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之间的性爱从频率上来讲在年轻恋人中肯定无法达标,缺乏狂欢式的放浪,却充满情趣和温情;并非瞬间铺天盖地如涨潮般汹涌,却绵长好似山岚浮云般轻柔而神秘。说轻柔是因为远生身体真的不好,体能有限,那种普通男女间借助激烈的高频运动所达到的快感在我们之间实现起来略有困难。但因由他强大的人性洞悉力和精神笼罩力,能不断开发我内心深处潜藏的欲望,抓住那些最不易察觉的细小需求,所以还是最大限度地弥补了我们在身体交流方面的遗憾。

  和他之间,我不需要隐藏什么禁忌,口无遮拦的毛病被越宠越厉,在床上,什么赤裸没羞没臊的话都说得自然而然,用他的话说,和一个思想者在一起的优势之一,就是我拥有把所有私密的幻想化作现实的权力。

  而这其中最让我欲罢不能的环节,还是亲身演绎我们共同编写的那一出出的时代各异,人物性格迥然不同的故事。借助他天生的编导能力,我便化身成无数身份不同的人物,穿越历史也好,颠倒性别也罢,那一幕幕原本只存在于想象中的生活,被我们角色扮演,借助不同的身份,体验不同的“性趣”。每当那些隐秘而诱人的情境牵动着心底热望的红潮将我湮灭时,我都感到无限幸福。

  有时候我甚至非常理解普通人婚姻关系的瓦解,没有远生那个广袤无边的精神世界,普通的生活中,任谁又能翻新出多少种性爱模式?肯定很快就了无乐趣,彼此腻烦了。而在他和我之间,虽然很少能以纯粹的肉体发泄得到满足,但作为女人,心理的感受往往更胜于身体的感受。从这个意义上,我还是非常珍惜和远生之间的性爱关系。

  当然,不可否认的,对于我和他的这种关系我也并非全无顾虑。因为我并不确定远生是否如我一样,能够从这种事上,获得身体的喜悦。作为主导和进攻的那一方,我看得出他更多时候只是在努力地满足我、取悦我。但由于他拒绝我们互换角色,也似乎并不十分愿意让我触碰他的身体,所以我们在性关系上并不对等,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一点都不了解他的身体和他的需要。

  对这种境况,远生并没抱怨过什么,每当我提出这方面质疑,他都说,看着我因为他而达到巅峰,便是一种最大的愉悦。但我始终怀疑,难道他精神的高度完全抵消了肉体的欲望?难道他对灵肉合一的境界没有向往?

  躺在他的怀里,享受着身心高潮过后的余韵,我往往很快就能入睡。但是远生从来没有因为我在他身边而睡得踏实。他总是在思考,哪怕在梦中也会轻轻蹙紧眉头,用清醒来淬炼自己,不肯稍事沉醉。

  我会在睡梦中清晰地感觉到他把我滑出手臂的头重新放回他的手臂上,用他的小脸紧紧地贴着我的大脑壳。那应该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吧,梦中的远生依然能很熟练地做这个动作,让睡意正浓的我,依然可以感受到他的爱。

  醒来的时候,我的额头不出意料地收到他的吻。他哼哼唧唧地让我给他揉肩捶背,温柔地像个小狮子,我便笑着骑在他身上拍打他的屁股。

  小狮子是可爱的,和痛苦地孤独着的雄狮完全不一样。

  }{酷…#匠'{网d正版n^首发

  “伊伊”,他时而想起来就会很严肃地对我说:“如果未来的生活很苦,超出你的想象范畴;如果在这里的生活不如意,尤其是物质贫乏到你前所未有的局面时,你会不会很现实地爱上能在生活中帮你的其他男人?”

  “不会啊。”

  “怎么不会?我觉得你始终都是喜欢那些世俗中的男人的。”

  “你怎么突然对自己没有信心了?你自己不是也常说,爱上你的人再也不可能爱其他人吗?”

  “我对自己很有信心,是因为对自己的付出很自信,我确信没有人再能给你像我这样的爱情。但是,我对你没有信心,因为我无法确定你究竟想要什么。相伴一生岂是说说那么容易,你恐怕会因为一时的冲动或者心摇神荡就忘了后果,辜负我。你很会耍无赖,大不了说一句‘我就是个一般的女人,就是对不起你了,你还能要我怎样’。是啊,我能要你怎样,只要你这么一句话,就能瞬间勾销一切的承诺和我所有的心血。我只能不去想,想多了便会感觉很害怕。”

  远生说这样的话,不像平时一样只凭借他强大的理性推理分析得出。因为在国内的时候,我们的确曾经分手过两次,而且每次都是我提出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