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过后时间就已经有点晚了,季承昊开车送黎沐歌回家。

  在她下车之前,刚才一直没什么动静的季承昊突然握住她的手。

  “沐歌,以后遇到什么事要告诉我,别一个人闷在心里,这样对谁都不好。”

  原本条件反射地想抽回自己的手,但当她听见季承昊说完那句话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好,但是难道你希望我遇见什么事吗?”黎沐歌和季承昊开着玩笑。

  但既然她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对季承昊来说也算是一大收获。

  “胡说,有一种修辞手法叫做假设懂吗?”季承昊一本正经地盯着黎沐歌,想让她明白自己的“真心”。

  最=新章节上pW酷Ht匠0Y网j

  “真的吗?我怎么不记得有这种修辞了。”还是忍不住调侃他。看他逐渐无语的表情,黎沐歌突然拉回话题,“知道的,但你要相信,我不会再让公司出事了。”像对谁许下了一个绝不反悔的诺言。

  “我非常相信你的能力。”季承昊握起拳头,一脸坚定。“对了,接下来该做什么你想清楚了吗?”他还真是无时无刻不想从她那儿得到一些必要的线索。

  “等盛联的股东大会过后,我应该会去一趟加拿大吧。当然,这都是可能,得看看接下来的一些事处理的结果。”黎沐歌就这么毫无防备地说出了接下来的计划。

  其实也不能怪她没有一点防备之心,主要是因为季承昊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自己还随时随地地提防着他,岂不是太没心没肺了吗?

  “股东大会?是因为新闻的那件事吗?”季承昊当然得装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

  “大部分原因是,毕竟这件事已经被爆出来了,我必须得给股东们一个交代,但可能还会有一些其他的事,说不清。”

  “好,但别让自己太累了。”他很关切地看着黎沐歌。

  “嗯,我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家吧。谢谢今晚的招待。”黎沐歌拿起座椅旁的包,顺势打开了车门。

  “沐歌……”季承昊突然叫住黎沐歌。

  “怎么了?”她回转过头,一脸茫然,把原本已经踏出去的脚停在了原地。

  还以为季承昊要说什么重要的事,但他一句话都没说,解开一直紧绑的安全带,往上稍稍用了点力,半立了起来……

  一个略带温热的吻就这么在黎沐歌毫无防备的时候落在了她的光洁的额头上。

  “没什么,快进去吧!”

  季承昊很聪明,他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吻了她,十有八九都会被她推开,所以一个额头的浅吻也能传递他的感情。

  他相信,黎沐歌这么重感情的人,终有一天会被自己的攻势给击倒。

  “哦,好。”

  黎沐歌还没有反应过来,并不是因为这个吻而欣喜,而是因为这个吻让她想起了司逸。

  那个夺去了自己初吻的男人!而且也是在这里——自己家的大门口。但现在想起他似乎有点不合时宜。

  当然,在季承昊的眼里却不是这样,黎沐歌的反应在他看来就是羞涩的表现,所以他也乐得接受。

  看着黎沐歌逐渐消失在门庭的背影,季承昊脸上的温情也慢慢消失殆尽。

  即使周围还有没归家的人,却没人发现他的变化,因为这一切都被黑暗的车厢隐藏的严严实实。

  调转车头,开着车在黑暗里逐渐变小,直至不见。

  刚踏进家门,黎沐歌看见餐桌上放着几份被保鲜膜覆盖着的菜。

  “小姐,你回来了。你休息一会儿,我去把菜热热你再吃。”李嫂听见动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不用热了,李嫂。今天我和承昊在外面吃的,但是忘记告诉你了,还麻烦你帮我准备这些菜。对不起啊。”黎沐歌抱歉地看着李嫂,心里暗怪自己怎么忘记告诉家里了。

  “小姐别这么客气,我把它们收拾好就行了。时间不早了,你快去休息吧。”李嫂在围裙上擦了擦手。

  “好,辛苦你了。”

  看着黎沐歌上楼的背影,感性的李嫂背过身用手擦了擦刚刚流出的眼泪,却刚好被从管家房走出来的张伯看了个正着。

  一向关心老婆,舍不得她掉一滴眼泪的张伯当然大吃一惊。

  “怎么了?”

  “你过来。”李嫂把张伯招呼到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张伯还以为她有什么秘密要告诉自己,“你觉不觉得小姐变了。”

  “变了?”张伯很吃惊,难道刚才是小姐惹她不高兴了?

  “对,变懂事了。原来的小姐多骄傲,从来不会在意这种琐事。但现在她不止注意这些东西,还特别关照我们老两口。”李嫂一字一句地分析着,仿佛看透了黎沐歌。

  “小姐现在好歹也是公司总裁了,这些人情世故当然得懂,你也别太大惊小怪的了。而且这人是情感动物,你对小姐好,她当然感受得到,所以要反馈给你。”

  王伯安慰着李嫂,本来她的心脏就不好,只希望她不要因为这个而影响了心率。

  “但我看到的是自从老黎总夫妇俩去世过后,小姐就变了很多。如果老黎总还在,小姐就不会天天这么累了。你说这又是做的什么孽啊,老天对小姐这么不公平。”

  本来以为李嫂可以逐渐平息心情,但她却越说越激动。

  “好了,你再说小姐该听到了。一会儿找你麻烦可别找我帮忙。”王伯也只能拿黎沐歌来压她了。

  “小姐可不是这种人。”李嫂竟有些生气,看的王伯一愣一愣的。

  “我没说小姐的坏话……”王伯想解释,可李嫂根本不听。

  “行了,反正我们要一直对小姐好。”终于还是李嫂说了总结性的话。

  “时间不早了,你快去睡吧,我来收拾这儿。”王伯心疼老婆,当然得帮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咱们一起收拾,你一个人我不放心。”话虽这么说,但王伯知道,这是李嫂对自己爱的表现。

  两人小心翼翼地收拾好所有的家务,生怕吵到楼上的黎沐歌。等睡的时候都已经快十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