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黑啊,这里是……

  …………

  难道,我已经死了吗?呵呵,果然事事不能如愿啊,福尔摩斯,你的话是对的,在没有得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是不能进行推理的,那样的话,只能是误入歧途。

  小兰,对不起,没有和你一起渡过那三途川,如果真的有缘的话……」

  “呜呜呜……”

  「嗯?刚刚是,小兰的声音?」

  视觉障碍犹如一团黑雾渐渐散开,多罗碧加游乐园的场景浮现在了他的眼前,而后头,便是云霄飞车的出口处,仍停着几辆米花町的警车,而他的青梅竹马,则是在一旁不停的哭泣着。

  “小兰……好了啦,别哭了。”

  “哼,你居然还能这么若无其事,呜……”

  他一摸头,说道:“反正支离破碎的尸体我见多了……”

  “低—级!”说着她又捂着眼睛大哭了起来。

  “啊!那种事情还是早点忘掉比较好!像我……就常常遇到这种事……”

  她又冲着他吼道:“我可不像你常常碰到!”

  他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复,抓耳挠腮之余,他又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儿,难道是时空穿越了吗,还是说,柯南的一切,都是一场梦罢了?

  但此时,他却瞥见了远处,那两个黑衣人正东张西望,似乎不希望被别人看见,他心中油然升起一阵恐惧。

  「他们是……琴酒……伏特加!

  难道我真的穿越了时空吗,我撇下兰,在追上去之后便目睹了伏特加和某个人的交易,但却没有料到琴酒从我身后偷袭,又将那个毒药灌进我的嘴里,等我醒来,就变成了……

  变成了柯南。

  难不成,现在的我,可以改变这一切吗?如果这个时候,我没有追上去,就不会被强迫喝下那种毒药,不会身体缩小,不会变成柯南,也不会……和那个组织……扯上关系。

  只要,我没有追上去的话……」

  他此刻握紧了拳头,其实他的心里很矛盾,组织存在一天,就始终会有人受伤,但他不想变成柯南,死都不想。

  就像灰原说的那样:你每次变回来,就只顾着谈恋爱。

  他开始不停地告诉自己,就算自己不去追查,照样会有人察觉到这个恐怖组织的存在,并且一心想要捣毁它,FBI、CIA以及日本的公安,就算少了他一个又能怎么样,什么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日本警察的救世主,他只想做一个喜欢推理,五音不全,牵挂着儿女情长的普通高中生而已,过着平凡又时常带着刺激的生活。

  就在现在,他想立刻、马上,带着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喂,新一,那两个人,不是坐云霄飞车时,举止怪异的家伙吗?”

  “什……什么!?”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兰,刚刚哭过的眼睛仍是红的,止住了眼泪却没有擦干泪痕,她的右手食指以及天真、带有疑问的表情,一并指向了远处那两个鼠头鼠脑的黑衣男子。

  “呐,新一,我觉得那两个人,肯定不是什么善类,光是看他们现在的神情就知道肯定不会干什么好事的。”

  “小……小兰,不要想那么多啦,我不是经常告诉你的吗,不能以貌取人,像刚刚那个事件,别人不都是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女孩子就是残忍的杀人凶手不是吗,不是说谁面露凶相,就一定是凶手的啦,不然还要我们这些个侦探干什么呢……呵呵……”

  “哼,好像某个人跟我说过,只有在初步的怀疑后,才能进行接下去的推理不是吗?”她两手叉腰,对新一对她的怀疑感到不屑而生气,又说道:“不行,我得去找他们问问,要是真的是坏人,我当是练练空手道,你怕的话,就回家好了。”说完就要跟过去一样。

  “喂,兰,你别这样啊,会……”他拉住了她的手,不愿让她离去。

  “会什么?你怎么突然变得婆婆妈妈的了,这可不像新一你啊,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她甩开了她的手,装作一副间谍的样子,或者只是一个普通的跟踪狂,一味想要前去探个究竟。

  「兰……」

  酷Z匠◇?网!正/版首K=发

  他站在原地,呆滞地看着她渐渐地离他越来越远,暗自咒骂道: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这样的事一定要发生在我的身上。

  此刻,换作他看着她的背影,远去,自己却无动于衷,心里一阵乱跳,因为他知道,这一去,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这是你自己的劫,得由你自己来渡过,也只有你自己才能渡过。」

  他猛然想起了翎在船上对他说的话。

  「只有我自己才能渡过?」

  元太、光彦、步美,还有就是,灰原,少年侦探队的一幕幕浮现于他的脑海之中,与服部的推理比拼,与FBI的并肩作战,与月光下的魔术师的各种对决,以及那个对组织穷追不舍的——银色子弹。

  在小兰的眼中,是个爱逞强的小大人;在服部的眼中,是个永远的竞争对手;在灰原的眼中,字典里没有不可能三个字;在小五郎的眼中,总喜欢破坏事发现场;在侦探团的眼中,他是金牌主力;在朱蒂的眼中,是个头脑精明的酷小子;在基德的眼中,或许是唯一一个能与艺术家媲美的人;在贝尔摩德的眼中,他是期盼了很久的——能够贯穿组织胸膛的——银色子弹。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柯南的记忆,而不是那个总喜欢在小兰面前自吹自擂的高中生侦探,变成柯南的这一段时光,仿佛将他十七年的生活完全抹去。

  自从莫里亚蒂教授新近死了以后,伦敦变成了一座极度乏味的城市。或许,没有了谜团重重的黑衣组织,他的生活也会变得无比枯燥也说不定呢。

  「不要逃避,灰原,不要逃避,自己的命运。」

  「这是?巴士事件时,我对灰原说的话,呵呵,明明是我自己说的话,可是我现在究竟在做些什么?工藤新一,你真是个笨蛋,完全不及柯南万分之一。」

  “小兰,等等!”他快步上前,挡在了小兰的面前。

  “又怎么啦?”

  “这样吧,我一个人去看看情况就可以了,天也不早了,你就赶紧回家吧,不用担心我啦,这里可是游乐园,人流量很大的,情况不对,我还可以喊救命呀。”他说着将她又推了回去,几句话的安慰,便毫无顾忌地,向那两个黑衣人追去,一刻都没有停,他的背影,似乎一去便不复返,一股巨大的压迫感,在她的心中生起,很快,便消失在了黑暗的小巷中。

  「如果真是命运之子,就快快醒来吧,吾已经等待了千年,务必要走出这伊邪那零的轮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