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间,青语又拿出了另一只器皿,看来他们还真是有备而来,食指蘸上一点抹在了每个人的额头上。柯南只觉得头脑有点昏,周围的事物渐渐变得模糊起来,揉一揉眼睛,再一睁眼,已经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

  七零八落地躺在地上,自从他们进入结界,就已经陷入了那可怕的幻术中,距离地面并不是太远,所以摔下来也还好并没有什么大碍。

  “疼疼疼……”柯南扶着腰站了起来。

  “看来我们是回到现实了呢。”

  周围一片漆黑,手电仍然在包里待着,在黑暗的情况下,似乎总觉得自己并不是踩在硬质的泥土上,而是柔软的湿地,好不容易照亮了附近,才使得他们最终看清了。

  周围的墙壁以及地面都变成了某种令人恶心的玩意儿,虽然不大说得出来,至少能看出目及之处都是血红的肉块物体,脚下粘糊糊的让人看着就有种想吐的感觉,但转念一想这确实又变得不对劲了。

  “这是什么东西啊,还有股难闻的味道。”小五郎因为捂着鼻子,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奇奇怪怪。

  “翎大人,这个……难道是二重幻术?”

  “诶,什么,又是幻术,刚刚不是已经破解了吗?”一听到又是「幻术」两字,柯南一下子就着急了起来。

  “别着急,这并不是幻术,是蛤蟆口束缚术,也是一种结界,通过召唤妙木山蛤蟆的食道把对方困在里面,而且……”

  “食道,感觉好恶心啊。”小兰几乎都快要吐出来了。

  一旁的高木用手电照着地面说着:“食道啊,怪不得地上会有那么厚一层黏液,踩在上面就让人不舒服呢。”

  “黏液?”翎看向地面,突然紧张地说道:“不对,这是蛤蟆胃束缚术,地上的也不是黏液,而是胃液,是会慢慢腐蚀我们的身体的,必须赶快离开!”

  翎一声喝下,众人就跟玩命似的往前跑,可是古人的文明哪有那么简单,这整个洞穴都是四通八达,他们一下就走到了一个六岔路口,在结界的基础上在加上了迷宫,腐蚀的胃液就相当于是时间限制,搞得他们一下子就不辩方向,还没等柯南思考,他们几人就朝着面前的一个岔路走了进去。

  这下可没有办法,柯南只得跟上他们,以免出了什么意外,这忍者的玩意儿,他们凡人可是碰不得的,可是想不到,跑了很长一段尽头却是死路。

  既然走了一条死路,他们不得不回到岔口,冷静下来,要选出一条正确的路,小五郎可是耐不住气,慌慌张张地说:“这要怎么推理啊,还是碰碰运气好了,在这么拖下去我们都要被蛤蟆给消化掉了。”

  如果此时地上能有几块石子,就可以像之前那样通过回声来判断岔路的通向,而在这样一个光滑而又粘稠的结界之中,显然是毫无办法。

  「巳-未-申-亥-午-寅」“火遁—豪火球之术”

  原本还算平静的翎突然施展火遁,口中吐出一团巨大的火焰,在面前积聚成球体,硬生生的烧在了另一面的墙上。然而它可并不像树脂那样,受热之后就会软化、熔融,它在经历了如此长久的岁月之后,变得异常的坚韧却依旧富有着弹性。

  “可恶,不愧是三忍自来也所创的忍术,普通的办法还真的没有任何作用。”翎握紧了拳头,眼睛直瞪着那一面可恶的结界。

  就连火都没有作用,难道真的只有走出迷宫这唯一的办法吗?

