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2:他确信我将会再一次离开他,重新跌入凡尘

  在认识远生之前的大学时光,我有过好几任男朋友,每一任都相处或长或短的一段时间,每一个男人都不是一种类型。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想找一个什么样的爱人,想建立一段怎样的关系,只是单纯地挥霍着青春,在情感的漩涡里飘摇打转,被相爱的浪漫和失恋的打击重复地纠缠撕扯,直至体无完肤,化成海中的泡沫。

  在片体鳞伤那最黑暗的一段时光,我遇到远生。听着他的琴声,渐渐愈合精神的创伤。喜欢他坐而论道,喜欢他双眼望进我心底,滤去深藏在那里的每一寸苦闷……从来没有哪一个人能够这样认真地对待我,倾听我,超然于事件本身,从一个更高的层面疏导我,在我无助的生命里投洒下一道光芒。

  于是我全身心地敞开自己,急切地寻求他的救赎,渴望他给予更多,在这个过程中发现这份依赖早已化作解不开的浓情……

  我没想到远生会接纳我的感情。直到确立关系很久以后,我依然觉得自己对他的理解并不够深入,尤其是在慢慢相处过程中,意识到他优秀得可怕,对于他选择我,愿意带着我一起生活不禁产生了巨大的怀疑。

  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感到既快乐又紧张——快乐于他无穷的创造力,被他永动机一样的奋斗精神感染着,便觉得梦的彼岸就在前方,只要朝着光芒,努力奔跑,很快就会到达理想的境地,那种每天睁开眼睛都充满希望的感受,让我变得充实、勇敢;然而,也正是因为他的努力,使得作为身边人的我时刻觉得有压力,心里紧张着,生怕自己不够优秀,不够勤奋,才华和毅力都不堪与他相配。

  这种情感上需求不对等的关系,让我惶惶而不可终日。既然远生能给予我的东西大大超出我能带给他的,既然他是一个不需要任何人从旁辅助也有本事实现理想的人,那我的存在之于他究竟有什么意义呢?相较于其他女人,我在他心里到底有没有不可替代性?

  每当这种消极的想法上来的时候,我就变得自暴自弃,总是不顾后果地任这种坏情绪流溢。明知道远生并没有做错什么,却总是忍不住做一些故意让他生气的事,以此来逼迫他反复确认我的重要性,甚至明知道某些举动会给敏感的他带来莫大的伤害,却还是放任自己做出伤害二人关系的事,甚至因为怕他离开我而率先选择离开他。

  分手的话由我嘴里说出来至少有两次。我总是在和他分手后又主动要求复合,因为每次分开我都觉得丧失了生命的支撑,纵然身边不乏陪伴,却无可遏抑地思念远生,因为其他男人根本无法代替他给予我灵魂层面的观照。每天聊着一些无营养的话题,让我腻烦不已,便迫切地想要再次回归他的怀抱。

  对于我这样的反复无常,远生显得无可奈何。每一次,他都会忍痛原谅我,再次费心地给我讲道理。然后我就觉得这一次是真的理解他了,爱他已经到了终极程度,再也不能言变了,可不久后,又重新彻底地伤害了他。

  一个对待爱情清醒透彻的人却遭遇一个情绪化、鲁莽处理感情的人,注定会受伤害。远生认为这种伤害是必然而且终极的,没有逃脱的可能。我两次的背叛也让他更加确信我在某一天会因为某种莫名其妙的理由,离开他重新沉睡到俗人的世界中,更何况,在我到达维也纳之后,那些“莫名其妙”的可能性已经转化成为很实际的生活考验。

  最新I`章^P节HX上◎(酷-匠Rl网

  “没有遇到我,你会怎样?”一次次,远生问我,又像是在自问。

  “我将永远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属肉的人。”

  “把你从人堆儿里捞出来,抚平你心灵中的千疮百孔,耗费了我多少心力多少情感?这种付出是一种生命的流逝,所以如果再次失去你,就等于在切割我的生命。我无法承受和容忍这种失去,你到底明不明白?”

  我努力地点点头。

  但他却像没有得到过我的答复般忧虑依旧。

  我清楚,本质上的我和本质上的他并不匹配,即便是经过他的救赎,我在他心中也不能算一个属灵的个体,依然不够清醒,依然比较放荡,依然像是在对所有男人犯花痴,随时准备跌入沉睡。哪怕我公然背叛家庭同他私奔,哪怕我断掉所有后路随他走到维也纳,还是不能打消他从心底深处对我们情感关系稳定性的质疑。

  可我到底该怎么安抚他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