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路走一路聊,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眨眼就过去了。电梯中,我兴奋地说起今天白天在餐馆中的一幕。

  “老公,今天在餐馆,一个小白脸差点引起骚乱,要是真惊动警察,保不准我现在就不会站在你面前了!快,亲亲人家,劫后余生之吻。”

  “什么小白脸,有这么大的威力?”

  “你可不知道,那个小美人儿长得可美了,被一群东欧人动手动脚,领头的猪男还说Dukannstmichmal。”

  “什么意思?”

  “你也不明白啊?估计那个小美人儿当时也没听懂,否则肯定得气疯了。DukannstmichmalamArschlecken!意思是你可以舔我的屁股,恶心吧?”

  我正眉飞色舞地转述着猪男们的猥琐,冷不防电梯门一开,故事里的主角小美人儿竟然就出现在我们的走廊里!我登时噎住,磕磕巴巴,一个字也说不完全。

  远生也惊讶地顿在那儿,因为那个小美人正在用钥匙开我们隔壁的门——原来,他和那个中国脸住在一起。更尴尬的是,他因为听到我的大嗓门,正在用寒冰的目光望着我,那架势恨不得杀了我。

  我低眉顺目地看着自己的脚尖,灰溜溜地从他身边走过,开门回屋,却听到远生在门外说:“怎么你也住在这里……”

  远生好像没和他多说,很快也进屋来了。像往常一样,竟然摊开纸笔坐到钢琴前就准备写曲子,完全没有想发表任何议论的平静。

  我看他一副淡定的样子,哪里憋得住一肚子的八卦,凑过来说:“老公,他是不是就是你之前在新年音乐会上遇到的那个人啊?”

  远生点点头,“你怎么知道?”

  我一听立马来劲,得意道:“佩服我吧,我今天在餐馆看到他时就猜到了,他受伤的眼神,一看就知道有一个高冷的灵魂。我当时就猜出来估计是你提起过的那个人。我容易吗我,识人善认的本领大大提高了吧,这都能猜对,牛不?”

  远生朝我笑了笑,没有继续话题,伏在钢琴上又是一副准备开写的样子。

  我的八卦心态远远没有得到满足,不甘心地追问:“你不是后来在网上常和他交谈吗?MSN上那个夜里和你说话的不是他吗?怎么你竟然连他要搬到咱们隔壁都不知道?还有还有,他竟然和那个台湾男人同居,那他们岂不是……”

  “伊伊,别人家的事你总那么兴奋干嘛?我和你一样,一分钟前才知道他是我们邻居这件事。我和他的灵魂很熟,但是,很抱歉,我对他的生活细节一无所知。你赶紧去做饭,别打扰我,我还想赶在吃饭前把刚才哼给你的调子理出来呢。”言毕也不理我,专心伏案写他的曲子。

  “搞不懂,啥都不知道,那你们深夜里嘀嘀嘀的都聊什么了……”我嘟囔着去做饭,才想到昨天一早搬家公司来的那会儿,的确听到两个男人的声音,原来就是他和那个中国脸啊。猛然忆起,当初在超市里就看到中国脸和一个男人十指相扣,那道锐利的目光不就和刚才杀我的眼神同出一人嘛!

  D酷*匠9+网永久g免费D看☆(小V‘说Wr

  “老公,既然大家都认识,为什么不请他们过来吃个便饭?”晚饭时,我向远生建议,“邻居刚搬过来,又都是中国人,也不知道以后要相处多久呢,我们应该搞好关系。”

  “行啊,周末的时候约他们一起吃火锅吧。”

  “今天才周一,要等好几天。择日不如撞日,就明天好了,我下班后去中超买一些菜和肉回来,你放学就自己回家好了。”

  “嗯,也好。”

  “那吃完饭我去隔壁说一声。我还不知道小美人儿和中国脸姓甚名谁呢。”

  “你看看,这会儿就开始犯花痴病了不是。”

  “切,谁犯花痴病了。我去洗碗了,丢你一个人在这里听。”

  “听什么?”远生不得要领地问。

  “你不就是喜欢听人家做爱时激情四射的嘿咻声嘛,我们两家就隔一面薄片墙,以后有得你听了。那个小美人儿肯定是个标准的同性恋,要不哪家女孩儿能配上他那副美貌?看他那目不斜视的骄傲样,就知道他是少女杀手,但从不摧花了。”

  “少扯淡,你又什么都知道了。你刚才在电梯上学猪男那么说人家,等到他来吃饭的时候,肯定尴尬得不得了。”

  “嘿嘿,有什么关系,大家同道中人,更要打破僵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