  胃液的高度慢慢上升,已经渐渐感觉到脚底的温度升高了些许,看来是鞋底真的在胃液的腐蚀下融化着,一群人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完全不知所措。

  越是情况危机,柯南就越是要求自己冷静下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心不定反而会酿成大祸,要么速战速决,要么先解决脚下的酸液,已探得长久之计。

  《易》有八卦,乾坤六子,水火不相逮,雷风不相悖,山泽通气,然后能变化,既成万物也。

  自古水火不容,只因水能浇灭火,火能蒸干水,两者相生相克,其实不然,实为两者互依互助,凡一方无法解决之事,另一方便有办法为之亲赴。

  柯南豁然开朗,便对翎说道:“既然火行不通,那就用水。”

  这一下子说出来还是不能让众人所理解,当然常人自然很难在一时间想通,柯南这句话自然被已经急得火烧眉毛的小五郎当作玩笑叫骂起来,翎自然是已经听懂了。

  “哦?你是想用那个办法吧。”

  “诶,什么办法?”小五郎一愣。

  「寅-丑-申-卯-子-亥-酉-丑」

  见翎已经结印,柯南对其余人大叫:“注意屏住呼吸。”

  “水遁—大瀑布之术”

  在一瞬间一股洪流涌向眼前的六个岔路,柯南和翎在静静地等待着,仿佛将听力阻断,连巨大的水声都听不见,只是聚精会神地盯着那六条路口,甚至能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霎时一大片的水流从其余五个路口流回,而剩下的唯一一个路口,洪流却仍然不断地向它深处流去。

  “就是现在!”

  一伙人都被眼前这一幕壮观的景象惊呆了,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扑面而来的水流拍得晕头转向,在乱流中扑腾着寻找原本的空气,唯有两个忍者在迅猛的流水中艰难的控制着平衡,他们就这样随着水流,进入了那唯一的出口。

  几人在被翎和青语叫醒之前,也不知在昏迷中度过了多久,醒来一看,他们已经到了一个原始的石窟,岩石与泥土,在刚才蛤蟆胃中经历的短短几分钟,他们是无比的向往这样的场景。

  柯南猛咳了几下,把肺中残留的水咳了出来,翎将他扶起,说道:“小子,想得很好嘛,这样大胆的办法都能给你想到,不错嘛。”

  “啊呵呵……只是碰巧啦。”

  “这家伙只是会想一些稀奇古怪、乱打乱撞的注意而已啦。”一边的小五郎脱下已经湿透的外套,仍不屑地说道。

  “爸爸,你怎么能这么说,柯南虽然是个小孩子,但是有时候脑袋瓜还是很精明的。”

  更新%V最快上z酷(匠/3网`Q

  「有时候……」柯南苦笑着又叹了口气。

  爬了一整天的山,又经历了幻术与结界之后,整个人基本上已经快要虚脱了,湿漉漉的地面,柴火也找不着,生不起火,湿透的衣服也没有办法烘干,只得先丢在一旁,抱着臂,哆嗦起来。

  虽然是防水的手电筒,大概是刚才在湍急的水流中冲撞在了岩石上,现在已经支离破碎了,细数之后还少了两具“尸体”,而柯南的手表也因为进水而停止了运作。

  各人的背包中还放有荧光棒,以防万一用的,比起手电来它的光显得无比微弱,这时候总算是可以派上大用处了。此刻他们正身处于一个矮小又狭窄的洞中,由于荧光棒散发的光线达不到太远的距离,他们也懒得去寻找来时的路。

  抖擞了身子,便握着荧光棒往里走,只是这个洞越往里走就越是狭窄,到了后头,基本上只能由一人同行,他们便走在翎与青语之间,想要探求这个洞窟的尽头究竟有着什么。

  终于有了亮光,出口就在前面了,但它实在是窄小得很,人只能侧着身子才能过去,到了暮目警官,他的大肚腩卡在洞口,小五郎拽着他,高木也在后面推他,才死活算是出来了,那感觉就跟磨掉了一层皮似的。

  这一出来还真是猛的开阔了好多,顶部距离他们有着十几米高,通往对面的道路被断崖阻绝,下面也是深不见底,看着中间的断崖,有点怀疑是刚才的洪流所造成的。

  估摸着有个3米多,助跑的话说不定可以够到边缘,这样的冒险是不明智的,只得由翎和青语将他们一个一个地带过去,青语抱起柯南,一跃就是两层楼那么高,稳稳的落在了对面,接着又是小兰。翎的那边就不好办了,三个大汉,一个个趴在他的背上,由他背过去,那个姿势十分好笑,小五郎在半空中还死死的闭着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