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案发现场,随着时间一点点逝去,已经开始不安分起来。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老爸可是自杀啊,我们所有人都是亲眼所见,你一个无关人来掺和什么?”丸见对他喝道。

  “你们是看到了,可是没有看清呢。”

  “警官大人,究竟要让我们等到什么时候?爸爸刚刚过世,我真的很想静一静。”奈奈子一面抽泣一面说。

  眼前这一幕使刚回来的柯南呆滞了,刚刚那是什么情况?这个人究竟……他看见柯南,微微扬起嘴角,看来差不多了呢。

  柯南一看表,已经3点了,心想着莫非是自己迷糊了。

  “小鬼,你又到哪里去了?”小五郎好不生气地问。

  “啊,叔叔,你过来一点,我有话要跟你说哦。”

  “嗯?什么啊?”小五郎弯下腰,柯南打开手表,将麻醉针对准小五郎的脖子射了出去。

  “啊咧咧……”小五郎顿时一阵晕眩,连转几圈之后,便一屁股坐下靠在了门沿上,柯南也趁势跑到了小五郎的身后,将蝴蝶结变声器调成了小五郎的声音。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沉睡的小五郎吗?”正义先生身为毛利侦探的粉丝,这一回也能亲眼所见了。

  “啊,毛利先生,您要开始推理秀了吗?”高木刑警惊呼了起来。

  “没错,今晚就让我毛利小五郎来解开这起杀人事件的真相吧。”

  “杀人事件!”众人齐呼。

  “喂,毛利老弟你一开始可是打包票地跟我说这是自杀诶。而且你们不是也亲眼看见荣介先生倒下的吗?”暮目警官问。

  “对,我们的确只是看见荣介先生倒下而已,但其实,荣介先生在这之前其实就遇害了。”

  “这……这是真的吗,毛利老弟?”

  “嗯,没错,凶手再进入荣介先生的房间后,趁荣介先生不备时将他杀害,然后再伪装成自杀的样子,最好的证据就是死者背后的血迹,如果是刚自杀就倒下的话,血迹不可能一下子就向下流这么多。”

  暮目警官问一旁的高木:“高木,打电话确认一下。”

  “怎么会……”丸见先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居然真的是遭人杀害。

  “那毛利先生,凶手呢,凶手到底是谁?”次郎先生的话语颤抖着,但难以掩盖心中的愤懑。

  “杀害荣介先生的凶手,就是你,奈奈子小姐,之所以不用上吊的手法其实就是因为,以你的力量根本不能将体格健壮的荣介先生伪装成上吊自杀的样子。”

  惊!众人齐刷刷地看向原本在一旁不停抽泣的奈奈子。

  “毛…毛利先生,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可能杀死爸爸呢?”

  “各位,现在就让我来解释一下这次的手法吧,大家可以发现,尸体的位置很特殊,与门、窗在同一条直线上对吧,凶手把原来粘有血迹的衣服处理掉之后,用事先准备好的钓鱼线在窗与门上系上活结,把荣介先生扶起来以坐的方式靠在上面,接着将门以一定的角度敞开,从竖向用钓鱼线在整个门上绕一个圈后,将线通到天花板上用透明胶带固定住,一直到最后那扇窗户后,在最后一端绑上重物,将其置放在冰块上,放在窗沿的外侧。

  这些动作大概是你在不穿拖鞋的情况下完成的,为了不引起我们的注意,之后只要等冰块融化后,重物掉落拉动钓鱼线,利用门的棱角割断线后,整根钓鱼线就会随着重物一同沉入海底,并且门也会因为惯性而重重地关上。”

  “可是毛利先生,我们可都是听到父亲的喊叫啊。”次郎先生为奈奈子辩解道。

  5U看正^版x7章i节H上酷v-匠3网b

  “那是原先录好的,将录音机与重物绑在一起,设定好时间就可以了,现在这个天气,冰块融化不需要太久的时间,所以误差也不会很大。这么做也是为了让我们尽快赶到现场,故意到我们房间来也是为了让我们给她作最有力的不在场证明。我把门打开的时候,拉开系在窗上的活结,荣介先生也就因为没有支撑力而到了下来,当我们被眼前这一幕震慑时,你再趁机回收钓鱼线,等我们不注意的时候顺手丢下悬崖。当然这个手法必须把时间以及钓鱼线的粗细掌握得非常恰当,想必之前的一个月已经练习了很多次了吧。”

  麻衣小姐很惊讶地说:“原来之前的事,都是小姐做的?”

