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生原本还是蛮喜欢西餐的。在国内的时候,他经常会带我去西餐厅,除了美食本身,我们更贪图那宁静而优雅的就餐氛围。但是来到欧洲,尤其是奥地利这种物价很高的富强小国,反倒失了旧有的浪漫和从容的生活方式。留学生经济上的拮据,使得去老外的西餐厅吃上一顿显得分外奢侈,即使吃,由于经济上的算计,也缺了应有的淡定,再带上我这种需要靠打黑工度日的人,更无心浪漫。

  至于中餐馆,先不说做得有多么难吃,千万种中华美食,变种到欧洲就成了炒饭、炒面、炸鸡翅、炸虾片、煎饺子、煎荷包蛋外加酱油调味的酸辣汤和不新鲜的西米露,再不就是不中不日的寿司和酱汤。即使这样,我们去吃一顿,还是很心疼。

  于是,一切寄托都终结于我们这小小的蜗居。他像小孩子般磨了我好几次,想我能为他多学做几样入口的中国菜,我却只勉强学会了一些最简单的菜肴,而且由于原料的稀缺和调料的昂贵,我们的日常生活还是以简易西餐为主。

  早已经记不得过去坐在环境优雅的西餐馆和远生享受烛光晚餐时的味道,我只知道如今某些食物,成了最容易做也最廉价的东西,并且由于没有精心讲究地调味,几乎已经成了我们日日吃,天天吃,吃到反胃的噩梦,例如意大利面。

  摆好盘碟叫他吃饭,照例得三请四请。好不容易看他放下手中曲谱,却又端起昨天才写完的小说片断细细审视了一番,终于慢吞吞地在饭食旁落座。

  “我的大爷,半个小时前就喊饿的人是谁来着,都饿疯了还不快点儿过来吃。”

  “我把昨天写的片断和你追加的部分都看了一遍,这样吃饭的时候我们就能抓紧时间讨论了。你写的新情节基本符合我的想法,只是男主人公的心态拿捏还有些问题……”

  远生完全不像是在钢琴前忙了整个下午的人,全副心思已经转换到小说上了。可怜他盘子里的面,虽然难吃了点儿,却也是一天下来赖以为生的主餐啊,怎么搞得像是无关紧要的佐谈茶点。

  我大口嚼着面条,不断提醒他赶快吃,心里着实害怕他这样连吃饭时间都在让大脑高速旋转的作法极伤身体,却知道苦劝也是无用功。

  这些年来,远生一直坚持着文学创作,这是他最喜欢的消遣方式。

  当初喜欢上他,并不知道他的专业是音乐,还以为他就是个文艺青年呢。我想着,凭他在文坛上光华初露,配我这个科班中文系毕业的小资女,也算是门当户对。谁知在一起后,才发现原来写作只是他表达智慧的方式之一。一直以来,所谓我们合写的小说,主要靠他在构思,我这个妄称科班的却只是当当跟班——羞得我好久都不敢正视这个问题,总是想着这样的自己根本配不上他,也许早晚会被甩掉。

  反倒是他,常常帮我建立信心,肯定我在文学方面的才能,鼓励我一定要把梦想坚持下去。于是我们开始尝试合写长篇小说。说实话,我喜欢看小说,偶尔也动手写写小文章,但说到构思一部长篇巨制,把写作当做一件严肃的事情来对待,就显得有些胆怯。而远生就从他的音乐上转移了更多心血在我们的小说上,仿佛这是我们之间的一个独特的场,我会更自在,也更容易触摸到他的精神之境。

  只是,虽然有了兴趣,也收获了满满的鼓励,但当爱好变作事业,成为每天每天必做的功课,我就显得没有长性和毅力,渐渐竟成了他拉着我走的局面。来维也纳以后,我白天都外出打工,没有时间和他讨论写作,只有吃早、晚饭时才有相对整块的时间,使他不得不利用这仅有的一点儿空闲,跟我谈论小说的进度。

  “伊伊,眼下我俩的小说,算是进入一个瓶颈期,我希望你能在关键时候多用点儿心。文学创作的难点,并不在于凭借一时创意和冲动的开头,而是遇到障碍时能够坚持和突破,不然,一部部作品最后无非是落得有始无终的结果。我自己经历过几回这样的失败,才不想我们共同的心血也付诸谈笑。拜托你稍微主动一点儿,别像个没事儿人似的。有空就往故事要表达的思想性上多想一些,让情节铺排得更有逻辑。你有女性化的独特视角,我们正好能做到互补。若是完全依靠我一个人的构思,岂不失去了我们合作的意义?”

  我对他的耐心劝导没有反应,只是低着头,用叉子胡乱挑着通心粉。他对我的态度有些着恼,却强忍着继续说:“不说道理,我们来聊聊具体的。你接下去打算写什么情节?刚才做饭时,有没有把今天要写的内容进行一个大致的安排?”

  “光是做饭,都容易出错,哪有时间构思?”

  “那你把现在想到的跟我讨论讨论也行。”他挑起一根面条,食不甘味地吃着,“这段故事主人公的情感的确比较乱,需要咱们花时间梳理清楚,才能继续编织合理的情节。按你的想法,秦公子会怎样面对他对赵姬这种欲罢不能的感情?”

  {(酷◎匠网2V永|久免nm费看\小C%说n

  我不吱声,只是低头吃着面。心想,我怎么知道这种手握江山的男人是怎么想的。

  “我觉得,以他的性格来看……”见我不肯积极动脑,他便停下手中的叉子,接着前面的断章讲下去。而我,边吃边听他帮我分析人物性格,等他说到精彩处,不免又被他别具匠心的设计带起了灵感,停下咀嚼参与讨论。

  远生得到我的积极回应,终于开心起来,更加滔滔不倦地给我讲起下面的情节,等到他终于把盘里最后的几根通心粉送到嘴里,它们早就已经凉透了。

  晚饭过后,我简单打扫房间。比起白天,远生更看重夜晚的宁静,因此稍微活动活动之后,他就重新坐回钢琴前,投入他的世界。

  我倒了一杯热牛奶送到他旁边。他停下笔,对我温柔地笑了笑,却不忘催促我赶紧把刚才的灵感记录下来,遇到写不下去的地方,就叫他一起讨论,不要自己闷着。

  我努力点点头,坐到卧室中的小炕桌边打开电脑开始写小说。每隔一段时间,远生会停下来和我说他的思路,或者轻声给我弹奏或哼唱一段他新写的曲子。若是我写累了,便到他身后转悠转悠,帮他揉揉僵直的肩颈,他会将头向后仰着靠在我胸前。只一会儿功夫,他就放我回去继续写

  直忙到夜最深时,我们才终于上床睡觉,结束一天与时间的赛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