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光明的地方必有黑暗.被黑暗包围的熊熊火焰.在我的内心噼里啪啦地响着.尊敬的侦探先生.若是能够揭开迷雾.让光明重现.我将从炙热的烈火中重生.在此恭候您的到来——三岛圭太」

  一个个色彩迥异、大小不一的报纸文字,贴在了这张信纸上,随同一百万元的钞票一并寄到了毛利侦探事务所。

  而此时此刻,柯南、小兰、小五郎三人,已经来到了信封的邮戳上所标识的地点——三日月岛。

  在经过了两小时的航船旅途,柯南打了一个呼噜,随即对小五郎问道:“叔叔,这个叫三岛圭太的人,究竟想让你干什么呢?”

  小五郎拿出那一张信纸,一脸困惑地又看了一遍。

  “哼,谁知道呢,信的反面只是提示了旅馆的所在,到底如何,恐怕得当面细谈了。”

  总算来到了这家岛上唯一的旅馆,前台的负责人在那本名单上细细地翻看着,接着对柯南他们摇了摇头。

  “不好意思啊,先生,您说的这个人,在我们这里没有任何记录。”

  “这……这怎么可能呢?”小五郎两手撑着桌子,这一回提高了嗓音,“三岛圭太!拜托再仔细找一下。”

  这一说却惊动了周围的人。

  “真是的,该不会这人还要我自己掏腰包吧。”

  那个原本站在门边抽着烟的平头大叔,叼着烟突然嘴口一松,烟头掉到了地砖上。

  「古川隆_38岁_无业游民」

  在他身边那身旁那个身材微胖的男人,张大了嘴巴,十分无力地吐出了“三岛圭太”这几个字来。

  「隆阿久津_34岁_村长之子」

  “喂,刚刚那个人,说三岛圭太耶。”

  “是啊,外来人吗?”

  “……”

  周围的人也开始窃窃私语。

  一个朋克发型,年纪约莫三十岁的人,走了过来,点了点小五郎的肩膀。

  「吾妻三崎_28岁_村民」

  “这位大哥,你不是本地的吧?”

  “嗯,是的,请问……怎么了吗?”小五郎转过身来,很困惑地问了一句。

  “我们这里的确有一个叫三岛圭太的人,可是……”他顿了一顿,“这个人在6年前就已经死了。”

  “什……什么!已经死了!?六年前?”

  “是的,你没听错。”

  柯南走了过去,拉了拉那个叔叔的衣角问道:“那么,那个人该不会是被烧死的吧?”

  男子一脸惊讶。

  “哦?小弟弟,这你都知道啊。”

  这一下使得这三个外来客尤为一震,那名男子继续说道:“不过我也是前两年刚来到这座岛上的,都是些道听途说,具体怎么一回事,我也不太清楚。”

  “那……三道先生还有家眷吗?”一旁的小兰弱弱的问了一句。

  “嗯……”三崎似乎苦想了片刻,“好像没有听过有人谈起他的家属呢。”

  小五郎又问道:“那,当时的火灾是如何的情形呢?”

  三崎摆出一脸恐怖地神情。

  9%酷A匠Ki网#8永久免费n看小说&

  “哦?我刚刚有说是火灾吗?”

  小五郎又有些迷惑了。

  “据说,那个人……是在一个月圆之夜,被恶魔附身之后,将自己引燃而死的,然后……”

  三人都咽了一口唾沫,“引燃……”

  “然后就化作一团绿色的烟雾,准备寻找下一个白痴!”随着一步一步地逼近,在话语的末端,三崎还是不忘加一个唬人的动作。

  “啊!”受到惊吓的兰忽然失声惊叫了出来。

  三崎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分,连忙道歉。

  “喂,小姐,不好意思,我真的吓到你了吗?”

  这会儿一个板寸头,身材算是健壮的男子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你们几个,根本不用把这家伙的话放在心上啦,这小子成天游手好闲的,就知道编了故事来吓唬你们这些游客。”

  「御守滝巳_33岁_村民」

  “喂,三崎,你也适可而止了,一味地这么做有什么新意。”他又冲着三崎吼了一声。

  “好吧,的确没有新意,那我下次就换一个更有意思的,哈哈哈……”

  滝巳又转过来对着柯南他们几个说:“几位,你们就当他的话是耳边风好了,这家伙,乐队的工作不做,成天无所事事,找像你们这样的女孩子还有小朋友寻开心。”

  柯南以无奈的表情看着那个渐渐远去的男子,心想着,这家伙也真是有够无聊的。

  “顺便说一句,我是三日月乐队的鼓手,有兴趣的话,一定要来看我们排练哦,村里一些重要的仪式,都是请我们去的。”他紧紧握住了小五郎的一只手,看似有些激动和恳求。

  小五郎摸着头,形式般地笑着,不过他很快又转回话题。

  “那,三岛先生,究竟……”

  看来小五郎也是打破砂锅,滝巳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自·焚……是没错啦。”

  “真是自·焚呀。”

  “说实话,有几个人是亲眼所见,其中就有我。我和另外那些人,看着他将自己的衣物点燃,火焰都遍布了他的全身,之后便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自·焚……接着又跳海吗?嗯……”

  这下子可是让小五郎有些难办了,那究竟是谁,给他寄了这样一封委托信呢,还特意不暴露姓名,使用三岛圭太作为发信人呢。

  “那……他的家属?”

  “他有妻子和一个女儿,这是村里人都知道的,不过后来,他****之后,那两人便突然消失了。”

  离开旅店后,几个人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在村里的街道上。

  小五郎看着手里这张委托信,喃喃自语道:“还真是个麻烦的东西呢。”

  “那,这会不会是恶作剧呢?”小兰有些担心地问了一句。

  柯南很快就说:“应该并不是恶作剧才对,小兰姐姐你想,如果是恶作剧的话,怎么还会寄那么一大笔钱来呢。”

  “说的也是耶。”

  小五郎也随即附和道:“信上的邮戳就可以看出,信的的确确是从这座岛上发出,那一定是岛上的某个人,要委托我办案子,哼,还这么神神秘秘的。”

  小兰又想起了什么,她问道:“爸爸,我们把斑就那么留在家里,真的没问题吗?”

  “哼,你担心什么,那家伙现在有刑警的工作,而且去外头吃个饭什么的,不是大问题了。再说,有高木还有暮目警官看着,不会有事。”

  想起和斑一起吃饭,柯南就浑身打起了冷颤,那一次眼睁睁地看着他吃下了五碗拉面,在家里,饭量也是相当惊人,“这个时代的东西,味道真是极好。”这都快成他的口头禅了。

  正待这会儿,斑才刚刚下班,走出警署,他的鼻子一痒,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