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团三人此时仍然是头也不回地跑着,一刻也不曾停留,几乎已经是精疲力尽了。

  “呼…呼…呼,那个人…还在追吗?”光彦一边跑一边喘着气,速度明显已经慢了下来。

  元太最吃力,已经落后了几步,嚷道:“喂,你们等等我啊。”

  步美和光彦向后看去,那人似乎并没有追过来的样子,渐渐放慢了脚步,三人一块儿停了下来,衣物几乎被汗水浸湿了。

  “呼…呼…现在怎么办?我是真的走不动了。”

  “那个人应该不会再追来了吧?”

  “小心为好,我们可是目睹了事件发生,那个人肯定会杀人灭口的,还是先通知柯南吧。”

  这么一说,他们才想起来五个人的侦探徽章还留在车上,这下可好。

  ☆,酷xD匠网唯一i正版,!3其,√他%q都是M◇盗版

  各自都到了极限,心想着都看不见他的人影了,就算追上来也还需要一点时间,不过与此同时,正有一双眼睛在默默的看着他们。

  “沙~”从头顶上传来一阵树叶摆动的声音,三人抬头一看,脸色瞬间变得铁青,随即是一阵刺耳的尖叫,响彻了这一片丛林。

  就在案发后的十五分钟后,赶来的长野县大和警部,立即封锁了大头山各个出口,大和敢助和上原由衣这两个青梅竹马可谓是长野警署的最佳拍档,柯南再次看到这两人,不免有些高兴。

  “哎呀,这不是柯南吗,好久不见呢,这次带女朋友来长野县玩吗?”由衣笑着打了个照面。

  “啊…不…那是……”柯南支支吾吾地回答不清。

  “不是的。”灰原果断地否定了这个问题。

  “啊,是吗?一直看你们两个黏在一起,很要好的样子呢。”

  “喂,别光顾着跟小孩子说话,赶紧办案。”一旁的大和警部冲着由衣说道。

  “哎,哎,跟某人真是天差地比呢。那这次你又发现什么了,柯南。”

  柯南便把今天博士带他们五人来山上野营,以及另一边的草丛里的脚印的事一起告诉了她。由衣大惊:“那这么说的话,你的几个同伴不是很危险吗!”灰原也说道:“搞不好,他们现在已经落入凶手的手中了也说不定呢。”

  这时候有三个人迎面走来,其中一人问道:“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另一人看向那边的尸体,大叫:“喂,你们看,那个不是陆道吗。”“啊,真的是陆道,怎么会这样。”

  大和警部立马将他们三人带入现场,辨认尸体后,确认被害者名为古川陆道,34岁,与他们三人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但是前段时间突然下落不明。

  一名警员将一张表交给大和警部,大和让他们三人将自己的信息填入表内,过段时间会让他们到警局做详细的笔录。

  「奈久·弥彦-30岁-游客浦田·央子-31岁-游客山本·信翼-30岁-游客」

  不一会儿,阿笠博士也寻了过来,说着:“哎,你们突然就不见了,害得我找了好久呢。”灰原告诉了他另外三个人的情况,博士大为吃惊。

  现在唯一的线索就只有蒲公英,蒲公英(タンポポ)的话可以想到的是田奈、種子、歩々等等,但是和案子好像完全没有什么关联的样子。可恶,现在晚一步的话,光彦他么们几个就越危险,得好好想想还有没有什么漏下的。

  这时一位鉴识科的刑警告诉大和警部,死者的牙齿有像是被撞击的痕迹,并问是否可以将尸体带回去做尸检,大和警部允许后,两人用担架将尸体抬上车后,便离开了现场。

  这会儿弥彦问央子道:“央子,今天很热啊,你不脱外套可以吗?”央子便回答:“不,我不怎么热呢。”

  一阵风刮起,吹动整个林子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阿笠博士说道:“起风了,看来是要降温了,天也会越来越暗的,再找不到孩子们就麻烦了。”

  风?

  柯南恍然大悟,心想,原来如此,被害人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啊,那看来,凶手就是那三个人当中的那个人才对,而且证据还在他本人的身上。

  既然天色快要暗下来了,搜查工作也会困难很多,信翼便问:“警察同志,这天不早了,是不是可以让我们几个回去了呢。”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出口处设有警备,若是发现可疑人物很快就可以向他汇报,想想也没有问题,便对他们说今天可以回去了,改天会通知他们到局里做详细的笔录。

  柯南立马绕到博士身后,博士会意,便装出一副说话的样子,对大和警部说道:“等等,大河警部,这三人你还不能放他们走呢,因为他们中的一个便是杀的样子害了古川陆道先生的凶手。”

  “什么?这三个人中有一个就是凶手?”

  阿笠博士继续说道:“刚才起的那一阵风让我完全明白了,被害人到底想要用蒲公英传达什么讯息。我们都知道蒲公英的繁殖大多数都是需要靠风来完成的,因为它的果实的冠毛就像降落伞一样,风一吹就会整个脱落。在这里如果把蒲公英(タンポポ,tanpopo)变成汉字,再把他们最上面的偏旁去掉后,就变成了浦、公、央,再把“公”去掉后就是浦和央,没错,凶手就是你,浦田央子小姐。”

  众人都大吃了一惊,看向在一旁有些惊慌失措的央子,央子缓过神来,便说:“这,这只是单纯的猜测而已吧,为什么蒲公英指的就是我呢,单单是因为我的名字吗?”

  博士没有理会她,转而问向另两人:“请问今天你们三个是如何活动的呢?”

  弥彦有些不解,但仍旧回答道:“我们都是分开活动的,回去的时候就是在出口集合,有什么事的话也可以用电话来交流,之所以会一起来这里也是因为央子对我们说这里好像出了什么事。”

  柯南明白后,继续用博士的声音说道:“央子小姐,今天,你把陆道先生约到这座山之后,假借各自活动的理由与他见面,接着趁他不备,用球棒之类的东西将他殴打致死,但是你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幕,却被三个孩子看见,于是你就追了上去,可是刚追到一半,却发现有样东西落在了现场,回去时却已经有人发现了尸体。无奈你又通知弥彦先生和信翼先生,拉他们两个一同回到现场,这样就不会让别人对你疑心。”

  “胡说八道,说得好像你什么都看到了一样,难道我身上有类似球棒的东西吗,没有证据,就不要凭空污人清白!”央子很生气的说道。

  “凶器的话应该已经被你丢在了回来的路上,当然上面的指纹也被你擦的干干净净,你追赶孩子们虽然所留下了脚印,但是地面干燥,草丛也很茂盛,也不能用来作为证据。”

  “既然没有证据,那我可要回去了。”说罢,央子气冲冲的要走,却被大和拦了下来。博士继续说道:“刚才我有说过的吧,你是为了寻找某样东西才回到这里来的。央子小姐,今天的温度挺高啊,为什么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不把外套脱下来呢,是不能脱,还是你真的不热呢?”

  “我……”央子这时候已经哑口无言。

  这时由衣便上前准备脱下她的外套,“失礼了。”央子挣扎了一下,但还是被脱了下来,这时众人发现,她把原来的衬衫反过来穿了,前面的领口向内翻去,从正面看就像是穿着长袖一般,更令人吃惊的是背后衬衫上从上往下数的第二个纽扣却不见了。

  柯南看到这一幕,知道他的推理果然没有错,继续说道:“你想找的,恐怕就是那枚纽扣吧,应该是在被害人倒下的瞬间从你身上扯下来的吧,但是现场却并没有找到那枚纽扣,所以我估计,只是检查一下死者的胃,应该就能找到那一枚沾有你指纹的纽扣才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