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承昊开着车往自己的公寓方向驶去,心里却惦记着李先国上次给自己的那份文件。

  回家过后,虽然把它一直拿在手里,却没有拆开,因为他发现原本封得好好的信封口竟有打开过的痕迹。

  季承昊仔细回想,这两天他接触过的人只有季南风、高铭文,还有黎沐歌。

  当然他不能肯定是否是有人趁他不在的时候动过这个东西,但他还是第一时间想到了黎沐歌。

  不再多想,拿着文件袋走进书房,还顺手反锁了门,这是一直都有的习惯,所以即使现在公寓里除了他自己就没有其他人,他还是没有忘记做这件事。

  拿起小刀,季承昊小心翼翼地拆开了文件袋,唯恐破坏了文件的完整性。

  当最后一刀落下,打开文件袋的那一刻,他才发现里面只有几张白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李先国耍了自己,还是有其他人趁他不在动了手脚。

  想要证实自己的想法,就只有问李先国了,不过该怎么问才不会破坏两人的“革命友谊”还是一门技术。

  还好李先国作为官场的风云人物,并不难拿到他的手机号。

  在手机键盘上按下那几个数字,响了几声就收到了李先国的回应。

  “喂。”沉稳的男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一听就知道是李先国。

  “李局,你好啊,这么晚了还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季承昊说得冠冕堂皇。

  “你是?”看来李先国听声辨人的技术还是不到家。

  “李局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季承昊。”报上自己大名,李先国一副恍然大悟的语气。

  “原来是季总,真是不好意思,这人老了记性就不好。”李先国很聪明地把话题引开来,“不过季总找鄙人有事吗?”

  “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季承昊打算步入正题,“我很好奇上次你给我的文件大概是什么内容?”

  “季总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也不知道是李先国太老奸巨猾,还是真的没听懂季承昊的暗示,就是没有按照季承昊的想法来走。

  “不瞒你说,我已经看了。只不过我想知道,李局给我这个东西是什么意思?”季承昊也和他打起太极。

  “既然已经说得这么明了了,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看来李先国终于明白了季承昊的意思,“那几张白纸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我知道,只有通过这种办法,我才有机会再见季总。”

  “李局这是说的什么话。”季承昊一副我很不赞成你的观点的样子。

  “想和季总合作的人成千上万,我已经后排队了,就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来引起你的注意啊。”

  李先国的想法昭然若揭,却引起了季承昊的共鸣。

  也是,两人都是外表君子、内里小人的角色,当然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李局有什么想法?”既然已经达成一致,就没必要再做这些表面功夫。

  “电话里说没当面说方便吧!”

  看来李先国是想提出见面。

  “李局,容我提醒你一句。我们都比较引人注意,堂而皇之地见面会引来麻烦吧!而且现在说也有更多的时间安排。”

  季承昊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因为李先国再起什么变故。

  “我想和季总做比交易。不知季总有没有什么事是我帮得上忙的?”李先国先提出自己的想法。

  “目前还没有想到,不过一定会有需要李局的地方。所以我现在更好奇李局需要我做些什么?”

  李先国暗笑,季承昊还真是有做大事的“风范”,在这种类似于谈判的项目上,先听对方的要求总是高明的,这样自己就掌握了是否合作的先机。

  “我想做的事非常简单,对季总来说就是轻而易举。”李先国先说了自己的标准,“目前我的手里有比资金,拿在手里就是死的。所以我想投资,季总当然是我最好的选择,不知道季总愿不愿意带着我?”

  “李局说笑了,我就是一普通商人,我怕李局的资金太大,我承受不起。”

  当李先国一说出他想投资的时候,季承昊就胜券在握了。

  因为自己的外公就是A市的市委书记,官场比外人看来要复杂得多,贪污当然是他们财产来源的最大途径。

  而李先国的这种方式也是很高明的,用国家的财产为自己生财,时间一到,就把这比钱悄悄地放回去,神不知鬼不觉、暗度陈仓……

  既然李先国找了自己,就说明已经认定了,所以在可选可不选的情况下,季承昊当然得狠狠地压榨他一笔。

  “季总骗我是三岁小孩儿吗?坤捷这么大,怎么可能承受不起。”李先国从来没吃过这种哑巴亏,所以只能通过语言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当然,我绝不会让季总吃亏的。”

  “李局别生气,这种事我也不能自己做决定,得和我爷爷商量商量。”

  其实季承昊说的是实话,他还没到能够自己做这种大事决定的地步。

  “不过季总,我不想这件事被季老爷子知道我是那个幕后之人,你也知道多一个人知道多一分风险。”

  李先国很小心,毕竟这种事被发现过后是坐牢甚至是枪毙的大罪。

  “我当然明白,放心,这件事你知我知,绝不会再被第三个人知道。”季承昊做出承诺,宽了李先国的心。

  “我果真没看错,不介意的话,我称呼你承昊如何?”李先国一副我想和你做朋友的姿态。

  “当然不会,李局。”

  …酷匠7W网.永Yg久J(免y费看I小5说

  “承昊,你也别太见外,叫我李哥便好。”

  季承昊并不想这样称呼他,因为这样自己就好像进了黑社会组织似的,那里面不都这么叫老大的吗?

  “李哥,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两人成功地达成一致,只待季南风的点头了。

  “时间不早了,李哥早点休息。”季承昊先一步提出了离开。

  “你也是。”

  挂断电话,季承昊也没有再多想,把那几张空白的废纸扔进垃圾桶就往卧室走去。

  果然如司逸预言的那样,官商勾结,注定会在A市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