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众人都为前一刻轻易的覆灭对手而发愣时,天空中已经展开了最为恐怖的厮杀,显然,方才他们的举动使得对方阵营的巨头愤怒了,他们也许不想出手,但如果他们不出手,那么,不管他们在这场战争中是否胜利,他们都将颜面扫地!

  天空中轰鸣声不绝于耳,流光四逸,这些都是双方神通术法的对抗所造成的!从地面上不时可以看到双方施展战技斗诀,而这些战技斗诀大都等级较高!不过,天空上的战斗尽管看起来激烈,却好像不似不死不休般的对抗!

  这一幕,落在众人的眼中,已然有心思活络者猜出了七七八八。这让众人不由得擦了一把冷汗,他们之前尽管知道天南大族会有人对付那些境界高深,修为强悍的老怪,但那些老怪所散发的威压让他们感到前所未有的惊恐,仿佛这威压要让他们去膜拜,否则,他们会被这恐怖的威压所碾压的不复存在!

  不过,有天南大族的强者抵挡,他们已然无碍,不会出现生命危险!

  酷Y匠t网正版w首A发《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天空中的轰鸣声渐渐的弱了下来,似乎战斗快要结束了……正当他们仰望天空是,天空中的轰鸣声骤然停止!

  这时,天空上传来双方强者的对话声!“老东西,你天南这次也太狠了,居然请来了那个地方的锻造大师为你们造了这杀器,我北江的确不如,但你们必须给我个说法!”一道充满威严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

  众人听这语气,这显然是北江大族的强者!紧接着,天空中又一次传来一道不同的声音!

  “哦?老鬼,你想要什么说法?”

  当这道声音传出时,天空下的天南大族本族的修士目光中漏出狂热,奇奇跪拜下来,高呼“老祖!”这一幕,让其他的所有人都双目一缩,他们没想到这一族之祖都来了!看来北江大族的老祖也是来了,应该就是方才说话的那个人!

  那北江大族的老祖冷哼一声,说到:“看样子,你天南族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请来了哪里的锻造大师请来的,如今,我北江已然没有可以继续争夺荒石的实力,不过如果让你如此轻易得逞那我北江大族的颜面何在?”

  那天南大族的老祖听到这话也没有意外,他也知道得到荒石的造化!那是天大的造化!所以,他随即答到:“北堂尊,你想怎么样就说,不外乎让我这把老骨头拿出点你所谓的代价罢了!”

  那被天南大族老祖称做北堂尊的北江老祖这才面色缓和了一些,也不理会对方那无所谓的语气,开口道:“莫金狼,你莫要得意,你既然覆灭了我数万的族人与附属族的族人,就得拿出每人五百灵晶,金木水火土各五千株三阶以上的药材,此外还得拿出五滴海龙髓!除此之外你今晚三更时刻到五阳山下等我!”

  当北堂尊的话说完,双方的修士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显然被其狮子大开口吓到了,先不说这些药材,单单是那海龙髓就极其难得!有能力得到海龙髓的修士无不是强悍至极的存在!而且,这海龙髓的功效极佳,一滴就可以让死人身死人肉白骨,过的人吞噬一滴就可以让修为爆增!

  其他人且不说,当天南大族的老祖莫金狼听到对方的话的时候,都忍不住眼皮抽了几下!

  这时,这战场陷入了沉默,所有人都沉默了!片刻后,莫金狼传出了低沉的声音“老鬼,算你狠,今夜子时,我在五阳山等你!”

  .众人一时都愣住了,显然没想到那莫金狼会在占据优势的时候答应北堂尊的要求,更没有想到他会答应北堂尊今夜到五阳山碰头!

  莫金狼说完,其他人都沉默了,对方提出的所谓“代价”真的太大了!不过他们的老祖都答应了,他们也就不能说什么了。那北堂尊见对方答应,也就没说什么,只是沉默着带着他们北江大族的修士离开了,离开的时候他回过头在天南大族地面上的修士中目光扫了扫,最后,目光停留在裔族的方位!

  子岗见对方看来,也没有躲避,即便他看上去修为不足,但他是裔族的族长他不能退缩,仿佛如此他才可以但得起裔族族长的身份!北堂尊看到对方没有目光退缩,不由得心中有些赞赏之意,若有深意的看了子岗一眼,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P酷匠(y网6|永久lI免费@q看小HJ说F#

  北堂尊走了,带着他的族人与附属族人走了,不过北堂尊走的时候子岗的神色明显出现了变化,紧接着双目渐渐出现了赤红!却被他紧紧闭着的眼皮遮住了!

  天南大族的老祖莫金狼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目光转动,不知在想些什么……片刻后,他传出封命,邀请所有的附属族部的修士去天南大族本部参加庆功宴!

  当莫金狼说出这样的话,众人都十分欣喜,不为别的,单单他们可以不去牺牲,不用拼命就已经让他们欣喜若狂了!不过也有人有些不舍,当然,这只是个别战斗狂人才有的想法!

  而这时子岗看了一眼莫金狼,对其说到:“莫老祖,小辈子岗等人有事,得先行离去,难以参加这贵族的庆功宴,还望见谅,改日我登门赔罪!”

  莫金狼显然没想到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提出离开,看了看子岗,问道:“哦?不知你有何事需要这么着急?难不成看不起我族的庆功宴?”

  直到这时,众人才缓过神来,全都把目光凝聚在裔族这里,确切说是子岗这里!

  子岗神色隐隐有些焦急,急忙开口道:“莫老祖误会了,我等的确有事并非有意如此,只是事发突然,不得不去处理!”

  莫金狼看到这一幕,神色才缓和了一些,说到:“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强留了,本该给予你族的赏赐我会让人安排送到你族的。”说罢,也不等子岗回答,就径直离开了!天南大族的其他人也都只是看了子岗一眼,也就离开了。

  其他人也都跟着天南大族离开了,只有几个跟裔族交好的族部过来与子岗等人道别,交谈了几句,也就离开了,裔族的其他人多有不解,但看到子岗情绪低落,也就没有多问,只是陪在子岗身边。

  时间就在众人的沉默与陪伴中度过了,约摸半个时辰之后,子岗慢慢不再那么低沉,而是站起身,对南苏,回归,二头等人说到:“子木可能出现危险了!”

  子岗一句话若奔雷般在裔族众人耳旁炸看开了,众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怔征的站着。

  而子岗似乎没有看到他的族人的样子,继续说到:“子木的危机来自中州!”不过这一句似乎不是为其他人说的,好似子岗喃喃自语。

  很快,众人反应了过来但他们没有什么话语,只是默默站在子岗身后,似乎他们之间不需要需要的交流就可以知道彼此心中的想法似的!

  子岗也没有对他的族人多说什么,只是让众人回到他们之前驻扎的营地,等待着天明等待又一次战斗。

  夜渐渐深了,子岗还是站在门口,口中喃喃“你为我,分担了危险,我愿为你付出一切,子木,弟弟,你要坚持住!”

  这时,南苏等人从子岗帐外走了进来,他们没有听到子岗的话,但看到了子岗目光中的坚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