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早已经降临,街道上来往的车辆人群逐渐变得稀少,此刻,正有一个人趁着夜色,穿过那漆黑的道路,来到了那栋废弃大楼。

  很快,他便蹑手蹑脚地走入了那罪恶的陈尸房间。

  尸体已经不在了,但是仍旧散发着一股异味,原本沉淀的浑浊气体在他们踏步下有飞扬起来,呛得他喉咙有些痒痒。

  在这十分昏暗的房间内,他只是透着窗外射进来的微弱的月光,趴在地上摸索着,即便是压住了地上的白线也浑然不知。

  在找遍了这房间的整个角落之后,他已经急出了一身的汗来,摸索着的手掌在渗出了汗之后,沾染了不少灰尘,变得肮脏。

  “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忽然,几束强烈的光线照向他的背后,把他惊吓得不敢动弹。

  “到此为止了!”

  听到这t稚嫩的声音,他慢慢地转身过去,强烈的光线让他睁不开眼睛,用一只手遮挡着,直到很快适应下来,他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人。

  元太、步美、光彦,以及那个戴眼镜的少年——柯南。

  他移开了原本遮挡在眼前的手,他的脸就这样毫无顾忌地暴露在了光线下。

  “到此为止了,秋山和之彦先生。”

  秋山站起身子来,并没有动起脚步,只是站在了原地,他问道:“哎呀,这不是白天的孩子们吗,这么晚了,你们在这种地方干什么呢?”

  柯南向前跨出一步,原来插在口袋里的手,这时便伸了出来,指向了秋山。

  “不用在装蒜了,我已经知道了一切,杀死藤野木日的人,就是你。”

  “什……什么,木日……”秋山显然变得有些紧张,但随即又冷静了下来。

  “小弟弟,你在说什么呢,叔叔可不像是那种会杀人的人哦。”

  “哼。”柯南嘁了一声,对光彦示意。

  光彦拿出那几张照片,甩到了秋山的脚前,他把这些照片捡了起来,拿到面前一看,瞳孔猛地放大了。

  “秋山先生,你应该认得这里吧,照片中大楼的逃生楼梯,离你家洗手间的窗户可是仅仅只有两米远哦。”

  秋山又猛地抬头,看向那少年。

  “就让我来解释这一切吧,你先利用自家洗手间的窗户,跳到了隔壁大楼的逃生电梯之后,就顺理成章地躲过了监控,在杀死了藤野先生之后,你就依照原路返回,你衣服上擦到的,就是那逃生楼梯的红色油漆。”

  秋山看向柯南所指之处,以一种很可笑的姿势朝着自己的后侧面看去,果然有一道红色的渍迹。

  他突然冷笑起来,朝着柯南走去两步,而柯南一步也没有退缩,正义的双眼看着他。

  “小弟弟,叔叔可不认识这个叫藤野的人哦,为什么要杀他呢。”

  “哼,你不认识他吗,他原本可是和你共同创业的公司老干部呢。”

  “什么!?你,你究竟是谁?”

  柯南轻轻的扶了一下眼镜,一道光划过他的眼眸。

  “江戸川コナン。探偵さ。”

  (江户川柯南,是个侦探。)

  身后的三个人也摆起了pose。

  “我们是——少年侦探团!”

  “侦……侦探团?哼哼,真是笑死人了,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能干些什么?”

  “叔叔,其实你是近视眼,对吧?”

  “嗯?”秋山心中略有些迟疑。

  柯南继续说道:“白天的种种迹象,都表现了你因为视力差而看不清东西,我之所以问你那家咖啡厅的事,就是想要试探你,那一家咖啡厅并不叫什么「波洛」,而且也是今天才刚刚开张的!”

  秋山的面目狰狞了起来,心想着自己居然被这么一个臭小子给摆了一道。

  “那又能说明什么呢?难不成我因为视力不好,就要被认定为杀人犯吗?”

  “的确,视力差的确不能说明什么,但是你不带眼镜,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元太!”

  元太听得指令,将手中,最后那一张一寸相片丢去,秋山将它捡起,眯起眼睛一看,这竟然是自己的证件照。

  “哼,这可是我们向公寓保安借来复印的,上面那一副黑框眼镜可是清清楚楚哦。”元太说完还不忘做一个鬼脸。

  “怎么样,叔叔,你可以解释一下自己的眼镜到哪里去了吗?”柯南的另一只手慢慢升起,举过了头顶,食指与拇指所夹之物展示于前。

  秋山只是眯着眼睛,不过只是一片模糊。

  “不用看了,这就是你一直在找的东西,那颗镜框上的螺丝。”

  既然如此重要的东西掉落在了现场,那他应该是已经无路可退了才对。

  他低下了头,开始回顾昨天,那一幕如同电影般,在自己的脑海中播放起来。

  “当年,仅我和木日两个人,创办了这家公司,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金融企业,那个时候我们真的很拼搏,直到现如今,公司落入了巨大的危机。那个家伙,他什么都不懂,公司已经蒙受了这么大的损失,如果不那么做的话,就无法挽回了!”

  “所以你就把你们两个人这么多年的心血就这样卖掉了吗?”

  “你这样的孩子,能够理解什么,你觉得我希望公司破灭吗?只要有资金,一切都可以重来,只要木日那家伙能够在合同上签字,公司什么的都可以挽回。”

  “就算能够挽回公司,一个人的生命,以及你的所作所为,都是无法挽回的事实!……去自首吧,叔叔。”

  秋山像是发狂似的大笑了起来,那奸佞的笑声回荡于整个房间乃至走廊。

  “自首?真是笑死人了,等我的公司再一次壮大起来,到那时候可没有人知道藤野木日是谁呢,哈哈哈……”

  a酷'匠B`网、y唯06一正1版LE,¤其(他都是盗$版

  “这个大叔真是可恶。”元太也攥紧了拳头,瞪着眼前这一个毫不知悔改的混账。

  “好了,乖乖把那颗小小的螺丝还给叔叔吧,叔叔就可以让你们安心的去陪陪那个被我杀死的家伙了。哼,说来这都得怪你们自己,非得进到这里面来,原本只要等它拆除之后,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呢。”

  柯南无奈地摇了摇头。

  “哎,原本还想给你一个机会的。”

  “少废话,快把东西交出来,对付几个孩子我可不会手软哦。”

  “喂喂……”光彦喊了几声,还在耳边做了个喇叭的手势,装作没听清的样子。

  步美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似乎有些自豪的样子,“我们可不是什么小孩子,我们是少年侦探团。”

  元太也嘲笑着说道:“要抓杀人犯,怎么可能只有我们四个呢。”

  “什么!”秋山惊讶地喊到。

  说时迟那时快,从他们的身后绕出一大波警员,将他重重围住。

  正前方的警员让出了一条道来,只见高木和斑缓缓地从人群中走了过来。

  斑从腰间掏出手铐,冲着秋山说道:“我现在以杀人罪逮捕你!”

  听到这霹雳般的话语,秋山像是突然失去了知觉,跪倒在地上。

  案件终于结束,看着眼前的情景,柯南长嘘了一口气,身后的三人也激动地击掌。

  “少年侦探团,又立一功!”异口同声,沁入人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纸记忆说:

注意前方高能,下周即将爆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