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想让我注资?”季承昊算是听懂了王瑞的意思。

  “是这个意思。季总,请你考虑一下,如果你不帮黎总,她就只能孤注一掷,放弃加拿大的产业,还要按照合同赔偿违约金。这笔资金足以让盛联的运作也受到危害。”

  王瑞仔细分析着这件事的利弊,“还有,正因为你是黎总的男朋友,所以你帮她就是帮你自己。希望季总考虑清楚。”

  “是沐歌让你来找我的?”听完王瑞的话,季承昊只反问了一句。

  “不是,黎总不知道我来找你。”王瑞像生怕季承昊反悔似的,语速都加快了许多。

  “既然你已经说了,沐歌的性子是不允许其他人来插手她的事。那我的注资是一定要经过她的,又怎么可能不被她发现呢?”

  “季总,我相信你可以说服她,毕竟欠你人情总比拿公司开玩笑要强。”

  “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很好的秘书,谈判的手段也可以如此漂亮。”

  季承昊很难肯定一个人,但今天见识了王瑞,突然就觉得自己的秘书太无能了。

  “那季总的意思是同意了?”王瑞还不敢肯定。

  “放心,既然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就不可能置之不理。”季承昊做出保证。

  “谢谢季总,我相信有你的出手,盛联一定会没事的。”现在王瑞已经把季承昊当成是救命恩人一般的存在了。

  “季总,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家里还有点事。”王瑞本就是加班后来见的季承昊,所以这会儿已经不早了。

  -酷N匠#网永久%免E“费cv看9小?说…

  “自便!”季承昊点了点头。

  王瑞抱歉地笑了笑,由刚刚来的那条路返回。

  季承昊也没有多做停留,“服务员,买单。”

  ……

  第二天,季承昊早早地起床,吃过早饭便往季家老宅的方向赶去。

  他今天是来向季南风借钱的,为了昨晚王瑞来找自己说的那件事。

  虽然季南风现在可能还在生自己的气,但爷孙俩没有隔夜仇,况且这件关乎着他们的大业的事需要季南风的帮助。

  “爷爷。”不出所料,季南风正在花园里给植物浇水。

  季南风用眼角的余光瞟了瞟他,并未做过多的表示。

  又过了两分钟,正当季承昊想再次开口时,季南风终于说话了。

  “你来干嘛?”

  “爷爷,现在我这里有一件事需要您的帮助。”季承昊顺着季南风的话往下说。

  “你不是能处理好一切事情吗,怎么?现在需要我了。”很明显,季南风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气,说的话都带着十分的怒意。

  “您听我说完再拒绝我成吗?就算你不满意我,但我保证这件事的成果绝不会让你失望。”季承昊只能用这种方法来利诱季南风。

  “不用说了,我不感兴趣。”季南风收起脚边的工具,往别墅里走去。

  “爷爷,您不听怎么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季承昊不依不饶,跟着季南风的脚步往里走。

  但季南风似乎下定决心不理他,所以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爷爷,请您相信我,这件事会帮你更快地得到盛联。”

  季承昊没有办法了,只希望这句话可以阻止季南风继续前进的脚步,让他停下来听自己提出的计划。

  “闭嘴!”季南风瞪了一眼季承昊,“跟我来书房。”

  他怕如果再这么纠缠下去,有些想法被周围的有心人听去就不好了。

  季承昊终究是住了口,跟在季南风的身后往楼上的书房走去。

  “混账!”刚刚进去,季南风就骂了季承昊一句。

  “爷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季承昊知道在刚刚的争论之中,自己把一直以来的秘密说了出来,如果被有心人听去就前功尽弃了,也难怪季南风如此生气。

  “我让你好好反思,你做到没有?你想想最近的行为,有多少是出格的!”

  “爷爷,我今天来不是和你讨论这个的。”季承昊不想因为这个而搞得大家都不愉快,“能不能听我说完,您再来批评我近期的作为。”

  “那你说,你来是干什么的。”也许季南风是冷静下来了,不再从季承昊的身上挑刺。

  “借钱。”虽然只是短短两个字,但已经完完全全地昭示了他今天来的目的。

  “借钱干什么?”季南风反问道。

  他从来不是冲动的人,所以在知道原因之前他绝不会拒绝任何听起来没有好处的事。

  季承昊想了想,认为这件事没必要隐瞒季南风,毕竟如果没有正当理由,季南风不会轻易借钱给谁。

  “我要给沐歌的加拿大那边的产业注资。”季承昊如实回答。

  “那你先说说你的想法。”

  季南风很清楚自己的这个孙子,他不可能无条件地帮助谁,即使黎沐歌是他女朋友,他也不可能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借钱给她。除非,他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今天沐歌的秘书来找我了,把黎沐歌近期的情况都跟我说了一遍。”

  “你收买他了?”季南风不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季承昊能够掌控黎沐歌身边的那么多人。

  “没有。估计他是走投无路,而我现在又是黎沐歌的男朋友,所以他来找我,希望我能为黎沐歌注资。”

  季承昊慢慢地汇报着,“我认为如果我们帮了她,在那边产业正式稳定之前她一定会去一趟加拿大,这期间就需要一位主心骨来管理盛联,而我作为帮助她的恩人以及男朋友的身份,这个位置我名正言顺!”

  季承昊一字一句地诉说,他看到季南风逐渐松开的眉头,就知道这件事成功的几率在逐渐增加。

  “如果注资过去还是失败了呢?”作为商界的老狐狸,当然得全面思考问题。

  “人生就是一场赌博,不赌就一丝成功的机会都没有。而且,您要相信沐歌的能力,你觉得她像是做不好一件产业规划的人吗?”

  季承昊完整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原本以为他只是单纯地想要帮黎沐歌,但绝没想到还有这一层。

  估计王瑞得知这个消息后会后悔致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