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的诡异,没有给更多的人带来影响,这来自裔族的众多战者此刻正在享受这战前最后的的安逸。

  不多时,夜幕完全降临,族长子岗带着众位强者来到了年轻小辈的帐中。

  子岗与众位强者的到来,立刻让年轻的小家伙们起了精神,问这个,问那个的,子岗似乎有心事,不愿多说什么,便简单交代了一些琐事之后就走开了。

  皓荒望着族长,犹豫了好一会,不觉间,时间过去了约摸一炷香的时间,这时,皓荒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走到了族长子岗身旁,开口道:“族长,我有事要对您说,能不能跟我到外面去一下?”族长子岗看着皓荒稚嫩的脸庞,点了点头。

  族长见皓荒有些紧张,便说道:“皓荒,你不是有事要对我说吗?”这时,皓荒才从紧张中回过神,其实,本来他不会如此紧张,但他总觉得他要说的事怎么都不太真实,所以才会紧张。

如今,族长的话让他松了一口气,便回答道:“族长,今日我看到有一道人影从那前方的树林中一闪而没,觉得此事似乎不太正常,所以才想来告诉您,但也许是我看花了眼神情恍惚中出现的幻觉。”

  子岗目露沉思,许久,悠悠叹息一声,对皓荒说道:“此事你不可对别人说起,你就当什么也没有看到,你可明白?”皓荒低着头,觉得此事或许有蹊跷,但不是他可以参与的,便对族长子岗回答道:“族长放心,我什么都不知道。”族长看着皓荒,点了点头,便转身回到了小辈们的帐中。

  小辈们的帐中十分热闹,好长时间都没有停歇,直到白日里众人遇到的巡逻队的队长莫罗到来,才结束。

  莫罗来时,子岗仍然在与数十个他们族中的小辈谈天说地,莫罗站在帐篷外面,便等了片刻。

  不一会,族长子岗听到了族人的汇报,走出了小辈们的帐篷,望见莫罗仍然在外面,于是对莫罗抱拳,说道莫兄,你能来我十分感谢,请到我的帐中一叙。”二人与裔族众强者便来到了族长子岗的帐中。

  ;#酷匠}“网D%唯!一;L正版&,0其√他都y是$o盗。^版,*

  接着,子岗又对莫罗道:“莫兄,今日你的仆从阿虎送来的食物个等物都很好,我代我族众人谢过了。听阿虎说你今晚来还有天南大族长老会的命令传达,不知是什么?

  ”莫罗闻言,神色无丝毫变化,对子岗及众人道:“先不谈此事,今日我来主要是为今日没有接应贵部而赔不是来的,此事稍后再谈,如何。”

  子岗闻言,笑着对莫罗说道:“一切莫兄做主就是。

  ”莫罗也不拖沓,闻言一笑,对外面的仆从吩咐道:“把我带来的好酒与食物分与众人,我们今晚要一醉方休。

  ”子岗见状,便吩咐众人在院中共同饮酒。

  随着莫罗的到来,与子岗的安排,气氛徒然热闹了起来,裔族中有资格与莫罗坐到一席的强者无不与其寒嘘攀谈,众人都对莫罗有几分好感,唯有子岗目光中有精光一闪而过,不过被他很好的掩饰过去了,毕竟子岗是道玄境界的强者,到了这一境界的人,无不是心思慎密之人,不然也无法达到这一境界。

  众人推杯换盏,不多时,已经有人醉倒了。

  莫罗不时把眼光在人群中扫动,似乎在审视这些来自裔族的人,子岗见状,目光微不可察的一闪。就在这时候,皓荒注意到了莫罗身旁的一个仆从,目光炯炯,可子岗族长的目光扫来,皓荒似有所悟,就低下了头,若无其事的吃着莫罗派人送来的酒食。

  子岗等了片刻,对莫罗说道:“莫兄,此刻天色已经不早了,不知贵族长老会有何吩咐?”

  莫罗见子岗已有辞客之意,略一思索,开口对子岗说道:“子兄,我今日来除了赔不是外,确实还有代族中长老会传达命令的任务,现在既然子兄已有倦意,我也不便多做打扰,。”

  接着,莫罗从怀中一抹,有精光一闪,便有一个卷轴出现在其手中,显然,莫罗是从怀中的储物袋取出的。

  莫罗看了子岗及与他一席的众人一眼,开口道:“这就是我族长老会让我给众位的命令,让我当众宣读。”

  这时,他也不理会子岗及他身旁的众人,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宣读起来。

  当莫罗打开这卷轴时,突然有一股威压从那卷轴上传出,这一幕让众人都大惊失色,子岗及有资格坐在一起的众强者都面色不悦,莫罗也明显一愣,不过没有其他众人那样失态罢了。

  随即,他解释道:“众位莫怪,族中长老会的众位长辈全都修为高深,亲自传出的命令都有其烙印为证,之所以如此,是为防止有人仿造。”语罢,子岗及众人面色才有所缓和。

  莫罗望着这一幕,不由得有些无奈,他想起了他的父亲的话,“裔族如今虽是中型族部,但千年前就是我天南大族都有所不如,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不要过分得罪,毕竟,他们有他们的骄傲。”

  莫罗悠悠一叹,开口宣读这来自他们族中长老会的命令。

  这卷轴泛着淡淡的光芒,映衬着莫罗的脸,有些肃穆之感。莫罗大约说了有一炷香的时间,其大意就是安排裔族在战争开始后,带领其所有强者与另外两个族部的强者作为先锋,试探北江大族的实力,当然,也为众人许诺了诸多好处…………

  莫罗的话语豪气冲天,确实调动了绝大多数人的情绪,于是,他趁着他营造出的气氛,再一次推波助澜,对所有人说道:“今日与诸君痛饮,他日共战北江。男儿本色,唯有浴血奋战,才可名留青史。”

  莫罗的话又一次推动了众人的情绪,纷纷端起酒碗,一饮而尽,齐声喝道:“与君痛饮,共战北江。与君痛饮共战北江。………!”

  莫罗现状,笑着与众人一起大喝,片刻之后,众人的情绪才从之前的亢奋中平静下来。

  这时,莫罗也不多语,对子岗及众人一一抱拳,告别之后离开了。

  此刻,子岗面色有些让人琢磨不透的感觉,他安抚了众人,便独自回到了他的帐中。

  最v新i√章*节j上酷匠x网

  只是众人不知,他们的族长子岗回到他的帐中之后,皱着眉头,面色十分阴沉,许久,他才舒了眉头。不过,他已经在心中打定主意,第二日要与族中的众领队人商议一些事,确切的说,不是商议,而是命令与提醒。

  与此同时,莫罗在回他居所的路上,嘴角露出了冷笑,神情似乎十分愉悦,只是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想法。

  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人都不知有一场风暴正在酝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