  “够了,毛利先生,刚刚那些不过是你的推测而已,就算那个手法真的能成功,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就是我做的呢!”奈奈子冲着小五郎大喊。

  这一回是说到了重点,证据应该都已经沉入大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才对,原本柯南想用事实的真相来感化她,但之前那句话又回荡在了他的耳边。

  「证据的话,就在那个人外套的左口袋中。」

  “证据的话,就在你外套的左口袋中。”

  奈奈子表情似乎有些变化,随即将口袋中的物品取出。“你是说这块手帕吗,我刚刚只是用它来擦过眼泪而已,请问毛利先生,这就能定我的罪吗?”

  柯南一听到手帕,顿时像有一道闪电经过大脑,原来如此,就是手帕啊,所以那个时候她才会……

  “在我们赶去荣介先生的房间之前,你先用手帕擦拭了窗沿上因为冰块融化形成的水,那就应该也擦到了,沾染在钓鱼线上的荣介先生的血才对。”

  “原来如此,有血的钓鱼线划过窗沿的时候,血也留在了窗沿上。”兰与在场的所有人瞬间明白了。

  暮目警官走到奈奈子的跟前说:“可以把这块手帕交给我们化验一下吗?”

  “呵呵。”奈奈子干笑了两声,“没想到还是没有算到这一点上。”

  “奈奈子,真的是你把老爸给……为什么啊,老爸不是最疼你了吗?”

  “疼我?估计只是对我有所愧疚罢了,没错,就是我杀了那个杀死我亲生母亲男人。”

  “亲生母亲?”

  “妈妈以前就跟我说,我的血型和爸爸一样是AB型,半年前,我在无意间在爸爸的病例单上看见,爸爸的血型分明是O型,O型血和B型血怎么可能会生出AB型血的我,我当时就去找他问个明白,他那个时候喝得烂醉,亲口说:'你当然不是你妈妈生的,是我在外面和别的女人搞出来的,最后还是我杀了她呢。'你们不会知道我当时是什么心情,我通过他的出差记录一步一步查到了函馆,果然和他说的一样,他杀了我的母亲后,才把我夺了过来,目的就是为了要抹去他的这一段历史,所以我要他在今天,我母亲的祭日,让他赎罪!”

  “怎么会这样……”小兰呆滞地看着奈奈子。

  “我可以猜测你在杀害荣介先生时,捂住了他的嘴,但是,以他一个成年男子的力量,要挣脱应该并不困难才对,大概荣介先生并不是挣脱不开,而是不想挣脱吧。”

  奈奈子感到有些奇怪,问道:“毛利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奈奈子小姐,虽然我是个局外人,但有些事我还是要说,你可能并不知道,在客厅的地板下,有一个落地保险柜,而密码就是今天的日期,里面放着的只有一本二十年前的日记和一封信,柯南。”

  “好。”柯南从拿着日记和信,交给暮目警官,立刻回到了小五郎身后。

  “二十年前的今天,你的父亲在日记上写到,时隔三年,再度回到函馆,昔日的伊人早已不在,只留下一个才满两岁的女孩,你的父亲为了弥补当年的遗憾,决定把你带回来抚养长大,我想,他会说自己杀了她,恐怕也是因为内心的愧疚吧。另外的那封信,是他写给你的,暮目警官,就请你读一下吧。”

  暮目清了清嗓子,对着信念道:“奈奈子,对不起,这么多年一直把你蒙在鼓里,谢谢你陪我度过这二十年,能有你在我身边,真的好高兴,但我终究还是负了你们母女,如果我的死,真能平复你内心的愤怒,那我也死而无憾了。”

  “难道,他,早就知道了?”奈奈子此刻的表情似是凝固了,接着便“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其实,我和次郎都知道你是老爸从外面带回来的,一直没有告诉你,真的很抱歉。”之后,这个案子也在无尽的痛苦声中,结束了。

  柯南松了一口气后,回过神来,奇怪,那个人怎么不见了。柯南立马冲了出去,就在第二个走廊的拐角,撞见了那个似乎是在等着他的人。

  “你,你是谁?”柯南首先发问。

  “不愧是被称为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是吧,工藤新一。”

  「什么!我的真实身份,居然被这个人……」

  “很意外是吗,我说过的吧,我是来找人的,放心,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说完转身便走。

  柯南按下腰带上的按钮,将射出的足球一脚朝他踢去,却不想他转身右手向上一抬,轻松地接住,足球在他的手中旋转了几秒后,终于停了下来,滚落到了地上。

  红色的眼珠,漆黑的瞳孔,三个连环的勾玉围绕着瞳孔,这双可怕的眼睛完全出现在了柯南面前,微微上扬的嘴角更让他感到一阵刺骨的寒冷。

  “力度还可以。”他说着,便头也不回地消失在柯南的视线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