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们家狭小的客厅比起汤生家那边不知道小了几倍,桌椅用具也肯定不止寒酸一星半点,但这顿相熟宴的效果显然还算不错。至少从汤生和荣生两个人的表情上,看不出他们对我们有任何的抵触或者轻视,让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安稳着陆。

  初次相识,我并不敢过于放肆在席间打探太多,但很肯定的一点,他们的关系正如我心里揣测的那样,并且对于这份感情,他俩并没有表现得太过避讳,反而处理得自然大方,让我们也放心不少。

  晚饭结束后,荣生央远生弹奏一曲,我则低头收拾桌子,到厨房洗刷碗筷。汤生帮着我一起忙,没有像那两个大爷一样,吃完不管。

  作为女主人,我对于汤生的善意感到很不好意思,让客人帮忙收拾总归是不大礼貌的。但是汤生却说:“平时做习惯了,这些事情很简单的,没什么。”

  他十分擅长做家务,不仅细心,而且相当精于统筹,将时间安排得很巧妙。

  “平时我收拾厨房要好久,也不及你用这么少的时间做得好,标准的好丈夫。”我不禁赞叹。

  “这些都是小事情。我回到欧洲工作之前,也在台湾的银行做过。台资企业苛刻是出名的,上司经常要求我们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很多事情,不求过程,只要结果。所以,我会为了节省时间而用心优化做事的程序。”

  “所以你这投行高管哪是普通人能随便当上的呢!远生也会对自己的做事实效很关注。当然,他的目的都是为了能够最大限度节省时间搞创作,所以做任事前脑子里都会转好每一件事的每一个细节,想到如何衔接才能以最高的效率达成结果,我就没他这个能耐。”

  “他的确是一个很优秀的人。”

  “你也很优秀啊。”

  汤生仅报以浅浅一笑,然后就归于沉默。

  晚上荣生竟然在我们这边流连到很晚,看来他和远生之前在MSN上,关于艺术的探讨已经很深入了,根本不用像世俗人一样,花费很长的时间来彼此攀谈熟识。估计就像远生说的,他们的灵魂早就很熟了。

  汤生因为要处理公事,很早就回去了。

  我略微收拾了一下房间后,便进屋准备休息。躺在床上直直腰对于忙碌一天的我来说太重要了。这时,远生的声音突然从客厅传过来,“伊伊,你干嘛呢?”

  我连忙从床上跳起来回话说:“我正准备换一下衣服,然后写小说。”哼,远生明明和荣生聊艺术聊得入神,怎么一只眼睛还不忘跟踪我,想偷一点儿懒都不行,这种人!只好从房间里走出来,拿着电脑开始写作。

  远生正在和荣生说起柴可夫斯基和梅克夫人之间的逸事。我的神经也被远生生动的讲述吸引着,打字的手不禁停下来了。

  “……柴可夫斯基一生并未和梅克夫人真正见面交流过,他们两人之间靠着1200多封的书信往来维持了一生超越友谊的情感。这种超越,怎么说呢,没有情誓,亦无许诺,注入给彼此生命难以抑制的激情,又默契地恪守了肉体的界限。也许这就是真正意义的精神吸引。

  梅克夫人仅仅从柴可夫斯基的作品中就能断定他是一个伟大的艺术缔造者,于是她用一个女人的全部——圣洁的资助、诗意的护佑和宗教般的爱情,支持她所崇拜的英雄。从某种程度上,柴可夫斯基的伟大作品应该算是他与梅克夫人共同完成的。

  那个时代,人与人之间常常能够实践跨越现实生活,将灵魂赤诚相对的感情,在这个过程中抒发理想,碰撞爱情,洗涤灵魂,升华境界,彼此激励人生。但是今天,碍于整个社会沦于现实,纵然有一个精神追求者敢于在世人面前坚持信仰,不放弃对真爱的追求,人们也会以己度人,对于那种纯净和真诚不屑一顾。错过也就罢了,往往还会去曲解和中伤……”

  远生低垂着头,单手在琴键上划出一组流畅地叹息着的音符。

  “你特别希望世上还有能守住梦想,跨越表象和你达到共鸣的人吧?”荣生问。

  “精神的世界是冰冷而孤独的,哪怕得一个人,能够在冰雪中相拥取暖,甚至互相舔血,都足以支持前进的步履。”

  O更新wK最快◎上酷匠ZO网

  “这真的是很冷酷又很温暖的画面,并且,是很奢侈的梦想。”荣生像是看到一幅图画般,目光注视着眼前的虚空,却闪烁着向往的光芒。

  远生抬头看着他,半晌,轻轻一笑:“是很奢侈。精神追求者是被神诅咒的,孤独是他们的结局。”

  “如果已经预见结局,都会有人敢于继续吗?”

  “至少我会继续……”

  我远远注视着远生的样子。每当他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我都觉得他周身散发着无穷的魅力,看上去好美。那种精神之光,能够投射到听者的心里,让人忍不住想要为他做点什么,或者像他一样可以怀揣一个伟大的梦想。

  然而,虽然远生愿意对别人坦诚自己的追求和遭遇的乏力,希望一万个听者中终于有一个人会读懂他,真正走进他丰富的情感和博大的内心世界,但始终没有这样一个人出现。我有点想过去阻止远生和眼前这个小美人儿聊这些话题,搞不好,他在不久的将来又会因为发现他也是不过是一介凡夫俗子而失望。远生的每根神经都异常敏感纤细,就算被一个不相干的人曲解一下,他都会很受伤,因为他会把这种伤害上升到对他整个人生理想的否定。

  但我又岂有资格帮他屏蔽别人?这么多年来,听他的自我剖白最多的是我,曲解和伤害他最多的人也是我。他和我的交流会出现多次重复,往往是因为我没有在第一时间内真正接收到他的意思。作为伴侣,远生不能漠视那些误解横亘在我们之间阻碍爱情的高度,他一次次地耐心消解——但这种消解又是何其困难,它实质上是两个不相似的灵魂相遇的搏斗。但远生惧怕承认我们灵魂的不相似性,因为那等于从终极上否定了他爱我的可能性。于是,他必须征服我这个和他不能够匹配的灵魂。

  可一旦这种搏斗发生得过于频繁,就会非常致命地影响两个人在现实生活中的关系——可能会因为我被同化而越来越紧密,也可能会一下子造成了我非理性地全盘崩溃。我常常会在和远生进行争吵时想到要放弃我们之间感情,但是,一旦最终理解了,我就会越发地爱他,离不开他,想要寄生在他的精神世界中,永远不要出来。

  有时我也在想,如果他真的遇见和自己很像的人,是不是就不用这么费力,是不是会幸福很多?他要的那个梅克夫人,我做得到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