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市中有一种叫白灵的鸟类,他们分布在整个城市的。每天早上他们很早起来出去觅食在一片匆忙中去挤一种叫公交的区域谁先进去这个区域那么就意味着今天的食物有着落了,要是挤不进去就惨了他们会被一种叫做精狸的上层鸟类所教训。他们每天盘旋在整个城市觅食努力地生存下去,奋力的拍打这翅膀要飞到高空去,去寻找更广阔的区域去占领那里使自己有更大的生存空间。他们努力着进化成一种叫做精鹰动物。就这样他们日复一日的努力着为自己的梦想拼搏着。田文木就是这样一个进化成功的鸟类精鹰。

  在一片高楼林立的住房区的其中一栋楼。这户人家只有一个人,一个单身男人每天早上7点钟房门准时打开这家主人迎着朝阳伸个懒腰然后脸上挂着微笑向自己的车库走去开车上班简单快捷的一天开始了。田文木这天照理打开自己的房门迎着朝阳伸个懒腰准备去上班低头看见门口有一个乞丐在蜷缩着睡觉,伸脚轻轻碰了碰那乞丐。‘喂起来了你堵住我家门了’那乞丐抬头看了眼田文木麻利的站起来。田文木看着眼他说是乞丐也不是乞丐只是衣服破了点头发乱糟糟的看着很有精神不是那种看见就招人烦的脏兮兮臭烘烘的乞丐。那乞丐看了看田文木又看了看他家门没啃声让开了。田文木诧异了一下似乎觉得那里不对,对了他没有想田文木讨要东西。田文木愣了愣回身进屋拿了些吃的。‘给我家就只有这个别再堵我家门了’那乞丐也没客气接过来就开吃。田文木一下乐了这家伙还真不给自己见外啊。

  田文木今年快30岁了,他是一个工薪阶层家庭出来的孩子爸爸妈妈是上班族不过爸爸妈妈那个年代工薪一族算是厉害了,还是所谓的铁饭碗。

  M酷x0匠A网u唯:$一√正版,其0他都@是yL盗v%版

  田文木是在这个城市念完大学凭着自己的努力毕业后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已经快30岁的他也算混的不错自己买了房子买了车子。回想起那个时候借了钱付了首付还有车子每个月要还车贷房贷痛苦的岁月总是那么难忘。如今28岁的他终于把车贷房贷还完了而且在公司混的也不错一个部门的主管经理每年有100万年薪,算是熬出来了。前段时间他的父母帮他安排相亲要解决他的终身大事,这货一听头大了,想着这78年不是房贷就是车贷要不就是老板的指责和压力现在好不容易没事了肯定要好好享受下时光啊,现在结婚我靠我还没想过这事呢。当然他可不敢说,他是个孝子爸妈说什么都很听话,他知道爸妈为他付出太多所以很孝顺。于是他盘算着怎么摆脱这件事。想着想着笑了他妈看他笑了看样子很开心于是说的更起劲说着姑娘怎么好怎么漂亮。谁知道这会儿心里想的是怎么摆脱人家姑娘看他笑的样子似乎是有主意了,没错他已经想好了。

  第二天去相亲去了双方约好了地方,约得是家快餐店田文木先到的点了杯牛奶静静的坐着。快中午的时候外面来个穿牛仔裤上身穿毛衣的女孩,鹅蛋脸属于那种古典美看着很安静。‘你好美女这边’这货一点不见生。‘你好我是静静’在田文木的对面坐了下来‘喝什么要不要吃点什么别客气’田文木微笑着说。‘不好意思啊今天我表妹来我家了来的有点晚让你等这么久’静静说道。田文木说‘没事没事’这会儿心里想着一会估计是我要道歉了。两个人简单的聊聊吃过午饭田文木说‘咱们出去转转吧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好啊’两个人开着出来到了游乐场田文木说‘我们去看极限项目吧那边看着很刺激’。这个游乐场有蹦极急速过山车火箭球一个比较极限的项目。‘静静我们去玩过山车’田文木拉着她走向急速过山车那一圈下来静静脸都变色了但是田文木这货一脸兴奋的样子似乎没过瘾说‘走走那边还有蹦极我们去’静静‘不要了吧我害怕’‘没事没事很好玩的’说完拉着静静走了上去。再说静静看着150米的高空已经开始有点晕了田文木可没管那么多把安全措施弄好了以后直接抱着静静跳了下去静静再也受不了了疯狂的大叫‘啊...’玩过后田文木扶着她到了休息去,静静在也没忍住直接吐了脸色发白身上再发抖。把她送回去后咱们的小田欢快的回去。从那次以后他妈让他给静静打电话约出来,当着他妈面给她打,静静说,她想静静。田文木心里嘀咕着还用想吗你不就是静静。不过从这以后他妈就没再提这事。

