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一个少年拿着一块精致的手表,可少年却皱着眉头。“妈的,就这破表能值一百八?那可是我好几天的工资啊,在遇到那个老头一点要找他算账。”傲龙啸暗暗想着。

  “西星村,到了,下车的旅客请您拿好物品,从后门下车”

  傲龙啸站了起来,朝后门走去。

  下了车,傲龙啸看着前面一片泥房,轻车熟路的朝其中一个房屋走去。

  “张婶,近些天可好啊?”

  “呀,龙啸回来啦,近些天挺好的”

  “王大爷,咳嗽好点没?”

  “咳,咳咳,是龙啸啊,老毛病咯”

  傲龙啸一路热情的和别人打着招呼,村子不大,傲龙啸很快便走到了一个泥房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哥,你回来啦?有没有给我带好吃的?”刚进门,傲龙啸便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给,小馋猫”傲龙啸说着拿出一根棒棒糖,递给了妹妹傲琴雪。

  “哈哈,就知道哥哥最好了”说完,傲琴雪在傲龙啸脸上亲了一口,拿着棒棒糖跑回了屋里,傲龙啸看着八岁的妹妹,眼里满是宠爱“龙啸,这次回家在家待几天啊?”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紧接着,傲琴雪推着坐着轮椅的母亲刘春走了出来。

  “三天吧,妈,给你这个月的工资”说完,傲龙啸从口袋拿出九百块钱,递给了母亲。

  本来应该一千多的,但被骗花180买了手表,就剩这些了,傲龙啸想起这些就火大。傲龙啸的工作是飞星科技公司的一名保安,包吃包住,月工资一千二,对他来说也算是不错的工作了。

  刘春从九百块钱里抽出一张,递给了傲龙啸“龙啸,给,留着急用,万一有什么事没钱到时候做难”

  “不用了妈,我身上还有,把钱留着让妹妹好好上学,别让他像我一样”

  “哎,要不是当年那场车祸,让你你爸走的这么早,我腿还留下了毛病,你就不用这么累了”刘春说着快要掉下泪来。

  “妈,您不要这么说,我的工作不累的”说着把傲母刘春的眼泪擦掉。但自己心里却也很不是滋味,自己发誓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可到现在还没做到。

  3天时间很快过去,傲龙啸站在飞星科技公司二楼楼梯口,穿着保安统一制服,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就在这时“都别动,谁动谁死”一个粗狂的声音传了出来,紧接着走出四个带着黑色头套的大汉,四人拿着枪,其中一个大汉还拿着你个黑色牛皮袋,很明显是要抢劫。

  人群很快乱了起来,“砰”为首的大汉超上开了一枪,人群全都安静下来,还有的躲在角落瑟瑟发抖。

  “老四,动手”为首大汉说到。

  拿着黑色牛皮袋的大汉走到收银台前,二话不说便开始往牛皮袋里装钱。大约装到一半的时候,外面警声大作,“撤”,为首的大汉说了一声,四个人举着枪朝着傲龙啸所在的二楼楼梯口走来。

  为首大汉拿枪指着傲龙啸,“跟我走”然后对着另外三个大汉说道:“没有个人质怎么行?”

  傲龙啸走在最前面,后脑顶着一把手枪,四个大汉跟着傲龙啸身后,走出了飞星科技公司。

  外面已经被警察包围,“让我们走”说着把手枪往傲龙啸后脑上又顶了顶。

  “把枪放下”一个中年警官摆了摆手,后面的警察齐齐放下了枪。

  “走”为首大汉一声冷哼,带着傲龙啸向外面一个不起眼的无牌破轿车走去。

  √1酷¤1匠网_首发

  等他们上了车,中年警官对旁边一个警察说:“跟着他们,要保证人质的安全”

  刘赫脸色阴沉,自己刚刚升职中队长,就遇到这种事,一定要抓到他们,不然自己的威信一定会大大降低。

  “老二,开车”大汉说道车子缓缓发动,为首大汉对傲龙啸说道“小子,要怪就怪自己倒霉,谁让你在那上班,飞星科技公司算个***,得罪了我们墨紫科技公司,照样得玩完”

  傲龙啸此时才没心情去管什么墨紫科技公司呢,他此时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前几天被骗,今天上班有遇到歹徒,还偏偏找了自己做人质,是不是这坏事都让自己赶上了?

  警车的声音从后面响起,大汉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架在傲龙啸脖子上,“不要试图反抗”然后打开车窗,对着身后的警车打起来。

  “砰、砰”两声枪响,身后警车车胎用应声而爆。堵住了后面一辆警车,而后面又有警车追了过来,“砰、砰”

  又是两声枪响,但这次爆胎的不是警车而是大汉所在的破面包。

  傲龙啸此时心里这个郁闷啊,我他妈就安安心心上个班招谁惹谁了?

  破面包停了下来,大汉拿着匕首架在傲龙啸脖子上走了出去,另外三个大汉也都拿着手枪走了出去,为首大汉对着警察说“都他妈的给老子别动”说着,匕首往傲龙啸脖子上轻轻划了一下,傲龙啸只觉得脖子一凉,一丝鲜血缓缓流了下来。

  大汉慢慢向一辆警车走去,正是中年警官刘赫的车,经过刘赫身边的时候,刘赫动了,猛的抓住了大汉拿手枪的手,往后一拧,此时傲龙啸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用手往上一挡,本该要了傲龙啸的一刀,划在了傲龙啸手臂上,与此同时“砰、砰、砰”三声闷响,另三个大汉已被狙击枪爆头,为首大汉匕首往后一刺,“砰”又是一声枪响,大汉握着匕首的手腕被打穿,一个警察拿着枪对着大汉,刘赫很快将大汉制服,押上警车,看到这一幕的傲龙啸长长呼了一口气,同时感到手臂上钻心的疼。

  十分钟后,傲龙啸回到员工宿舍,看了一下伤口,血还在流着,马上就流到手表上了,傲龙啸走到桌子旁,拉开抽屉找出绷带,坐到床上,刚要往伤口上缠绷带,忽然听到一个女声从脑海里想起“叮,滴血认主,自动分析宿主资料”便晕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暗黑小九说:

这是小九第一次写小说,小九会坚持写下去的,你们的支持就是小九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