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的冬天和北京一样寒冷。

  天色灰蒙蒙的,厚厚的积雪铺陈在古老的房檐和狭窄的街面上,加重了她沧桑而古旧的气息。隐约还能听到不远处的教堂传来一声声恒久不变的钟鸣。古老的院墙中,只有肥大的乌鸦在无人践踏的雪地上留下爪痕,显得这个季节尤为清冷。

  酷√》匠网@唯一(6正版*%,。其@K他Kk都h`是盗$;版|

  值得庆幸的是,这座建于19世纪的老房子并未因为高于现代建筑的举架而显得寒冷,充足的暖气把我们的家和外界清晰地划分。

  有他守护的世界,我总是感觉温暖而踏实。远生像往常一样伏在钢琴前作曲,而我就蜷在他脚边的小地毯上,看新买的小说,贪婪地享受这小小客厅中氤氲的温馨。

  “小妞儿,看什么呢?”远生放下手中的谱子,用小腿轻轻磨擦着我的身体,秋涧般的双眸直射进我的心,就像我们初识那样。

  “是莎乐美的《在性与爱之间挣扎》。大学时看过中文版,前几天看到德文版的就买回来了。”我兴致勃勃地说。

  “你呀,奥地利的书那么贵,你花钱买书倒真是不心疼啊。我就不喜欢莎乐美,把一群思想者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女人,你好像很羡慕她嘛。对了,我看了你昨天打的谱子,看来这事请你代劳还是不行。”

  “怎么不行啊,我既熟悉你的笔体,又了解你的风格,还特意学了这么长时间的打谱软件,不就是想过来这边帮你嘛……”

  他无奈地朝我笑笑:“自己的作品自己完稿也是作曲家一种基本职业素养啊。”

  “你又不是专业作曲的,没听说哪个钢琴家业余时间写个曲子还对自己这么苛刻的!”

  “不管是不是专业的,但谱子总归是体现一个人性格的东西,有错误别人就会理解为这是创作者的本意。小则影响到具体的演奏,大则让世人产生误会。虽然我的音乐现在还远远谈不到什么流传后世的问题,但我还是不愿意看到作品出现瑕疵。更何况,在贝多芬那个年代,许多大师尚且会工整地亲手誊抄谱子,我一个后辈,也没资格现在就请个助手吧。”

  我一听他这么认真,忍不住笑:“谁说我是你助手啦?我是老婆,充当贤内助总可以吧。老公事事追求完美,上学,练琴,作曲,写小说,你不怕把自己给累死啊!”

  他横了我一眼,“你还知道我是完美主义者啊?那你呢,怎么就没一点追求完美的意愿?打谱子错误一大堆我不怪你,但你的小说呢,前几天咱们编好的那段内容什么时候交稿啊?”

  被他这么一问,我的脸上立即失去神采,将头埋到最低点,在心里暗暗把自己痛骂了一遍。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怎么自己提起小说,纯粹往枪口上撞,作死的节奏啊!

  远生一看我的表情,自然对我的状况了然于心,叹气道:“我们走这样一条追寻艺术的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有时候看你一副懒散悠闲的模样,真怀疑你到底明不明白我们这种选择的艰辛?看看我每天的生活状态,焚膏继晷为了什么?你作为我身边的同行者,多少也要用些心啊,不能什么都靠我催着赶着走。说什么帮我,其实你但凡能在文学领域多一些主动,把我们一起编的小说好好写一写,就算心疼我啦!”

  我不高兴地撅着嘴巴:“人家哪里不心疼你,我已经尽力了啊,因为今天打工很辛苦,所以在这里放松放松。莎乐美并不是一个庸常的女人,她和尼采……”

  “我也辛苦一天了,还不是坐在这里?创作的时候,很欣慰你能在我身边陪伴,可是一想到你常在一些没用的事情上分心,或者轻易地用一些可笑的理由开脱自己的懒惰,我就很无奈。”

  “懒惰”二字,是他经常说教我的毛病之一。可我就是做不到像他那样永动机一般虐待自己。

  躲避着他的目光,却听他语气严肃地叫了我的名字。

  “伊伊,有时候我会感觉,引导你生活很辛苦。在你身上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和时间,以至于让我觉得自己很无聊,很无力。想想当初你选择跟着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不仅满足于我们相守在一起,而是希望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都有价值,这个需要你和我一样努力。我不想强迫你受苦,更不会勉强你陪我走艺术这条路,如果这样的生活不是你真心想要的。”

  干嘛又突然上升到两个人应不应该在一起的问题上,都已经一起走到维也纳了,还说这个……我沉默地低着头,却听他似在自语:“有时我常想,如果没有遇到我,如果不是和我生活在一起,你其实和普通人一样,无所谓什么一定要坚持的追求。你呀,就是遇到谁算谁,跟了谁就过谁的生活。只是恰巧遇到了我,又恰巧被我带进这个世界罢了。”

  “不对,是卖火柴的小女孩途遇下凡的小天使,就一把抓住不松手啦!”

  我嬉皮笑脸地伸手去挠他光滑而滚烫的脚心,打断了他的伤感。果然听到他的叫嚷声:“没这样儿的,每次说点儿严肃的话题你就用这种方法逃避,纯属强暴,呵呵,呵呵……”他被我弄得痒痒的,发出疲软的求饶声。

  “老公,今天晚上我们吃什么?”气氛一缓和,我便急忙转移他的注意力。

  “不管吃什么,我要把你捉上床揍一顿,怎么样?”他用手托起我的脸,使劲捏了捏,用憋着气的嗓音假装恨入骨髓地“威吓”我,顺便露出一排雪白的小牙齿。

  “好吧,就揍一顿吧。”我一脸的无辜相,仿佛被人从后颈部拎起的小贱猫。

  “揍一顿很爽是吧,瞧把你美的,臭妞妞!”他一下子被我的表情逗乐了。

  我就像计算机查找替换功能一样自动将“臭妞妞”替换为“我爱你”,然后越发一脸痴迷相地看着他,嗲声说:“我去门口的Spar买些冰冻蔬菜,今天冻品全部减价百分之十五,再不去关门了。你一个人在家创作吧,人家不打搅你。”

  “嗯,早点回来,久了我会担心你。”他同样撒娇地回应,给了我一个粘腻而温柔的拥抱。为了不“虐待小动物”,我摸摸他顺滑的头发对他说:“一下下就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