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歌这女孩儿能力确实不错,不过正是因为这样,不好控制啊。”季南风一句话点出重点,引起了季承昊的注意。

  “您放心,再厉害的鸟没了翅膀还是飞不起来。”现在季承昊的狠辣程度竟不低于季南风年轻的时候。

  “说吧,需要多少?”季南风最终还是同意了,毕竟盛联的利益已经明晃晃地摆在那儿了。

  谁大胆谁得多……这句话还是他季南风教季承昊的。

  “这个我需要问问沐歌。”季承昊心情轻松了许多,他相信只要有季南风的帮助,这一切都会成功的。

  “嗯,这张卡里的暂时用着,不够我再想办法。”季南风从书桌抽屉的暗格里拿出一张卡,放在季承昊的面前。

  “谢谢爷爷。”季承昊竟有一丝感动,无论在什么时候,季南风都是无条件地支持自己。

  “好好表现,别让我失望。”季南风从座椅上站起来,拿起一旁的拐杖往屋外走去。

  “一定。”每当季承昊的情绪很浓烈时,都不会说太多的话。

  看着季南风日渐佝偻的背影,季承昊的眼角竟有些发酸,他收起桌子上的卡,往季南风的身旁走去,想扶扶他。

  阳光明媚,这一幕又像是回到了季承昊的小时候。

  “爷爷、爷爷……你陪我玩捉迷藏嘛!”小承昊拉着季南风的袖子,耍着赖皮,“爸爸妈妈都不陪我,我不喜欢他们,我最喜欢爷爷了。”

  委屈的表情瞬间变得可爱无比。

  “好,爷爷陪我的宝贝孙子玩儿,那我们说好,今天可不许赖皮。”季南风抱起小承昊,刮了刮他的小鼻子,一脸宠溺。

  然而不知从何时开始,季南风对季承昊的要求逐渐严格起来,再没了原有的慈祥;季承昊也失去了那一份单纯无害,变得狠辣无情。

  “沐歌,你今晚有时间吗?我想约你吃个饭。”刚踏出季家大门,季承昊就迫不及待地打了个电话给黎沐歌。

  “等等,我看看……可以,今晚没事。”黎沐歌翻看了一下日程表,才发现原本的视频会议已经取消了。

  “那晚上7点半,我来接你。”季承昊想了想,害怕黎沐歌拒绝,又加了一句,“我把车停在盛联的对面,不过来。就麻烦你下班后自己走过来咯。”

  “那行,晚上见。”黎沐歌无声地笑了笑,季承昊这个二傻子,总是想得这么周到。

  “晚上见。”

  UA酷匠网{h首发v

  挂掉电话,季承昊开着车往坤捷走,李先国那天给自己的文件还没看,现在正好合适。

  黎沐歌原本以为季承昊找自己就是单纯地吃个饭,但出人意料的是,他竟是为了给加拿大的产业注资。

  本来黎沐歌一直都安静地坐在季承昊的对面,但当他说:“沐歌,今天我来不是单纯地吃饭。”

  “有什么重要的事吗?”黎沐歌有点紧张,毕竟已经经历过上次的求婚事件了。

  “我听说黎伯父在加拿大那边投资有产业?”季承昊认真地看着黎沐歌。

  “听说?”黎沐歌冷笑,这算信任之人的背叛还是季承昊的监视?

  “沐歌,请你相信,我是为你好,但是具体的事等我帮了你再说行吗?”

  季承昊突然急切起来,在黎沐歌看来,他就是害怕自己不相信他。

  “那好,你继续说。”黎沐歌往椅背上靠过去,不可置否。

  “最近是不是遇到点麻烦?而且这个麻烦说大也不大,就是需要一笔资金来度过这个难关。”

  “对。”黎沐歌微微点了点头。

  “我想帮你。”季承昊最终说出了今天来的目的。

  “帮,怎么帮?”黎沐歌的态度已经有点冷了,不是针对季承昊,而是她很怀疑自己的身边出了内鬼。

  “注资。”

  “承昊,谢谢。你一直都在帮我,但这次我想自己来。”

  可能是意识到自己刚才不友好的态度,此时的黎沐歌说话的语气轻柔了许多。

  “沐歌,下面我说的话你认真听。”季承昊似乎想说服黎沐歌。

  “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现在的你已经是一大公司的总裁了,做事需要考虑大局。就比如这次的事,你忍心看着伯父的心血轻易地就被毁掉吗?如果这次你不同意,事情会变得麻烦许多,到时候盛联被牵连就不好了,所以希望你想清楚。”

  说了一大堆,黎沐歌也算听进去了一点。

  “承昊,真的很谢谢你,一直以来你都在帮我。”她突然有点眼酸,“其实我想过找你,但我总认为自从我爸爸去世后,我就没把一件事做得完美过,我……”

  “沐歌,你怎么会这样想?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这次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坎儿,我拉你一把,你一定能成功的。”季承昊成功打断了黎沐歌的胡思乱想。

  “承昊,那当你借我的,还是按照银行利息来。如果成功度过难关,最后根据比率分红。”黎沐歌想清楚了,她不能拿父亲的心血来开玩笑。

  “我们还分什么彼此?你拿着用就好。”季承昊一点不赞同黎沐歌的提议。

  “如果你不同意我就不借了。”

  “行行行,成交。”

  激将法果然是最管用的。

  “这张卡你先拿去用,不够再告诉我。”季承昊把爷爷拿给自己的那张卡放到了黎沐歌的面前。

  “谢谢。”黎沐歌没有动那张卡,但很显然,她已经接受了,“承昊,我想问一件事,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你在怀疑谁?”

  “当然没有怀疑你,只是想确定一些人和事。”黎沐歌解释道。

  “是王瑞。但我要说一句公平话,他对你对盛联是绝对的忠诚,所以你应该放心他,至少他不可能背叛你。”

  季承昊可不想如此优秀的男人被误解。

  “知道了。”话虽这么说,但黎沐歌还是得找王瑞谈谈话。

  “但今天的事还是要谢谢你。”

  “今晚说了多少遍谢谢了,我数数。”季承昊调侃着她。

  “好了,吃饭吧,我都饿了。”

  “成交!”

  两人达成共识,晚餐吃得特别愉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