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承昊带着李先国给自己的一沓资料提前回家了。

  其实也对,作为一个二十四孝男朋友,在自己的女朋友被人侮辱过后,怎么还有心情继续待在这里参加这个舞会呢!

  “你们这些小杂碎,赶紧开门!”

  说罢,又是两声厚重的踹门的声音,好在这些门的质量都够高,否则绝对经受不住李泰新的摧残。

  李先国还没走到关李泰新的房间门口就能清晰地听见他不羁的叫骂声。

  “你要造反吗?”李先国气沉丹田的怒吼不止吓坏了李泰新,也吓住了周遭的安保人员。

  搞得李泰新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你说你那么凶干嘛?我又没做伤天害理的事。”想清楚后,李泰新也向自己的父亲怒吼回去,完全没有做为儿子该有的孝道。

  “你还好意思说伤天害理,今天你差点给我捅了一个大娄子。”

  上来之前李先国就想好了,一定要把这件事的严重性说给李泰新听,否则以他的性格,终究会去找那个黎沐歌,到时候出事了就弥补不了了。

  “什么娄子连你都解决不了!再说了,你解决不了钱总解决得了吧。”李泰新已经习惯父亲为自己处理这种烂摊子,所以理所当然地认为他是在骗自己,以求自己的安分。

  “黎沐歌那个女人是盛联的新任总裁,在我彻底了解她之前你给我少接触他们。”

  李先国的内心有一股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女人不简单,所以还是小心为妙。

  酷r)匠网A:正*版首发

  其实他没有怕过什么,是因为自己的身份摆在那儿,也正是因为自己的身份,让许多在做之前都必须想清楚,否则就是万劫不复的地步。

  “我知道,但你不觉得这种女人更有味道吗?”李泰新竟荒唐到和自己的父亲谈论这种事情,而且完全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还有那个季承昊,他心机很重,以后见着他都要离远点。”为了自己这唯一的儿子,李先国也算是苦口婆心。

  “你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在外人面前你不是牛气得很吗?”

  李泰新见不惯父亲这种做事小心谨慎的样子,在他的记忆里,父亲一直都是高高在上、无所畏惧的样子。

  “你别管那么多,记住我说的。到时候闯了祸别让我来帮你擦屁股。”

  李先国先把重话说在前头,但连他自己都知道,真到那一天,他怎么可能不管呢!

  “知道了知道了,我可以出去了吧!”李泰新很不耐烦,他想尽快离开这里,说不定还可以找到自己的女神呢。

  “不行,你给我待在这儿直到宴会结束。”李先国强硬地拒绝了儿子的要求,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你们给我看好他,如果他想强闯,就把他给我绑起来。”李先国对着那几个守住大门的黑衣男子说到。

  “是。”冷静不带一丝情感。

  “不是,诶。爸,等会儿,你回来……”渐行渐远,除了依旧守在门口的黑衣保镖,谁也听不清楚李泰新后来说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