  忙了一天田文木开着车下班回家。到了家看见早上那个乞丐还在他家门口坐着拿着一本书在看着一边口中嘟囔着什么。看见田文木走了过来把书塞进怀里。田文木说‘哥们你怎么还没走几个意思啊’那乞丐看着他说一句我饿了我要吃饭。田文木被逗乐了说‘呦,你还真没把你自己当外人啊’田文木不说是个坏人但也不是什么好人只是一个有着自己的老白信。开了门进屋关门也没理那个乞丐,换了身衣服准备出去吃饭,又想起门口的乞丐,自嘲的笑笑说没想到我跟乞丐这么有缘分算了像我这么无聊的人找个乐子也好。

  出了门说‘走吧哥们今天我心情好请你吃饭,先说好啊你可别再我家门口呆着了’那乞丐也不吭声跟着田文木走向了附近的饭店,‘老板点菜来盘五香牛肉来盘红烧肉再来两碗拉面’菜上来那乞丐拿起筷子也不客气开吃了。吃完饭田文木回家了那乞丐也不啃声跟着田文木。田文木炸了‘我靠饭也请你吃你还跟着我干嘛哥们你这不行啊’那乞丐看着田文木说‘你是这一代的魔主我要跟着你你要为祸人间’‘哈哈’田文木乐了‘哥们你要跟着我混吃混喝总得找个像样的理由吧嗨我是魔主你咋不说我是撒旦啊’那乞丐看着他说‘我算过了你就是这一代的魔主,你现在还没觉醒不过你快觉醒的我要跟着你,等你觉醒了有人会来杀你我要告诉他们你在这’‘呦行啊还会算命那你算算我叫什么多大了’‘你叫田文木今年28、9月23出生’田文木听了说‘行啊有两下子,那你说我是这一代魔主有什么证据’那乞丐没理他自顾自的坐在了他家门口。田文木看说‘怎么还跟我装上了你叫什么啊’那乞丐说‘我叫刘喜’‘那你怎么说我就是魔主’‘我算过了你就是魔主不会错我是三清书的传人我师弟是张国忠’。‘行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你给我算算命吧看看我能不能发大财’‘你印堂有裂纹就快死了。不对你是这一代魔主不会死的你怎么快死了,是我算错了吗’那乞丐低头喃喃自语道‘死你妹的我好心请你吃饭你说我快死了滚要是还在我家门口打断你的腿草’说完进屋了。那乞丐好似没听见一样还是在哪自语。

  第二天田文木照例起来上班门口还有那乞丐,田文木看见就来火‘草赶紧滚麻痹的别让我动手’那乞丐看来他一眼从怀里掏出快玉片‘给你的命我算不透了,你本来是这一代的魔主当兴但是你又快死了我也不知道,这是我三清门的传世玉给你吧希望你好自为之他们来抓我了我走了’。说完把玉塞到田文木的手中走了。田文木看着玉又看看走远的乞丐莫名其妙。

  田文木被弄了一头雾水也没想那么多上班去了,上班的时候一直惦记着那块玉不是的伸口袋里拿出来看看,趁着吃饭的时候去买玉石的商场让人家帮忙验了下,玉是块好玉而且最少有1200年的历史哪家玉石行说仪器能力有限只能验那么多很可能还要更久一点。这一下田文木心里犯嘀咕了自己撞大运了还是那个乞丐说的是真的。纠结了一天下班回去了。

  这件事过去了一个星期了田文木渐渐的的把这事忘了,这天与同事闲聊着。‘听说后天有日食啊’‘是啊新闻上说了还是日全食有十分钟那么久’‘是个到时候可要好好看看说不定这辈子就能看着一次’‘对对’田文木依旧回到家,还没多久一阵敲门声。开门看见一个和尚站在门口笑眯眯的说道‘施主贫僧有礼了’‘大师好,请问有什么事嘛’‘贫僧路过施主家门口看施主家有然然青气上升想必施主是信道之人而且施主是信道有成啊,不然也不会青气连绵不断,阿弥陀佛!不知施主可否与出家人一些方便。’‘哦好的大师请稍等‘进门拿了一百块给了那和尚。‘阿弥陀佛!施主误会了贫僧不是与施主化缘可否让贫僧借宿一晚’‘大师啊不好意思我家就我一个人住只有一张床实在不好意思,那边有旅馆大师可以去哪边我来帮大师订房’那和尚也不说话只是笑眯眯的看着田文木,田文木心里一阵发毛。要是你被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和尚笑眯眯的看着你会不会感觉那里不舒服。‘好吧大师请进’,‘阿弥陀佛!贫僧谢过施主’。

  田文木心里直犯嘀咕说我今年是怎么了不是乞丐就是和尚。‘大师请喝茶,大师啊前两天请人给我算命说我快死了不知是真是假大师帮我看看吧’。‘阿弥陀佛,施主你从小无忧无虑长大而且而立之年事业有成孝顺双亲,虽无姻缘之事但尘缘从未断过死于不死施主又何必执着呢.'田文木被砍的有点尴尬这种事被一个出家人说来感觉怪怪的,虽然田文木没有女朋友但是还是有炮友的陌陌微信什么的大家都知道哈。于是田文木于哪和尚谈古说今了一会儿睡了,第二天那和尚告辞了,‘多谢施主贫僧告辞了,相会即使有缘这一串佛珠送于施主,施主心烦意乱时可拿出来平心静气’。‘大师客气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