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好厨房,我经过隔壁门前,悄悄地听了一下里面有什么声音。

  “其实我们没有必要搬家,要不是现在的金融环境不大好,我那些基金和股票也可以兑换现金,何至于到搬家的程度?再说,下个月总部那边还会发我一部分业务奖金,损失的钱也就回来了,你干嘛一定要坚持呢。”一个温和而低沉的男声传了出来。

  “这次竞标失败是我的责任,造成的经济损失不能都让你来承担。你不让我去打工,那我能做的只有节约一些开支了,我们13区那个房子本来也太大了,没必要,换个小一点儿的住处能节省很多,我不想总花你那么多钱。”一个清隽而略显急切的声音很快地回答。

  d$酷.匠;6网a唯S一正版x0,0i其Hq他GS都/是"盗i版f

  “说的什么话,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好好完成学业就行,经济的事由我来操心,住这种房子太委屈你了。”

  “你别总是这么说,我又不是小孩子,该承担的责任就要承担。总之搬都搬了,你就不要再提了。这栋房子也没什么不好,安静,我不觉得差。”他语气隐约透着些许懊恼,像是在闹情绪,透过门板都能感受到。

  我正犹豫着要什么时候敲门打断他们的谈话比较恰当,门竟然开了。中国脸出现在我的面前。他脸上的表情仍是那副春风化雨的恬淡,根本看不出刚刚和爱人闹别扭后的不悦。

  所幸他并没有注意到我刚才的偷听行为,仅仅用那温和而低沉的声音问我:“小姐,请问你有事吗?”

  “哦……那个……我,”我不知怎地特别紧张,脑子一片空白。他看着我发窘的样子,很是过意不去,“你是不是需要我帮什么忙?”

  “那个……是这样的,我和远,就是我的Partner,明天晚上想邀请你们俩个过来一起吃火锅,我家里有珍藏。”我终于镇定下来,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

  “珍藏?”

  “就是标准的鸳鸯火锅和纯正的麻辣火锅调料。”我用很期待的眼神看着他,也不知道这个台湾人喜不喜欢像大陆人那样吃涮羊肉,就冒然在这里献宝卖乖,真是有些唐突。

  “好啊,那我们要不要带点东西过去?”从客厅里传来了小美人儿的声音,然后就看到他走到门前,和我微笑对视,“我姓荣,远应该和你提过吧。他是汤生。”他说着转头看汤生,“反正明天晚上我们也没什么安排,不如过去热闹热闹。”

  汤生看上去有点儿勉强,但显然不想违抗荣生的兴致,就连声对我道谢。

  “那就明晚七点钟喽。”

  回到家里,远生正写着曲子,漫不经心地问我:“他们答应了?”

  “嗯,答应了,明天晚上七点过来。原来小美人儿姓荣,你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

  “你也没问过我啊。那中国脸叫什么?”

  “荣生叫他汤生。我也没详细问。我在外人面前很腼腆的好不好,哪里会问三问四的。”

  “你还腼腆啊?你这会儿肯定满脑子的八卦,恨不得把人家祖宗八代都盘问清楚呢,色妞妞。”远生笑着打趣我,我朝他瞪了一眼,就忙不迭地去翻箱子。

  来奥地利的时候,远生叮嘱我一定要多带些中国调料过来。他到国外以后,最念念不忘的就是国内的麻辣火锅。奥地利这边的中国火锅店又不地道又贵,穷留学生去吃一顿还是挺伤筋动骨的,于是我就自带了一个标准的鸳鸯锅,底料蘸料也备了不少。哪知道羊肉片、豆腐、竹笋、青菜这类火锅原料,只有中国超市才有卖,价格仍旧贵得惊心动魄,因此我们虽然有装备,可自从我来到这的八、九个月里,我们俩吃火锅的次数屈指可数。

  “他俩倒是很有口福,刚搬过来就享用咱家的珍藏宝贝。”远生停下手中的笔看着我翻箱拿出的各种调料,酸溜溜地说。

  “咱家小狮子护食的本性又露出来了。人家不是给了我们好多实惠嘛,别舍不得啦。”

