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掉冷了的洗澡水,我收拾了浴室,回到小客厅时,才发现远生竟然在简易桌板上摆上几道看起来很可口的中式菜肴,还开了一瓶香槟酒。看着我的眼神,依旧是难得的温柔。

  “老公,哪弄来的好吃的?”

  “刚才音乐会结束,本来有招待宴的,我没去吃,主办方很热情,非让我拿了酒和几道菜回来。”

  “招待宴你怎么不去,给他们弹琴,吃顿饭还不是应该的,再说你不是一直嫌弃我的厨艺,好不容易能吃顿像样的中餐,浪费机会啊?”

  “我是那么没良心的人吗?怎么可能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过年?”远生说着把香槟倒在我俩仅有的一对马克杯中递给我,轻轻与我碰了杯,“伊伊,谢谢你!谢谢你在我身边和我过年。眼下没有能力让你过上更好的日子,我很歉疚。但相信我,以后每个新年我们都会在一起,都会过得更好。总有一天,我要让你骄傲于你的选择,比其他女人都过得幸福!”

  此时窗外有稀稀拉拉的烟花冲向天空,我知道新年到了,望着他那双比烟花还灿烂的眸中深情款款,这一年中所经历的苦累和艰难似乎都找到了依托。与他对饮杯中酒,却学不会他那种正经的方式表达感情,只好举重若轻地露出招牌傻笑,“老公,你这么说人家都不好意思了。你不是说过,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难于并行吗,像莫扎特那样,在精神世界里是个巨人,在世俗中却连生存都堪忧。所以我没想过要你给我什么物质享受,寄宿在你的精神世界里,我就很幸福了。”

  远生闻言摇头苦笑,“要做一个老公,仅仅给女人精神供养是不够的,这点我很清楚。所以才很努力地作曲,写我们的小说,也是希望有朝一日能用它们换来我们的好生活。只是拿精神食粮换物质财富不是容易的事情,需要你给我信任,给我时间。”

  我努力点头,扑过去坐在他身上献上一个口水大吻,不想他因为聊到物质生活而产生挫败感,干脆岔开话题,“今天华人新年音乐会有没有什么水平之上的表演?”

  “还不就是那样子,几个团体和所谓杰出华人的年度总结,互相吹捧,艺术不过是无谓的帮衬罢了。不过,我遇到一个人,在表演后到观众席听其它作品时,他正好坐在我旁边。”

  “哦,又是哪国的超级帅哥还是长着瘦小面颊的东方佳丽啊?”

  “什么啊,我看人又不是只看长相。”

  “是啊,不是只看长相,还要挑剔身材嘛,最好是纤细玲珑,雪肤皓齿,清纯静雅,再配上精致的五官,还要有许多层眼皮的那种灵动的桃花眼,反正和你长得差不多就对了,纯粹一个自恋狂,看到长得美的人就迈不动步。”我适时揭穿他的好色本性。

  z酷f匠:u网唯D一_~正vA版,其YH他都/~是盗D版|@

  “你还来劲了啊,既然这么了解我的喜好,为啥你就没照我的标准长,偏偏一身风骚媚骨,还长个团团脸呢?”他说着,还故意使劲往横里捏我的脸。

  “讨厌!讨厌!你懂不懂欣赏啊,我这是性感,到你嘴里就成了风骚了,就知道捡着难听的说,哼!瞧瞧人家这身段,这么挺的胸,这么翘的屁股,还有这绝顶大长腿,你敢说你不喜欢?不就是脸型稍微圆了点,还不都是你天天往横里拉的!总捡着人家的痛脚踩,还敢嫌弃我,看我不收拾你!”我尖声叫起来,使出杀手锏去挠他的痒。

  他哪里是我的对手,几下就被挠得失去还手之力,痛苦地笑翻在地上。我难得抓住个整治他的机会,岂肯罢休,手上不停,又捡着空挡在他小脸上狠命咬上几口,直挠得他跪地求饶才算罢了。

  “哎呀,后半夜了,房东老太太要起床骂人了,别闹别闹,酒都洒了一地……”远生止住我的进攻,努力把我收紧在怀里,两人都疯得一头汗,好不容易才消停下来。却听他延续了之前的话题,一脸感慨地说:“他是一个犀利而有智慧的男人。”

  “有没有你智慧?”我漫不经心地问。

  “应该说,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好像遇见了另一个自己。”

  从他逐渐沉静的语气里听不出丝毫玩笑的意味,我不禁认真起来。一个很像远生的人吗?记得远生曾经不止一次说过,他最想要的对象就是一个和自己很像的人。这个无论从外表还是内在都超级自恋的人,不会哪天真看上一个男人吧?

  远生却不知我心中所虑,自顾自描画他那场意外的邂逅,“我们在音乐会上一直交谈,真的,我都觉得不可思议,几乎在那一刻忘了我们才刚相识。散场了我们还在雪地里站着聊了一个小时……”

  他很感叹地说了很多关于和那个男人如何引为知己的话,我一句也没接,只是闷头吃饭喝酒。直到远生觉得自己说得很没劲,才站起身开始收拾桌上的残羹冷菜,“行了,和你说了你也不明白,哦,差点忘了,他是一个长得很美很乖的男人。”

  见他故意露出一脸陶醉状,我不满意地嘟着嘴说,“多美多乖啊?你看谁都乖。你就喜欢看男人,喜欢看漂亮的男人!”

  “看看,我就知道,一说非精神的东西你才来劲。吃醋了吧,呵呵,我还喜欢看你的屁股啊,来,赶紧上床去抱抱。”他立即笑嘻嘻地对我说。

  “我很奇怪,为什么艺术家在形而上的思考之后能够马上切换到下半身的情欲。今天你和他说了一箩筐有深度的话,这会儿又马上和我调情,你的脑子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我用手狠狠点了一下他的脑门。

  “你说,他也和你一样面责人过,一样不屑世俗吗?”我把自己舒服地放在床上,背抵着他的身体。

  “怎么听你这话里有话啊?我哪里又面责人过了?你是嫌我天天面责你过吧?”

  “对啊,新的一年了,你不能老批评我。”

  “你要不是缺乏主观能动性,我干嘛老批评你?对于那个人,我不了解他很多,但猜的到他一定也是这样的人。伊伊,你信不信,每次遇到一个新人,我都能瞬间辨认出他的灵魂。他的灵魂,清晰地在我的世界跳动。”

  我模糊地听着,闭上眼睛对他说:“我明天还要早起,咱们早点睡吧。”

  “这就睡了?还说抱抱,你倒是让我抱抱啊,每次都是这样,说不了几句话又睡了。”

  “可是,可是,人家新年第一天是要上班的呀。奥国人都休息,也就中餐馆的老板黑心,管他什么节不节日的,根本不放人,尤其是我这种打黑工的,收入最少,又不敢讨价还价,要是再迟到被老板克扣一下,基本上就等于白干了。睡不好觉,天天顶着两个重重的黑眼圈,老板说我一天魂不守舍的,好像夜里干什么坏事去了。天知道,我只是抱抱你,然后用精神做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