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离开学生宿舍搬往新公寓的那天早上,一向坚定的远生竟犹豫起到底要不要从分租的小房子搬走。

  “伊伊,我们还是暂时凑合凑合吧。现在这样也并非绝对不能熬,语言是我们俩个最好的保护伞,这里懂汉语的不多,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说话。”

  “可是,我们没有浴缸,没有安静的环境。再说那么大的竞争压力,你没琴练怎么行,天天跑去琴房预约位置,你那身体也吃不消。别犹豫了,就这样决定了,我会努力赚钱的。”我拿着已经打好的行李包就走。

  “我不想你太辛苦,我会因为你的牺牲而不安的,伊伊。”

  “可是我爱你啊,有爱还有什么可怕的!”

  他看着我好半天没说话,大概是考虑着要不要说出许多的顾虑,但终于没有开口。

  搬到新公寓后,我们的生活终于有了点而样子。

  这栋老房子里的幽静让我俩过上了向往已久的世外生活。靠近维也纳森林的14区基本算是维也纳的郊区,愿意住在这边的新移民非常少,因此城西的这几个区基本都是传统的奥地利人生活区。那些喜欢扎堆生活的华人和留学生们基本不会踏足这边,平日里远生的同学或认识的朋友们组织聚会吃饭打牌这些活动,也懒得大老远地叫上我俩。因此,我们基本没有社交活动,附近的几条街上也鲜少遇到中国人的影子。

  对于这种离群索居的生活状态我们倒是不介意,反而乐得这份无人打扰的宁静。

  新家的预付款和租房押金几乎用掉了远生来奥地利以后攒下的所有钱,仅剩不多的余款又买下一架老旧的立式二手钢琴,于是我终于欣慰地看到远生可以足不出户完成他的练习和创作,节省了奔波在外的时间全身心铺在艺术上,大多数时光,我看到的都是他伏在钢琴边的身影。

  而我,基本靠打工挑起了生活的重担。白天,我们能碰面的时间很少,他要上课,我要工作。而晚上和休息日,也经常遇到他去打工而我要加班的情况。更何况家务本身也是个重担,应付远生的洁癖,同步老太太对整栋房子保持优雅的要求,都要花费我的时间。所以不管我们怎么整合优化,真正能用在我俩探讨精神世界的时间还是十分有限,基本集中在吃晚饭的时间构思聊天,夜里的时光伏案创作。

  我可以偷懒的时光则有赖于打工时放空走神,一个人站在大厨房做饭时发发呆,或者借口写小说时躲在床上悄悄看小说。

  辗转于各个打工场所,应付日常生活的琐事,让我对这座城市很快熟悉起来,大大超过了比我先来半年的远生。闭着眼睛我也能准确背出五条地铁线的站名,哪个商店超市有打折货之类的情报更是逃不出我的掌握。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德语水平也是突飞猛进。没出国之前就上过半年的强化班打下了语法的基础,来了之后,每天应付餐馆的客人,买东西、接洽房东等等琐事都让我的口语表达和词汇积累日新月异。

  而远生的情况却恰恰相反,这个艺术殿堂的骄傲王子显然没有办法建立起完全与世隔绝的城堡,跌落凡尘生活时总显得有些狼狈。

  !d酷/《匠\网;√正版n1首发}

  某天我刚刚从外面回来,看见他极其痛苦地做在钢琴旁听着手里的Mp3。看见我进门,依旧情绪低落,也没有和我打招呼,不符合他一贯的风格。

  “老公,你怎么了?”

  “没什么,德语……”

  “上课的时候出问题了?”

  他懊恼地看着我,叹息道:“你也是知道的,这么长时间以来我都不是靠听课来完成学业的。可是,总这样下去也不行啊。”

  “第二外语习得本身就是一件耗费时间的事情,你把全副心血都放在演奏和创作上了,学不好外语也很正常啊。”

  “可是,这很妨碍我和他人交流。来这里一年多了,我都不能真正实现一次和导师的深入交流,我心里有多少东西,他根本就不能知道。我忍受不了这种失语的状态,我需要表达。”

  “你不是每天都在和我说话吗?再说演奏和创作本身就是你最好的表达方式呀。”

  “那不一样。我不能永远在聋哑的情况下靠着领悟力去过活,也不能只和艺术殿堂里那些死去的人交流!我真的好孤独,好郁闷。而且我要完成的那些伟大理想,也不允许我仅仅作一个阁楼艺术家。”

  “那么,你去找个朋友唱唱跳跳发泄发泄吧。或者你去找一个说德语的奥地利帅哥美女跟着他们练语言,我没意见。”

  “废话,我要是懂得发泄早就好了,像你,有事没事都一大堆情绪,随时找个理由就给自己发泄。我只要一想到发泄根本就不能解决问题,到头还要面对,就连砸个东西的欲望也没有了,活活能窝囊死。”

  “你这样总是憋在家里也不行啊。不练习说德语,永远都学不会。”

  “我就是没你语言能力强,我就是说不好德语。你不要跟我了,你走吧。我不配做你的老公。”

  看着他委屈地垂着头,不禁很是心疼。我知道他必然会说这样的话,因为在国内补习德语的时候他就经常这样说。这样一个坚强自信的人,一对着德语就歇菜。

  “老公,我是自打一开始就知道你语言方面是弱项,但这并不妨碍我爱你啊。很多人都是因为思维逻辑能力强,就造成语言习得的困难。因为语言本身是对语音进行记忆的东西,并不需要逻辑分析。”

  “你的意思是说,学语言的过程是海绵吸水,而我习惯的思考方式是蜘蛛结网?”

  “老公,你看你这不是轻易就总结清楚了嘛,所以你就别愁了!真的不是你能力差,也不是为你开脱才这么说,当初我语言学一门专业课中就专门讨论过这个问题。人和人不一样,你没必要强求。”

  “可我就是不想让自己有任何一方面欠缺。难道因为音乐上的造诣高就能容忍自己其他方面的不足吗?我还是不够优秀啊……”

  远生连续好几晚都没有舒展过眉头,撑在那里看书,听录音,不喝水,也不吃东西,就是干熬。我知道他是在惩罚自己的“不优秀”。

  可是,信仰艺术的人,如果不能在生活上洒脱和放纵,放下一些其他层面的优秀,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但谁又敢去打破远生的完美主义呢?尤其是我这种经常给自己做不成的事找理由的没操守的人。我只要一想到他经常一脸严肃地教育我说:“你没有做好事情,不要告诉我原因,只说结果,结果是你失败了,再曲折的理由也不成立”,就立刻丧失了劝他的欲望,乖乖逃到另一个房间,不想理会他的苦难了。

  有几次,我起夜的时候能看到远生坐在黑暗里,他的MSN频频发出轻微的响声,在沉寂中,只有那屏幕上一点微弱的光亮。不知道是谁靠着这轻微的光亮传给他一丝慰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