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喝酒能解决问题,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糟心的事了。”季承昊又喝了一大口酒,仿佛也有什么不爽心的事憋在心里。

  “喂,酒是你这么个喝法吗?你能不能温柔点。”高铭文看着他这样喝酒,真担心他这样太伤身体,完全忘记刚刚某人也是这么喝的。

  “喝个酒而已,你想想你说了多少话了。我又不是你爱的那个女人,不用关心我太多。”季承昊不想在自己喝酒的时候,耳朵边还不清净。

  “不说我了。对了,说说你的未婚妻吧。”高铭文其实一直很好奇那个可以让季承昊都无可奈何的女人长什么样。

  “给你说了不是什么未婚妻,只是女朋友而已。”季承昊苦笑。

  “怎么回事?你求婚没成功吗?”

  让季承昊哭笑不得的是,高铭文很快从刚才伤心的回忆中恢复过来,开始好奇起自己的事来。

  “干嘛这么好奇我的事?”

  “你都那么关心我,我当然也要多关心你啦。”高铭文用肩膀顶了顶季承昊,一脸暧昧。

  “你说对了,我没成功。她不愿意。”

  “不愿意?没搞错吧,如果我是女的,一个那么优秀的男人向我求婚,我一定二话不说地答应。”

  高铭文现在只觉得那个女人的头被门挤了,否则怎么可能放弃像季承昊这么优秀的男人呢!

  “如果你是女的也是一普通女的,她那么优秀,眼光独到也很正常。”

  “诶,我这是在帮你说话,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高铭文算是看清了,季承昊就是一重色轻友的主。

  “我实话实说而已,况且我看得上的女人当然不会差。”季承昊对黎沐歌的评价很高。

  “得得得,那么优秀的女人为什么不带出来给兄弟我看看。”

  高铭文很不满意,自己来中国那么久了,竟不知道季承昊有女朋友,而且还是到了谈婚论嫁地步的那种。

  “有机会会介绍你们认识的。”季承昊向他保证,“不过要看她的安排,我从不逼她。”

  “用中国话怎么说来着,妻管严?对,而且还没成夫妻就这么没威严,以后还得了,看来我要好好珍惜和你喝酒的日子,要不以后就更没机会了。”

  高铭文说话总是这么精辟。

  “你少跟我贫,你说你一个外国人,怎么对我们中文了解得这么好。”

  虽然季承昊已经见识过高铭文在中文方面的厉害,但今天一句“妻管严”才真是对他刮目相看。当然他这也是间接地转移了话题。

  “你管我,我可是半个中国人,不许国籍歧视!”高铭文为自己鸣不平。

  “行了,说了这么久,再不回家天都快亮了。”季承昊看着腕间的手表,知道时间不早了。

  “慌什么慌,你好不容易陪我喝一次酒,再怎么说也要通宵。”高铭文似乎下定决心不会放季承昊走,眼疾手快地拿走了他手侧的车钥匙。

  “我还有工作没处理,明天还要上班。”季承昊耐心地解释着,并没有抱怨什么,毕竟高铭文这种无赖的行为不是第一次了。

  “什么工作非得今晚处理,你不是老板吗,明天不去上班又能怎么样。”

  “两天打鱼三天晒网的事只有你干的出来。”季承昊反驳到。

  “没意思!”

  “得,那你说你还有什么问题需要我解答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季承昊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一定是走不了了,只期盼能尽快让他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才有机会了。

  就这样,两个年纪相仿的男人在会所聊了一晚……

  以后再想起来,季承昊一定不会嫌时间太长,因为这恐怕是两人最后一次这样谈心了。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两人终于从会所走了出来,不过是季承昊扶着高铭文。

  其实两人喝的都不少,但没有什么酒量的高铭文就注定是喝醉的那一个。

  “诶,你去哪儿啊?”季承昊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不知道该把高铭文放到哪儿。

  他只知道高铭文的西餐厅,而他住的地方自己从来没去过,也从来没问过,所以现在自己面临着一个很为难的问题。

  “唔……”可能是听见了季承昊的声音,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什么,季承昊也没听清楚。

  酷oL匠网唯T一lP正+版o,r其~G他)都是H盗k版o

  没办法了,往自己家带吧!

  本来高铭文混血儿的体质就比季承昊高一点,所以即使他已经很瘦了,但在季承昊自己喝了那么多酒的情况下也变得重了起来。

  毕竟是喝酒不开车,所以季承昊扶着高铭文站在路边等刚刚让代驾司机去开的自己的车。

  好不容易等到了,季承昊把高铭文平放进后座,自己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等两人回到家,季承昊继续撑着高铭文往电梯走去,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六楼的距离很短,这次却仿佛走了半个世纪。

  刚刚走到公寓的大门,一股严肃的气息扑面而来,季承昊没多在意,继续艰难地往里面移动。

  “你舍得回来了。”一句平淡无奇的话,季承昊却在里面听出了晕怒的味道。

  “爷爷,你怎么来了?”一听就知道是季南风的声音,季承昊把扶着的高铭文交给一旁的保镖,“把他送到客房。”

  “你当然不希望我来,我不来就不会发现你的私生活竟然这样——毫无章法、起居无时!”

  季南风是一大早来的,来就没有看见季承昊,打他的电话也不接,只有去问了一下小区门卫,门卫说昨晚出去过后就没有回来。

  “我怎么了?”季承昊简直哭笑不得,不就是一天晚上没回家吗?为什么就被定义成生活没有规律的人了。就算是再认真的人也有放纵的时候吧!

  “你怎么了自己知道,给我想清楚再去上班。”季南风拿起一旁的拐杖,杵着往外面走去。

  “我送你吧。”虽然爷爷骂了自己,但该有的孝道还是不能丢。

  “不用你送,一晚没回家,我怕误了你的事。”季南风这时候说的一定是气话。

  季承昊站在原地,看着季南风在保镖的搀扶下走了出去。

  他是从来不屑于解释的,就算有一天自己会被误会伤害得遍体鳞伤。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站立不动的季承昊终于走向洗手间……

  简单地洗漱过后,季承昊回到卧室,一身轻松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

  因为一晚的疲累,再加上刚才季南风的咄咄逼人,使季承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