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9:伊伊,好大的眼袋!昨天晚上做什么坏事了

  怀揣着温暖的触动,走进尚未营业的餐馆。老板和老板娘已经来了,两人正在做营业前的清点。

  “伊伊,好大的眼袋,昨天晚上做什么坏事了?”老板娘对我眨着眼睛。

  “嘿嘿。”我不好意思地对她笑笑。

  s酷$6匠)网%v永V久1F免费`Z看X#小"h说

  我从来不跟他们描述我和老公的私生活,乐得他们认为我就是一个追着老公黑在维也纳的傻姑娘。反正被同情总好过被讨厌。

  将近中午的时候,我看见餐馆里靠东南角的餐桌前坐了一个长相很精致的华人。他也就是我这个年纪,清瘦,个子只是中等,但是容貌着实出众,穿着淡色的外套,显得很洋气,看样子还是个学生。我偷偷盯着他的脸瞧了很久,心想最近维也纳帅哥爆棚了,怎么总遇到英俊的华人。

  他旁边坐了一桌大概是东欧人,一个个邋里邋遢,说话也很吵嚷,吃相极不文雅。其中有一个身材肥硕的大胡子男人,和我一样盯了他好久,终于忍不住端着盘子走过他背后去夹菜,却故意把咸猪手放在他的后腰上摸了一把,显然是和他那桌的一群下流坯子合计好了,几个人又吹口哨又拍桌子哈哈大笑。

  那个眼角斜飞,长着一双桃花眼的美丽男人一下子站起身,精致的脸上溢满愤怒,寒冰般的目光狠狠瞪着那个大胡子猪男。无奈猪男对他那种杀人的目光毫不理会,仗着身高的优势,竟然还搂了搂他的肩膀,抛出一个猥琐下流的笑容。

  小美人儿急了,挥手挣脱他的纠缠,端起桌上的食盘就打算搬座位。哪知被那桌的一个东欧人故意伸脚一拌,身子一下失去了平衡,饭都打翻在地,人正好摔进那个猪男怀里。

  “Dukannstmichmal!”猪男恶意在他耳边说了这么一句。此言一出,一桌下流人都肆无忌惮地猥琐大笑,吸引得旁边好几桌人也都回过头来。

  然而在这个人与人之间都戴着客气的面具却从不拉近距离的社会中,对于这样的事,却没有好打抱不平的愿意出头。而在这个餐馆里就餐的大多数中国人,虽然眼见同胞受辱,却已经养成了作为社会边缘人的心态,能不惹事生非最好。因此,虽然很多人都在用眼睛的余光偷看这一幕,却个个选择明哲保身置身事外。

  小美人儿估计德文也不好,对这种下流话显然不知道如何应对。一个人无力地面对这么多头粗壮的公猪,除了生气说什么也是枉然。

  我在心里默默地替小美人儿哀悼了一番,谁让他长了一张连女人也要嫉妒的脸呢。来维也纳这么久了,从来还没听说过有哪个中国女人被老外调戏,因为比起他这副容貌,基本都算长得抱歉。要不是长得太招风惹眼,他何至于在最热闹的餐馆被人当众侮辱。

  这幕戏的终篇是小美人儿丢下一个愤怒的眼神,饭也没吃完就气冲冲地结账离去。我看到他目光中那种高傲自尊被践踏的痛苦时,刹那间浮现出一种联想,这个男人该不会就是远生说起的那个像他一样的人吧?

  “还好没有打起来。”老板娘紧张了半天,终于喘了一口气,一扭脸却突然发现我也在全程看好戏,禁不住用责骂的目光瞪过来,“伊伊,这么忙的时段你又偷懒,还不赶紧干活去!”

  我心中对小美人儿那点儿同情刹那间烟消云散,暗中把小白脸诅咒了九九八十一回,这个家伙被调戏,害得我站在餐台后原地行注目礼至少十分钟,又被老板娘逮个正着。

  下午,在校门口等着远生出来,碰巧遇到远生的朋友兼同乡飘忽宇。说他飘忽是因为他明明没有近视眼,却照样看不清路上的人。我主动跟他打招呼,他却像是刚从梦里醒过来。

  “伊伊。”他扫了我一眼就失去了目光的焦点。

  听远生说,这已经算他对一般人最高的礼遇了。问题是,他这“一般人”界定得也太宽泛了,认定了谁都是俗人,唯有他独自清醒着似的。

  我才懒得和他多说话,原地不动,继续等远生出来。飘忽宇同学则继续他的深沉,飘忽着错身走远了。

  这时远生出来了,站在我正前方对我露出大大的笑容。我一步三颠儿地跑到他面前,从他的手中接过书包背在自己肩上。

  “我今天又在理论课上想到了好多音符……”远生迫不及待地把他在课堂上的灵感哼给我听。他德语不好,上大课时几乎不听老师在讲什么经,只是一个人沉浸在艺术的冥想中,然后放学路上靠着对我的讲授把思路整理清晰,以保证晚饭一结束就能最快时间动笔。我能做的就是分享和记录,偶尔加入讨论,提一些小小的建议。

  “老公,你今天上课没困吗?昨天睡那么晚。”

  “没有,精神得很,哪像那个飘忽宇,总是鸡啄米似的垂着头睡觉。”

  “我刚才看到他了,飘忽依旧。怎么,不是自命不凡的大艺术家吗,就这个样子?”

  “那是,人家可清高了,天天嘲笑我这种俗人不理解他那一腔才情呢。”

  “哈哈,他那个样儿竟然也配说我老公不懂艺术?”

  “那是,他哪能瞧得起我这种一下课就忙着去打工的俗人啊。”

  “哼,有钱的话谁愿意把时间花在打工上!”

  “他说他昨晚上心情低落,一小时内刷了2000欧元购物,就发泄出来了。想想我们每天都会因为几块钱而算计,人家就这么不把钱当回事,唉。”

  “这年头伪艺术家还真多,像他这种人,天天拿钱买文凭,拿钱撒气,还好意思标榜自己是搞艺术的?”

  “真正懂艺术,能窥见云层上圣境的人有几个?实权部门局长的公子,指望他去理解我这样天天点灯熬油的创作状态?他的理论就是钱最庸俗,所以他要狠狠把钱花出去,像我这样卖艺术换臭钱的,当然庸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