祭日,为此……”

  远处又走来了一个人影,正是滝巳,他走到了三崎的跟前。

  “喂,看你一直没回来,原来在这里啊,今天还有最后一次排练呢。”

  “嗯,我知道啦。”他冲着他点了点头,又朝对我们说,“我们乐队为了明天的祭奠仪式,已经准备了好久呢,这是千万不得出差错的,你们如果想来看我们的练习的话,随时欢迎哦。”

  “祭奠仪式啊……”从背后刮来一阵寒风,“还……还是算了吧。”

  “爸爸,电话一直打不通耶。”小兰在一旁已经摆弄了半天,她走了过来,“你看,完全没有信号。”

  “怎么可能,白天我还用过。”

  小五郎夺过手机,「无信号」三个字明明白白地看在眼里。

  “哈哈哈……”三崎突然大笑了起来。

  “喂,你笑什么?”

  “八成呀,是村长让人把信号塔关闭了。”

  “居然做到了这种地步。”

  滝巳对他们摆了摆手“那我们两个就先走了,再见,大侦探,祝你一切顺利哦。”

  说完他们便离开了村头的路灯光下。

  「嗯?那是什么?」

  柯南似乎被某些东西吸引,他走了过去,蹲下身来,食指轻轻地在地上一滑,由于雨水的沾染,肉眼看不出名堂来。

  他用拇指和尸食指搓揉了一下,非常细的颗粒状物体,是粉末吗?脚步声在渐渐远去,他望向那一边,难不成是那个人身上的?

  “喂,柯南,要走了哦。”小兰已经在催促着柯南一起离去了。

  “哦,好的,小兰姐姐。”

  离去的同时,他不经意间回头望向尸体,这具焦尸,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究竟是哪里呢?

  在村子的公馆内,村长竟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静下心来喝茶,他望向站在一边的秘书。

  “你说把事情交给那个什么侦探,真的就没问题了吗?”

  “他是个名侦探,就算真的查不出来,明天等前任村长的祭奠一过,我们就把尸体销毁,就算警察来了也没有用。”

  “那好。”

  “老爸,你说的名侦探,莫非是一个穿着蓝色西装,梳着西装头,还有撮小胡子的男人?”在听完村长与秘书的对话之后,“怎么,你认得他吗,阿久津?”

  “其……其实,今天我在旅店里头见过他了,他那个时候还说……”看阿久津的样子有些哆哆嗦嗦,好似害怕着什么。

  “嗯,他到底说什么了?”看自己儿子的神情有些不大对劲,村长他想立马问个明白。

  fK酷*匠◇$网o`正版r@首-)发

  “他,老爸,他说了三岛圭太呀!”

  “什……什么!”村长猛地被吓了一跳。

  “难不成他是想调查几年前的那件事情吗,混账东西!”村长一记打在了桌子上,茶杯险些被打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