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第一次踏进隔壁家的房门,禁不住好奇地四下打量。这间公寓果然比我们家大了不是一点半点,宽敞的客厅中沙发、茶几、电视柜、什么都布置的高雅大方,高档的背投电视和组合音响一应俱全,一看就颇符合汤生的商务需求。更难得的是这个客厅的布局竟然别具匠心,空间利用得极尽合理。不像普通有钱人家的大客厅突显着空荡荡的奢华,这个客厅中有许多设计别致的边柜、角柜,还有小巧的酒柜和吧台,把有限的空间分割成不同的功能区,却没有丝毫的拥挤凌乱感,大气中透着精致,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讲究。再看看这满屋的灯具,都是讲求设计感的精品,配合着高大的落地窗上挂着的纱帘和窗帘,以及沙发、地毯和台布的颜色,沉稳中透着清爽,无论从哪个角度,都配合得无可挑剔。

  ,x更3新6最.快上_i酷'{匠网\

  荣生见我迟迟不落座,帮我拉开椅子说:“谢谢你忙了这么多菜,这阵子晚饭就过来大家一起吃吧。”我见远生坐在桌旁也没有反对的话,心想那倒也好,在这吃饭可比我家环境好多了。

  一边吃饭一边仍旧打量着漂亮的客厅,禁不住说:“本来我还纳闷你们丢出来的家具摆设那么好,干嘛都不要了。现在看到这布置算是明白了,真是增一分则太多,这屋子漂亮得无可挑剔!”

  荣生说:“这个房子比我们之前住的小了不少,只好按着这边的格局重新设计,旧的东西很多就用不上了。”

  我心说这也太讲究了,搬个屋就要重新设计一次,要是我肯定把旧的搬过来,差不多就行了呗。不禁又问道:“你们怎么想起搬到这个老房子,和我们公用厨房肯定嫌不方便吧?”

  荣生神色暗了暗,“我上次参与一个建筑竞标,前期准备投了很多钱,可能还是方案不够成熟吧,没有能够胜出,所以搬家节省点儿开支。”

  我忆起上次在门口偷听到他们的对话,心想小美人儿这么点年纪就打算参与建筑竞标,不赔钱才怪呢,汤生的钱不知被他挥霍了多少。但这些腹诽却不敢说出口,不然远生又要批评我处处针对荣生。却听远生就着话题和他聊起竞标的事,两个人一路探讨着关于建筑设计的艺术特征,越聊越深入。

  远生对于所有和艺术相关的领域都愿意了解,因为他总是说,所有艺术门类其实都是相通的,无非表达的手段有所不同罢了,就像无论是作曲还是写小说,他并不认为根本上有所区别,关键还在于作者的意志究竟属于云层上还是云层下。能窥见云层上圣境的艺术家屈指可数,而大多数的人无非最终成为各个领域的匠人罢了。

  从荣生的谈话中,显而易见他也是这条理论的坚定信奉者,他们一路说着又聊到海德格尔的艺术哲学,竟然难得地投契。我能看出远生眼中闪动着璀璨的光芒,也能看到荣生频频点头时脸上的激情。两个人显然把吃饭和我都丢在脑后了,沉浸在艺术的圣境中不可自拔。

  我不敢惊扰这伟大的交流,吃了饭,收拾了桌子,又去厨房准备了水果和茶点。人家大老爷府上打麻将需要个伺候局儿的,我家王子和人聊天显然我就充当这个角色。不过也好,难得远生不把目光锁定在我身上,吃饱饭不被催着写作的机会可不多,于是问荣生,我可不可以在房里四处看看。荣生显然根本没听我在说什么,眼都没朝我看一眼,只说你随便看。

  汤生家一百多平的格局,是个两室一厅,我看见其中一个房间竟然没有装门,不禁踱着步走进去瞧瞧。

  结果我被这房间里的奇景彻底惊呆了:不同于大厅里的豪华体面,这屋里称得上大件家具的只有一张工作台和一个能歪倒休息的小塌,除此之外,全是一层层的架子和充满格子的书柜,无数用玻璃罩子保护得干干净净模型的小世界充满了架子和书柜上的全部空间。

  我几乎瞪大了眼睛仔细看这一个个小世界——每个都必定有一个主体建筑:有日本的神庙,印度的泰姬陵,欧洲的古堡,中国的庭院,东南亚的雨林屋,甚至还有很多历史和传说中才出现的建筑,比如秦始皇陵、希腊神庙、玛雅部落以及诸如虚拟世界的钢铁建筑、魔法城堡和童话洞穴……凡有实体参照的建筑,必定还原得丝毫不差;而属于想象的部分,则极尽所能,把梦想中才有的建筑结构用这些小型的材料拼建稳妥。除了建筑外,每一个小世界里还有配合建筑而模拟的环境背景,山川河流、树木鸟兽,骑士兵团,卡通战将,每一个都制作得惟妙惟肖,充满了神奇的色彩!

  我惊讶地一个个驻足观望,心想这可比商店里那些什么乐高玩具、芭比娃娃的家之类的厉害多了,这么多好看的小东西,怎么收集配齐的啊!就算能买得到,得花多少心思才能做成啊!

  一路惊讶地看过来,发现最靠近工作台的一层,还有很多只搭建了主题建筑,没进行润色加工的半成品,都是结构非常复杂的教堂、歌剧院和形形色色现代化办公楼、住宅。工作台上除了电脑外,果然还堆放了一摞摞的图纸,以及无数小块的建材和各种工具。如此看来,这些虚幻的小世界,真的是一个个自己设计制作出来的。一看那细密复杂的搭建构成,再微缩成这个大小,天啊,根本想象不出什么人才能拥有这样的细致和耐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