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n匠网#永4C久《i免费D看:.小%说!

  公爵府外布鲁斯放低姿态希望布拉德利能从轻发落自己,阿尔娃和艾琳诺一早就收到了消息,两个公爵府的女主人坐在客厅里相互看不顺眼就那么坐着,艾琳诺更多的是淡然阿尔娃则是性情流漏满眼杀气的看着艾琳诺,两个人就这么一个人瞪着眼一个人淡定的坐着劳尔则在两人后面满头大汗祈祷着两位女主人千万别干起来否者会一发不可收拾,一个是护国皇子除了国王最大的爵位的母亲一个是财务大臣的女儿帝都最有势力的爵位之一的儿女两个人都是自己的女主人这劳尔宁可去刷马桶也不愿意在这里。

  布鲁斯在公爵府仆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客厅先是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节在贵族中最谦卑的那种然后也不敢之声等待着主人,沉默了许久还是阿尔娃耐不住性子先开声道‘布鲁斯侯爵今日过来是有何贵干’,布鲁斯一听心里凉了最后那一丝希望也破灭只道‘前日小儿不懂事冲撞了护国皇子今日带小儿前来赎罪’布易骆斯则普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瑟瑟发抖,阿尔娃听了也拿不准她不好最决定也没办法最决定于是也不开口了,还是艾琳诺看着布易骆斯小小年纪成这样了于心不忍开口道‘别把孩子吓到了快起来了,劳尔给这孩子那些点心过来’布鲁斯一听这知道这是要先礼后兵自己的儿子今日是死定了,他不知道的是这是两个女人在斗气要是知道的话估计会开心的飞起来,因为斗气的意义不一样,阿尔娃也不甘示弱‘劳尔给布鲁斯侯爵上饮料’劳尔被两个女主人使唤的团团转心里别提多开心了,有人知道的话估计会说他犯贱但是劳尔却开心的很终于不用再哪里受折磨了,两个如今国内最有权势的女人斗气可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了离开了是非之地,两人相互了一句有沉默了在这压抑的气氛中布鲁斯生不如死啊但是又不敢啃声家族的存亡全再此了,艾琳诺等了半天也不见阿尔娃安排于是说道‘布拉德利在练武场玩我去把他叫过来吧’说着要起身,布鲁斯一个激灵弹身而起道‘千万别,我还是等吧别打扰了护国皇子的兴致’,艾琳诺‘没事他已经玩了一上午了想来也该是玩够了’,布鲁斯听是这样道‘还是我们去吧’艾琳诺‘没事他一个小孩子哪能让一个大人是找他我让人去叫他把’这是阿尔娃开口了‘劳尔带着布鲁斯侯爵的儿子去找少爷,伺候好了布鲁斯侯爵大人,我累了就先回去了’,说完转身走了最后那一句像是对艾琳诺说的又不像是,艾琳诺听了后也告罪一声说还有点事让布鲁斯先做做等布拉德利过来再说,转眼两个女主人走了劳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顿时牛起来了斜眼看了布易骆斯一眼冷声道‘走吧’,布鲁斯赶紧上前拿出一大包金币要塞给劳尔,劳尔也不给面子看都没看直接出去了,随着布拉德利身份的水涨船高公爵府的人也不自觉的高人一等了。

  布拉德利研究了一上午终于可以把各系魔法运用自如了感觉有趣极了像是在放烟花一样,收了收神准备回去只见劳尔带着布易骆斯走了过来,劳尔看了布拉德利一眼大喊道‘我的天哪少爷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你到布拉德利如何只见布拉德利一身的乞丐洞洞装头发直立着一脸的漆黑,这是研究雷魔法和火魔留下的,劳尔扯着嗓子喊道‘丽丝,该死的丽丝快给我滚过来’,丽丝是劳尔专门派给布拉德利的贴身仆人照顾布拉德利的生活起居,丽丝慌里慌张的跑过来劳尔‘该死的你去干什么了少爷怎么成这个样子了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布拉德利看看自己一身的衣服又用水魔法做了一面镜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乐的哈哈大笑对着劳尔笑骂道‘劳尔你是不是想让大家都知道少爷我出丑的样子你才该死吧’,劳尔一听赶紧捂着嘴随后小声对丽丝道‘还不快去给少爷洗洗换换衣服’布拉德利‘不急不急让我来看看是谁来了,这不是我亲爱的布易骆斯吗,怎么是不是迷恋上少爷我弹你的弟弟了怎么今天送上门来让少爷我弹不成’,布易骆斯扑通跪在了地上哭着道‘求求你放过我的家族吧我的命给你只要你放过我的家族’,看着地上哭的不成人样的布易骆斯布拉德利一脸的郁闷问劳尔怎么回事劳尔小声的吧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布拉德利心中了然无非就是自己现在牛逼了他们惹不起了赶紧过来请罪来了,布拉德利心里一通计较这是送上门来的资源啊不要白不要自己现在手上没有任何势力刚好想睡觉就有人送上枕头,布拉德利心里自然有计较,自己和艾琳诺以及自己那个便宜老爹迟早要解决到时候自己要有退路,一切了然于胸于是到‘劳尔布鲁斯侯爵在哪里’劳尔正色道‘回少爷布鲁斯公爵在客厅里’布拉德利看了一眼地上的布易骆斯说道‘劳尔去带他洗洗去,这是客人这样想什么样子咱们公爵是欺负人家吗,好好伺候’对于劳尔这种人精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于是换了一副和蔼可亲满脸微笑的面孔道‘布易骆斯少爷这边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