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到来,远生的大学开始放寒假了。可惜寒假不像暑假那么舒服地放三个月,而是只有短短的二十几天。尽管这样,寄居在这个城市的大多数中国留学生,还是不惜远涉重洋,奔回祖国和家人一起过春节。

  不得不承认,在异国度过的所有节日中,春节是最难熬的一个,那种独在异乡为异客的痛苦,会突显得淋漓尽致。尤其是我,来奥地利快一年了,却无法回国一次,或者说,因为没有合法的身份,可能永远,我都无法离开这个国家回去看看家人。

  远生当然体谅我的痛苦,小心规避这个话题的同时,自动放弃自己回国探亲的可能性,我们都默契地选择忽略寒假和过节的话题,尽量把每一天过得从容平淡。

  酷◇7匠网?%永久)v免)费看l小说@o

  “伊伊,周末你不用打工的话,我带你去购物吧,家教的钱刚发,给你买几件新衣服去。”

  他这样主动提议,大概是察觉我最近因为想家略略低落的情绪,却着实让我感动了半天。每天柴米油盐的,超市是逛吐了,真正的商店却基本没怎么进过。偶尔上下班经过MariahilferStraße,只能橱窗Shopping一下过过眼瘾。

  “老公,我们去哪逛街啊?”

  远生望着我一脸期待,笑笑说:“维也纳附近有个叫Parndorf的小镇,是个著名的Outlet,虽然离城里有点远,但是百余家商店集中在那儿,一天都逛不完。”

  “潘村我知道,我们餐馆那一堆人没事就去淘名牌,说大牌都卖的白菜价,我还真想去看看啥样呢。”

  于是我兴奋的计划起周末的出行计划,心想就算不买啥东西,能彻底放松一天和远生离开这个城市出去走走也不错。

  好不容易盼到周六,我俩坐着火车折腾了两个钟头才终于找到了这个大名鼎鼎的购物小镇。

  放眼望去,一家一家的名品打折店琳琅满目。除了衣服的品牌,糖果、化妆品、鞋帽、箱包、首饰、家居品,各种欧洲知名品牌都设有分店,连我俩这种不太逛街的人也认得出其中的很多Logo。维也纳人和周边的东欧人看来也都挺喜欢来这里大采买,千百辆私家汽车把偌大的停车场装得满满的。

  我兴高采烈地拉着远生一家一家逛过去,那些聚集了最高人气的店铺都是像Gucci,Prada,Armani,Bally,Burberry这样的大牌,一些远道来旅游的有钱同胞似乎对能以折扣价买下这样的奢侈品牌而非常兴奋,时不时就能听到熟悉的汉语。

  我看了看那些包包和眼镜的价格,朝远生伸伸舌头,打个五折都要几百上千欧,这类东西真不是我俩这个阶级能消费的。为了避免自虐,我俩逛进了一些相对价廉物美的实用品牌店,像是Nike、Adidas这类的运动品牌,花个十几二十欧,还是能买到不错的衣裤。几家鞋店也不错,西班牙或者意大利产的皮鞋,虽然没啥名气,但质量上乘,也在五十欧上下就能搞定。

  我俩悠悠逛逛,东家试试西家瞧瞧,还能一路挽着手聊聊小说,心情大好,竟然不知不觉就是一天。

  远生没给自己买东西,我倒是收获了一条长裙,一件羽绒服,两条运动裤和一双皮靴。虽然没买什么了不起的大牌,但这么奢侈一次性花费三、四百欧买衣服,来奥地利以后却还是第一次。

  看着远生脸上已略有疲态,冬季的白天很短,才五点钟竟然天就黑了。我建议说吃点东西我们就回去,毕竟坐火车还要很久。可看看镇上屈指可数的两家快餐店,又贵人又多,远生皱皱眉,说还是撑到家再吃吧。而且原本计划买的高压锅还没看见,鉴于我屡次抱怨我家的厨具和汤生家的水平相差太远,远生坚持说既然来了还是看看,能买就买一个。

  正这时,却看见迎面过来一人,手里提着很多奢侈大牌的纸袋,我刚要感叹这人可真有钱,一抬头,竟然正是汤生。

  汤生看到我俩显然也很意外,“你们怎么也来了?”

  我把手里几个大众品牌的纸袋往身后缩了缩,露出痴笑,“呵呵,我俩没来过这边,趁着周六来逛逛。荣生呢?”

  “他没过来,跟导师看设计图纸去了,我过来帮他买几件衣服。”

  我禁不住又看看他手里的纸袋,全是那几个最贵的时尚品牌,小美人儿真是找了个好老公,一个学生就穿得这么奢侈。不过想想平时他俩的着装,那份精致高雅的确是需要重金打造的。

  汤生听说我要买高压锅,很热心地陪我们找到那家德国的名牌厨具店,“这家店我经常来逛,今天他们打折力度蛮大,你要买还是很划算。”

  我一看那价格,不愧是世界顶级厨具品牌,一个锅打完折还要近两百块,看了远生一眼,碍于汤生在场,却不好意思把“好贵”两字说出口。远生显然比我更要面子,利索地掏出卡结账走人。

  我一提那装着锅的大盒子,精钢打造的正品,重量就是普通锅的好多倍,汤生看我们两个已经提了不少袋子,就从我手中接过高压锅盒子,“我的车就在前面,一起回去吧,免得你们坐火车辛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