  “伊伊,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太不潇洒,对于金钱竟然变得这么在意。你也知道这里的情况,想在获得彻底的名望和地位之前靠艺术赚钱,真是很难的事。打工浪费掉我很多宝贵时间,没有足够的时间用在探索、创作上,仅靠着学校里的学习,就算顺利毕业了也只能是一个平庸的人。艺术的世界里没有平庸,不能成功就意味着贫穷。这样下去,真是一个可悲的恶性循环。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的矛盾亘古不变,是每个艺术家都要面对的困境。”

  我却无心理会远生所说的困境,只是望着我的那些珍藏发呆。这些明明很普通的调料因为上过飞机就变成我们的贵重家私了。

  “我不知道世人是否理解鲁迅笔下的后羿,他用射日的巨弓去射乌鸦麻雀来给嫦娥充饥,隐喻的大概就是我刚才说的意思吧。”

  我终于回过神,看着他怅惘的样子,不禁说:“那我连嫦娥都不是,你给予我的更加不只是乌鸦肉炸酱面那么简单,难道不是很委屈?”

  远生略略叹了口气:“你既然理解我的苦处,多帮我节约点儿时间才是正事。有的时候,我也希望你能够成为一个大女人替我撑起一片天,让我能沉下心搞创作,可惜你世俗方面的能力又过于柔弱。”

  “所以也不知道你当初是怎么想的,找个小妞儿当伴侣还不如找个大款,免除你世俗方面的所有困扰多好。汤生那个样,看起来就是业界精英,说不定荣生就是图着他的经济能力呢。”

  “你不要胡乱揣测别人。在我这里,精神共鸣在爱情中占有多重要的地位你又不是不知道,说什么找大款来怄我!赶紧去写小说吧,都拖欠多少天了。”

  可是关于明天火锅Party的计划一直占据着我的心绪。我很抗拒打开电脑写远生老早之前就交待给我的小说构思,但是看到他那样辛苦地伏案,又为自己不想帮忙而懊恼。对于远生来说,创作灵感简直就是毒品,他白天上课打工辛苦得直不起个儿,晚上回来又被毒品刺激着不肯早点儿休息。我知道唯一能够让他放心去睡觉的方法就是我替他多分担一些,但是我既怯懦于自己的能力,又实在不想过于为难自己,所以常常是讲讲后羿这样的故事来表明一下我对他的理解,然后眼睁睁看着远生独自辛苦。

  我知道自己是一个懒女人,但是谁让我是女人呢?管好家务对于我这个从小也算生活娇惯的女孩子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真的很好奇汤生和荣生生活在一起的状态,会不会也有很多难题?他们两个之间的家务活儿由谁来做,家由谁来养呢?

  我对于火锅Party的神思终于又被远生抓获了。

  他无力地提醒我:“伊伊,拜托你想想小说,火锅的事明天再准备也来得及,不值得耗费时间在这种事情上。”

  勉强陪他熬到半夜,远生的曲子已经完成了好几章,但我的整理工作根本没怎么动,远生拜托我一定要抱住的那些灵感宝宝和一个个生动的故事细节,经过我这个不怎么样的记录员两天的磨蹭,早已失去了鲜活的生命力。我的整个精神一直都锁定在“像汤生那样优雅的男人是如何吃饭的”这种白痴问题上。

  也许,是我属肉的一面又跳出来,对抗着远生种在我体内的灵性。我甚至不愿意让自己真的做一个迎合他心意的好女人,因为在那个对自己都无比严酷的人面前,前进是无止境的,为了要和他共创伟业,仅仅能追到维也纳并不算什么,以后的路更长更艰辛。我封住他的口让他无法提要求的最好办法,就是尽情表现女人的软弱和无能为力。我总在对自己说,能够追到奥地利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要再逼自己。

  远生照例睡得很晚,他看我十分疲倦,终于放我去睡觉了。

  明天早点起床给他做早饭作为补偿好了,我自我宽慰着,安心地睡了,也不知道远生是几点进房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