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子岗的一声大喝突然传出,拉文被深深的震慑住了!他隐藏的最后一点秘密,也是他最不愿说出的秘密在此刻不得不说出来,因为他内心最后的防线都被瓦解了!

  子岗的一声大喝其实是蕴含着小术法的,这是他一次外出的时候,无意中得到的,本以为没有丝毫用处,但今日却起到了作用,尽管是用在了小辈身上,想到这一点,他忽然有些不好意思……

  再说拉文,此刻他一口鲜血喷出,有这些掉落在他灰白色的衣襟上,触目惊心!他的身体看起来更是显得摇摇欲坠,不由得让人心生怜悯!

  皓荒看到这一幕,心中有许多说不出的感觉,在他看来他最好的朋友尽然算计他们,想置他们裔族与全族与万劫不复的境地。

  他十分气愤,但看到拉文此刻的样子,又为拉文担心。这时,皓荒走到了不知何时倒在了地上的拉文身旁,扶起了他拉文,拉文目中更显得愧疚。

  子岗看到这一幕,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其他强者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从小辈们的一方传出了几乎微不可查的一声冷哼,显然是冲着皓荒去的,不过皓荒没有介意,更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站在了拉文身旁,似乎要为拉文分担压力的样子。

  这时,族长子岗的声音再次传来,“拉文,你到底要隐瞒到什么时候?我给你机会,你可以自己选择,如果你不说,我裔族也无法帮你救你的族人!好自为之!”

  拉文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脸上苦涩更浓。

  拉文闭上了眼,深深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身旁的皓荒,轻声对皓荒说了一声对不起,皓荒没来得及反应,只见拉文离开了他的身旁,走到字岗面前,深深一抱拳,对子岗说到,:“族长,此事事关重大,我不能在这里说出来,而且,这里还有别人的眼睛盯着,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在这里说出来,而且,你要答应我,当你知晓此事的时候不可对除族公只外的人说出此事,如果你不答应,我宁可死也不会泄露此事!”

  子岗看着拉文,拉文胖嘟嘟的脸上出现了少见的凝重与坚定,这让子岗也十分不解,显然,牵扯到他们裔族的这个阴谋不简单!而且,如今随着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作为一个强者,都有天生的直觉,他的直觉告诉他如今,一切都要从长计议!

  子岗与拉文目光凝聚在了一起,四目相对,罕见的,拉文的目光没有避退!半晌,子岗收起了他的目光,他又一次在拉文的眼睛中看到了凝重与坚定。这让他震惊的同时又有些犹豫不决,他不知道该不该答应拉文。

  等待是让人恐惧的,众人都因为拉文的话而震惊,随着时间的流逝,心底慢慢有对未来迷茫的恐惧在滋生,沉默中,这恐惧悄然蔓延开来!

  这时,子岗察觉到帐中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便冷哼一声,顿时,众人都惊醒过来,目漏惭愧,不过子岗并没有说什么,只能暗叹一声!

  拉文自从对子岗说完那段话,就直接在地上盘膝发坐,再也不发一语,仿佛什么都与自己无关的样子。

  子岗依旧皱着眉头,神色时而坚定,时而犹豫,不知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子岗看了拉文一眼,转身走出了帐篷。正在众人摸不着头脑时从帐外传来了子岗的声音“拉文,你跟我来,其他人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今日之事不要与其他族人说起!

  ”拉文闻言,睁开了眼,起身向子岗走去,其他人也都散了。也许是巧合,皓荒与择拉互相看了一眼,择拉眼中有狠芒一闪而过,而皓荒神色平静,与择拉擦身而过。

  再说拉文与子岗。

  拉文随着子岗来到了裔族营地外的树林中,拉文看到子岗没有停留之意,也就默默跟随。

  直到树林中部地区,子岗才停下脚步,此刻,正直午时,树林中寂静无声。

  ^k酷XL匠◇网\《唯一,正版。,:l其!他都e是F盗h5版2

  子岗背对着拉文,两人都沉默着,片刻之后,子岗问道:“拉文你还有什么隐瞒的事?都说出来吧,如果你所做之事没有让族部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当我们度过了这次危机,我会和族人帮你救你的族人!”

  看正|E版¤“章py节上K@酷匠(●网

  ”拉文似松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族长,此事事关重大,这已经不是項家,王家,李家可以操控的事了!””

  这时子岗神色快速变幻,不过没有阻止拉文继续说下去。

  “如今,他们几家只是图谋裔族千年前的宝藏,会对裔族展开杀戮,但不会灭族,他们最多会让裔族的族人去开采矿藏,但据我所知,有来自中州的门派盯上了裔族的一个人,他们可能会灭杀裔族全族!”

  直到这时,子岗神色大变,问道:“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拉文苦笑道:“因为在数十年以前,有来自中州的强者来过我族,在一次意外中,我族的强者洞悉了他们的目的,与此同时,他们收买了我族的战首,战首把我们族中强者已经知道他们的目的之事泄露了出去,这才导致我族没落,渐渐被李家所蚕食!””

  “那按你这么说,你们是怎么逃脱的?你们又是怎么知道他们如今还会寻来,而且知道目标是我裔族?”这时子岗问道。

  拉文显然知道子岗会问,随即回答道:“他们当时所说全都被我族族器天幻镜烙印了下来,这才有了那些人杀人灭口的行径,要不是族公燃烧族魂,我族也不会从那场人祸中逃出来,即便如此,我族依旧逃不出李家的魔爪,沦为奴隶,而且,我族族魂不知生死,如今我族已经不配称做族部,我们只是无根之萍!”

  拉文脸上的悲伤是掩饰不了的,子岗此刻开始十分同情拉文,已经有些不忍在让拉文说下去,毕竟,哪些都是刻骨铭心的痛!

  但是!他的责任告诉他,他只能继续问下去,不然,他对不起裔族众多的族人以及族公北辰的期望!

  “拉文,我也不难为你,你只要告诉我他们要找谁?”子岗问道。

  拉文尽量使自己不去想族部发生的惨祸,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回答道:“族长,至于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族中苟延残喘的长辈们说的,具他们说,当时,那些来自中州的强者是找一个遗孤,而且,十分确定那个遗孤就在这东荒,而且还活着,他们似乎要将那个遗孤带走或者杀死。,”

  拉文接着说到:“还有具我族的长辈们调查,那个遗孤就在裔族!”

  子岗这时已经平复了拉文带给他的震惊,问道:“那你可知那个遗孤是谁?”

  “他应该就是皓荒!”

  “什么?是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