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其实,杀害木村先生的凶手,另有其人。”

  这句话使得在场的人都震惊了,高木问道:“另有其人,难道伊达先生并不是凶手吗?”

  “没错,如果伊达先生就是凶手的话,那么他早就应该把这个决定性的证据丢掉了才对,两人在讨论这个计划的时候,不巧被第三个人,也就是凶手听去了。接下来我就来说明第二个密室的手法吧,请看这扇门,当时就是我和高木撞开了它,也是我当时忽略了它的主要原因,高木君,请你数一下地上散落的防盗链一共有几个铁环?”

  “啊,是,一个,两个,三……一共有五个,毛利先生。”

  “防盗链一般都是设计到即使栓上,门缝的大小也不过能勉强伸进手指,刚刚我也调查了一下,其他房间的防盗链都是只有四个铁环,也就是说,凶手即使是走出房间,也能从外面将防盗链挂上,这就是凶手使用的密室手法。”

  “那么,凶手到底是什么人,毛利老弟?”暮目警官几乎都快急得跳起来了。

  “杀害木村先生的真凶,就是你,野原木之下先生!”随着音调的增高,每个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随即把目光都投向了后方持着拐杖的的野原先生,他似乎还有些呆滞的小五郎。

  “野……野原老师是……凶手?”面对自己想来尊敬的野原老先生,伊达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即使自己刚刚洗脱了罪名。

  “野原先生,你在知道他们的计划之后,估计跟木村先生说,你有更好的办法之类,趁机枪杀了他,之后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伪造了密室之后,只要等伊达先生如计划一样制造枪声,你的不在场证明就非常的完美。”

  “毛利先生,这只是单纯的推理吧,一点证据都没有,你说的这种方法,即使是别人也一样能做到啊,更何况,野原老师他年事已高……”伊达仍然继续辩驳道,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一度被当作凶手。

  “哦,年事已高,这不还没过花甲吗?而且我怎么看都觉得挺硬朗的样子啊,似乎并不需要依靠拐杖才能支撑身体,更何况,我好像还并没有看见野原先生拄过拐杖吧。是不能拄吧,因为那里面还藏着杀害木村先生时用的消音器。”

  “这,怎么可能呢?不可能会有那种东西的对吧,野原老师?”伊达望向他,他期待不同的结果。

  野原低着头,沉默着,随即扭动手中的拐杖,上面果然有一道切口明显的露了出来,分成了两段,他将一段拐杖向下倾倒,从里面掉出一截筒状行的黑物,「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便是消音器。

  他将两段拐杖往边上一扔,说道:“滝尾,我知道你尊敬我,视我如父亲,但是如毛利先生所说,我的确利用了你。因为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能原谅那家伙。”

  西园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脸急切的问:“不能原谅,难道,是那件事吗?”

  “那件事?”暮目警官也来了兴趣。

  “半年前,班上有个叫做佳奈的女孩子,你们应该都记得吧,她真的是一个好孩子呢,写的文章经常发表在校刊上。有一天,她在图书馆里查阅资料的时候,摘了一段在自己的笔记本上,之后,她误以为这是自己想出来的,就把它写在了自己的文章上,她当时真的是那么认为的……”他握紧了拳头,嘴唇颤抖着,接下来的话似乎说不下去。

  西园寺见他这样,便替他道:“木村老师在发现了那篇文章摘抄的部分后,就夸大其词地批评了佳奈,后来,她就从楼顶跳了下去。”

  “我不管他是妒忌还是真的想让佳奈吸取教训,他这么对待自己的学生,我绝对不会原谅他的。”

  暮目深沉地说道:“不管理由是什么,你害死了一条人命,一样不能原谅。”

  高木上前,拿出随身携带的手铐,「咔擦」铐在了野原先生的手上,对他说:“在船靠岸之前,将由我们米花县警对你进行看守,不要做出出格的举动。”

  沉默许久的小五郎这会儿开口说道:“恐怕,这艘船是不会回头了。”

  “不会回头,这是什么意思?”暮目一听这话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加茂港是西海岸专门用来派送货运船只的港口,显然不大可能会有这样的客轮出现,但是,你们这些人却声称是为了出国旅游才搭上了这艘船,难道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吗?”

  几个人的脸色稍稍有些变化,不过可以肯定,他们应该一直在等着这句话才对。

  “我的女儿被人绑架,而绑架犯似乎想挑战我毛利小五郎,但是他给我提供的暗号未免有些太简单了,之后在船上遇到你们这些人,就一直让我觉得奇怪,为什么你们会在这艘船上?在经过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我总算想通了,暗号只是一个幌子,这起密室杀人案才是绑架犯真正的挑战。”

  “真正的挑战?难道说,绑架犯知道会发生杀人事件吗?”

  “我猜,不仅是知道,这起事件很有可能原本就是绑架犯安排的,是时候出来了吧,山中小姐,以及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宇智波翎先生。”

  「“啪!啪!啪!」伴随着几下响亮的鼓掌声,他从门口慢悠悠地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的,是山中青语,以及,兰。

  “还真是精彩的推理呢,毛利先生。”最后的四个字特地用不同的语气说出,让人听着就觉得很怪。

  柯南从小五郎身后窜出,将他拍醒,小五郎醒来,自然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但是看见兰,他就顾不得其他了。

  “兰!”

  “爸爸。”

  翎让到一边,让他们父女重逢,小五郎紧紧地抱住兰,鼻涕眼泪一大把。

  “兰,你没事吧。”

  “爸爸,我当然没事啊,你这是怎么了啊?”兰看起来并不知道自己是被绑架而来,也或许本就没有用绑架这种粗暴的方式。

  “高木,逮捕他!”暮目一声喝道,柯南正想制止,但是已经晚了。

  高木随即上前,掏出备用的手铐,一把抓住翎的右手就铐了下去,眼瞅着另一只手也即将被戴上冰冷的枷锁,翎在一瞬间按住高木的手腕,用力向一边拧去,高木在发出惨叫的同时,身体也因此转了180度,背对着翎,脸上的表情狰狞,而翎还一面平静地说道:“我不是你们的敌人。”

  xs酷8匠…网j◇正C、版M首发

  暮目见情况不妙,掏出手枪指向翎,说道:“我现在要以绑架、教唆杀人以及拒捕数罪逮捕你,束手就擒吧!”

  这时兰却开口了:“等等,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根本没有被绑架啊。”

  柯南他们在听到这句话时,不免有些惊愕。

  “诶?不……不是绑架?”高木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

  翎见场面平静了下来,便松开高木的手腕,将他一把向前推去,接着,他左手的食指和中指突然燃起蓝色的火焰,接着慢慢移动到右手的手铐上,就像是切菜一样,轻松地将其截去,取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