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利老弟,兰被绑架的事情,是真的吗?”暮目警官问道。

  小五郎“其实一开始我也有些半信半疑,可是距离放学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兰都没有打过一个电话,我打过去也是一直保持着关机的状态,所以实在有点担心,就把暮目警官你请来了。”

  “的确这不是兰的风格,她的话照理会打个电话报平安的,如果定为绑架的话,那么线索就是绑架犯说的最后那句话了是吗。”

  柯南想起光彦有记笔记的习惯,便问道:“光彦,最后那句话,你应该记下来了吧。”

  光彦点了点头,将便条撕给柯南,柯南接过便条一看,一字不差,不愧是光彦,接着把它交给了暮目警官。

  暮目接过纸条,看了个大概,说道:“记得还真是清楚啊,既然是挑战的话,那么这段话里面应该暗示了犯人的地点,不过,毛利老弟,你确定是那个人错不了吧,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呢?”

  元太惊讶地问:“诶,难懂你们已经知道犯人是谁了吗?”

  小五郎没什么耐心地回答说:“嗯,是一个蘑菇头的初中生模样的人,其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步美、元太、光彦都吓了一跳,绑架犯居然是那个救了他们的大哥哥,“怎么会,难以置信。”

  柯南说:“总之,还是赶快先解开暗号吧,其实我稍微有点头绪了哦。”

  “真,真的吗,柯南。”暮目警官连忙问道。

  “嗯,先撇开其他的不看,光是唐人国度的话就能猜到应该是中国,因为唐朝在世界上的声望很高,所以现在外国人都称中国人为唐人,接下来的太白指的就是长白山,它在唐朝时的名字其实叫太白山,道理是一样的。”

  “你这小子懂得还真多啊。”

  “啊,嗯,电视上经常有看到。”

  暮目警官拍手叫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暗号中所指的「起点」指的应该就是犯人所在的地点了吧。”

  高木刑警说:“去中国的话只有乘坐轮船或者飞机两种方式,轮船的话应该是在日本海沿海的港口或者码头。”

  柯南想,这样范围实在是太大了,长白山是中国和朝鲜的分界线,以它为方向的话,最近的距离在日本的中北部。既然说「旅途」是「漫长的」,那应该可以推测是船而不是飞机,但也有可能是想误导我们,但是一开头的「迷路的狐狸」是什么意思怎么都弄不明白啊。

  “啊,我明白了。”光彦突然喊了出来,“大家都来听听我的推理吧,暗号开头说的「迷路的狐狸」,指的应该就是宫本县白石市的藏王狐狸村,所以犯人应该是在白石市的某个机场才对。”

  柯南一听立马就驳回了,毕竟只是片面的单看「狐狸」两字,这样的推理过于草率。

  小五郎也突然跳起来,不知何时拿了本地图过来,说道:“暮目警官,我总算是找到了,总之,我的推理是这样的。开始的「狐狸」指的应该就是我或者我们,接下来的「使命」意思就是解开暗号,最后的「漫长的旅途」其实就是在比较船与飞机的速度,当然指的就是船停靠的港口或者码头一类,「唐人国度」和「太白」指明了方向,那自然是位于日本海沿海一带,不过,「家门」这个词才是重点,家门(かも)其实指的就是加茂(かも),也就是加茂市,加茂市的话,自然就只有加茂港这一处了。”一边说着一边在地图上指指划划。

  暮目警官恍然大悟地说道:“原来如此,不愧是毛利老弟啊,高木,快去确认一下。”

  “是。”

  “哈哈哈,这种简单的暗号,怎么可能难道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呢。”

  面对平时总是糊涂推理的毛利叔叔,柯南也一样对这次的推理觉得实在说不大通,不一会儿高木刑警便回来说道:“我刚刚打电话询问过,和毛利先生说的一样,今天的确有人租了一艘中型客轮,而且根据相关外貌描述,可以确定应该就是犯人没有错。”

  这一下可把柯南给震惊了,莫非这次毛利叔叔中了****运,这样也可以歪打正着。

  话不多说,小五郎、暮目和高木三人立即上了警车,少年侦探团也紧跟其后,当然可没有让他们几个跟去的意思,车子直接在面前疾驰而过。

  正当侦探团几人不知所措时,一辆黄色甲壳虫出现在他们前面,原来灰原早就通知了博士,博士打开车门,大喊:“你们几个,快上车。”随后便紧跟小五郎所在警车后面。

  来到港口,小五郎气冲冲地下车说道:“你们几个怎么又跟来了,这可不是小孩子该参与的事啊,阿笠博士你也真是的,还帮着他们。”

  博士解释道:“这,其实是因为孩子们太担心兰了,怎么也不放心,非要跟过来呢。”孩子们也是连连点头。

  “真是的,可不要妨碍我们的工作啊。”

  现在天色已经晚了,但一艘艘货轮仍然还在进进出出,在它们之中停靠的一艘中型客轮就显得格外显眼,一行人便决定上去打听。

  入口处的一名服务员见我们来了,笑着问道:“是毛利先生吧,我家主人已经等候你们几位多时了。”说完便请他们连同孩子们一起上船了。

  「山中·青语-20岁-服务员」

  上船后,几人还未站稳脚跟呢,船立刻就发动起航了。青语对他们说道:“接下来是晚饭时间,各位先随我去餐厅享用晚餐之后,再做打算。”

  ;酷匠网$首发

  暮目警官岔开话题,问道:“晚餐可以待会儿再说,我想知道你家主人现在正在何处?”

  “这个我还不能说,不过明天主人会亲自来向你们说明一切,我刚才也说过了,有什么事等各位享用晚餐后再做打算。”

  既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暮目警官也没有再多说,来到餐厅之后,才发现并不单单只有他们几人,似乎是早有人已经登上了这船,另外几人见此情形,也显露出惊讶的神情。

  先是一位瘦小的男子说道:“什么嘛,原来就是你们这些人让我们等了这么久啊。”

  「野田·新志-28岁-乘客」

  “好了,有什么关系呢,这么几个孩子,也挺热闹的不是吗。”在一旁正喝着红茶的年轻女子说罢,还望向一边专注看报纸的中年男子,似乎想看看他的想法如何。

  「西园寺·美绪-24岁-乘客」

  中年男子放下报纸,掐掉香烟后,便问服务员:“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晚餐是不是也该开始了呢?”

  「伊达·滝尾-36岁-乘客」

  青语应声,便去准备起来。

  “呵呵呵,对可爱的孩子们这么冷漠,你到现在还是单身也情有可原啊。”另一位约莫半百的老先生笑着对他说。

  「野原·木之下-58岁-乘客」

  虽然坐在不同的桌上,但各自都相识的样子,毛利他们却已经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差点就忘了自己是追寻女儿才来到这里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