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司逸都关注着黎沐歌那边的事,最担心的还是上次那个在盛联门口看过的混血儿。

  IH酷=匠(网g永-久U免$?费.看小说6t

  他让程锐查过他的身份,但反馈过来的都是一些比较普通的信息,没有实质性的作用。

  唯一让自己提起注意的就是他在美国留过学的经历,而且好像和黎沐歌的留学时间差不多。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看那个男人的样子和开的车的牌子,并不像被雇佣来专门跟踪的狗仔。

  司逸拿起手机,打算打个电话给黎沐歌问问究竟。

  “司先生,有何贵干?”在手机响了无数遍过后,黎沐歌终于接起了电话。

  现在司逸已经完全掌握了黎沐歌的心理,想让她接自己的电话,就必须得厚着脸皮一直打电话。

  “还真是,除了叫我司总和司先生以外,你能不能喊点其他的?”司逸的语气是十足的无语。

  “不能。”还以为黎沐歌会和他周旋两句,但这次是直接无情地拒绝。

  “行,我今天就是想问你一个事。”司逸也没再和她多啰嗦,直接步入正题,“你去美国留学的时间具体是多久?”

  “你问这个来干嘛?”黎沐歌一副“你是不是想图谋不轨”的语气。

  “你直接说就好,如果不说,我也可以查出来,只是问你更方便快捷而已。”司逸的作态让黎沐歌也很无语。

  “两年多前。”黎沐歌想了想,没有反驳司逸。

  “具体的。”司逸还不满意黎沐歌说的答案。

  “回来两年多了,谁还记得具体时间,你到底想干什么?”

  其实她是可以记起来的,但那有一段让自己不愿想起的回忆,也太麻烦。

  “还真是没有一点用。”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说谁。

  “你什么意思!”

  “自己理解,挂了。”说完这句话,司逸就无情地挂断了电话。

  “喂……我靠。”黎沐歌终于忍不住地爆了一句粗话。

  这已经不是司逸第一次挂自己的电话了,而且他还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还说了一句没有一点用,指人还是指事!

  这真是让黎沐歌忍无可忍。

  所以,她回拨了那个电话,在响了几声以后也被接了起来。

  “我靠,司逸。你别太过分,真以为我好惹对吗?你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挂我电话、说我没用……还有什么是你干不出来的?下次别让我遇见你,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黎沐歌根本没注意电话那头是谁,就这么口无遮拦地骂了起来。

  “还有,以后有事请别再打我电话了,我很忙。我怎么会认识你这种人,真是走了背运……”

  “喂,怎么不说话?”黎沐歌突然察觉了不对劲,所以才问出这句话。

  “请问是黎小姐吗?逸哥哥刚刚有点事出去了。”

  黎沐歌一听这句话就知道电话那头是谁了,毕竟只有苏漫那个中二病女人才会这么肉麻地喊司逸。

  “他去哪儿了?”黎沐歌并不想理会她,所以直接忽略了她的问题。

  “不知道,不过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转达,应该短时间不会回来吧。”苏漫一副“我很好”的语气,还自带推理功能。

  “不用了,你把我刚刚说的那些话告诉他就行。”黎沐歌不想再和她多说什么。

  正当黎沐歌想挂电话的时候,苏漫阻止了她的行为。

  “黎小姐,我已经通过了比赛的复试,再等几天就是最后的选拔,不知道你会来现场吗?”

  黎沐歌反应了好久才明白她说的是代言人选拔的那件事,不过像这种比赛都是秘密进行的,不会像选秀节目那样让全中国人民都知道,所以还真说不清楚她到底去不去最后的比赛现场。

  “这个还不清楚,不过还是要恭喜你。”

  虽然黎沐歌不是很喜欢这个女人,但她绝不会用卑鄙的手段去通知主办方封杀这个女人,所以能走到现在,她的能力也是不错的。

  “谢谢黎总,希望你能来。”

  “嗯。”爱憎分明的黎沐歌绝对不能昧着良心说出“你要加油,我期待最后能见着你”的话。

  挂掉电话,黎沐歌有点懊恼,她怎么能这么粗心大意地就丢脸了呢!还是在苏漫这个女人的面前。

  另一头的苏漫可不这么想,趁着还没放下司逸的手机,她删除了刚刚的通话记录,没有一丝痕迹。

  毕竟和“告诉司逸,黎沐歌骂了他”的这件事比起来,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接通他的电话会更令人反感,聪明的女人从不做这种傻事。

  “逸哥哥,你回来了。”

  刚刚放下手机,就听见了司逸回办公室的脚步声,所以苏漫眼疾手快地回到了刚刚的座位上。

  “什么时候来的?”司逸嘴上这么问,心里却在考虑是否应该解雇今天值班的助理,随便放人进自己办公室。

  “刚刚,我见没人就直接过来了,你不会介意吧。”苏漫主动承认错误,希望司逸别怪自己。

  “有事吗?”司逸也没有表示自己的态度。

  “我今天复试通过了,再过几天就是决赛。”苏漫把这个对于自己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的分享给了司逸。

  但好像司逸并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好,恭喜,决赛加油!”

  “逸哥哥,决赛你能来吗?”原来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让司逸来看自己的比赛。

  “还不清楚,有时间就来。”司逸竟和黎沐歌的答案相差无几。

  “怎么你们都是这种答案。”苏漫无意识地嘀咕了一句,刚好被司逸听个正着。

  “你们?”司逸很好奇苏漫嘴里的另一个人是谁,竟和自己有相似的性格。

  “没……没谁,一个朋友。”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只能用这种低级的谎言来掩饰。

  “嗯,没什么事你先回去吧,我这边还有点事要忙。”想不到司逸竟下了逐客令,搞得苏漫好不尴尬。

  “好,逸哥哥再见。”

  以免再继续尴尬,只有顺着台阶下。

  “嗯。”

  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黎沐歌惹到他了,脾气也有点不好,并不像是苏漫原来认识的司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