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承昊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看得欧阳静都不好意思了,“干嘛?我脸上有东西吗。”说罢,还拿手擦了擦。

  “别动。”季承昊把欧阳静的小手拉过来,握在自己的大掌里,脸就这么慢慢地凑了过去。

  却吓得欧阳静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以后不许再这样了,知道吗?”季承昊眼里有一闪而逝的懊恼,却又立刻恢复了那股精明。“要不然你就别待在这儿,等养好身体后就跟我回国。”

  欧阳静还愣在那儿一句话不说,她以为,以为自己的等待终于有回报了……可最终还是证明自己想多了。

  “我昨晚喝断片儿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谁记得清。”欧阳静迅速地整理好思绪,恢复了往日的清明。

  “你喝醉酒跑去公园,还来个花式入水,要不是值班的人听见水声来救了你。你现在已经在阴曹地府了。”

  季承昊一口气说完前因后果,突然又想起什么,补充了一句,“你说你没事跑水边去干嘛?”

  “我怎么知道,说不定我以为在家的浴缸里呢!”欧阳静说得理直气壮,心里却默默地想着,“只是因为那里是你带我去过的地方。”

  其实所谓的酒后吐真言不是没有道理,至少这句话在欧阳静喝醉后得到了最真实的表达,昨晚她表达了自己最真挚的情感。

  “行了,再等两天好点了,收拾好跟我回国。”

  季承昊已经在飞机上把所有的事都想清楚了。来的时候本不打算带她走,但刚才那个未成的吻直接否定了他的想法。

  “回国?我不能回国,这边的事还需要我来完成。”欧阳静二话不说地拒绝了季承昊的提议。

  “没有商量,现在好好给我养病。”季承昊的态度也很强硬。

  “承昊……不能这样,这边的工作只有我熟悉,你让其他人来我不放心。”欧阳静软软地说,希望季承昊能够明白自己。

  “你好好养病,这件事以后再说。”听着她委屈的声音,季承昊差点就心软了,“我去酒店放行李,一会儿再来看你。”

  “哦,那你去吧。”欧阳静重新躺回床上,背朝着季承昊。

  这是她第二次生自己的气,季承昊苦涩一笑,提上行李,转身走出了病房。

  “欧阳,你不明白。当我听到你出事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快窒息了,所以我第一时间赶来。刚刚我好想抱你、吻你,但是对不起,在那件事成功之前我不会让自己沉浸在爱情里。”

  走在安静的医院走廊里,季承昊把一切埋在心底,“还有,让你回国只是因为坤捷需要你,不是我不信任你。”

  如果这些话被欧阳静听见,她一定会感动得痛哭流涕,但当季承昊在心里说出的时候就注定不会让她听见。

  欧阳静刚开始以为季承昊只是和自己开个玩笑,以免自己像脱缰的野马,没人管束就做一些让人担心的事来。

  但后来她明白了,这次他很强势,所以出院之后她必须回国了。现在只希望在离开之前把所有事漂亮地完成。

  刚刚坐上秘书开来的林肯车,季承昊就接到了季南风打来的电话。

  “爷爷。”

  “混账!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吗?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就不顾一切地跑去那边,马上订最近的航班给我回来。”

  “爷爷,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希望您能明白我。”

  “明白什么?明白你沉浸于一个女人给你编制的爱情里,还是明白我骄傲的孙子终于栽在了一个女人的手里。”

  酷(匠网Y永久#V免za费4}看B6小\_说

  季南风是真的气疯了,今早加拿大那边打来电话的时候,他还纳闷为什么不直接报告给承昊而要打给自己。

  但他很快知道了前因后果,季承昊竟然因为那个欧阳静连夜出国,他平生最恨一个男人因为女人放弃事业,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孙子踏上这条路!

  “爷爷,希望您能理解我,我从来不会忘记自己该做的,为了最终的目的,我已经失去太多了。”季承昊的语气里有一股难得的失落。

  “承昊,你父亲就是因为一个女人踏上了一条不归路,难道你也想走上去吗?”季南风已经极力压抑内心的怒火,想把季承昊劝回国。

  “那我想请问您,为什么你会这么恨女人?”估计季承昊此刻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或许他只是一时的头脑发热。

  “谁告诉你的!”

  季南风现在已经很肯定自己的孙子被欧阳静那个女人带坏了,否则乖顺的他怎么可能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

  “没有谁告诉我,只是你的行为让我清晰地感受到了。还有,我已经长大了,我有自己的思想和判断,你不能再独裁了。”

  季承昊终于一口气说出了自己深藏已久的话。

  “呵呵,不错,是我季南风的孙子。”没想到季南风不怒反笑,竟夸奖起季承昊。

  搞得季承昊特别不清楚接下来该回应什么。

  谁知道他在想什么,了解他的人才明白他一直是个笑面虎的角色,无论对谁,尤其是对那些危害到他利益的人。

  “处理好这边的事我会立刻回国的,坤捷的工作我已经安排好了,您放心。我这边有点事,先挂了。”

  季承昊找了个借口,他不想再和情绪无常的季南风再争论下去。

  虽然季南风说了那一番话,但不生气是不可能的。而且没想到过了十八岁的季承昊竟还有这么叛逆的一天,刚才还不礼貌地挂断自己的电话。

  季承昊也很生气,自己的行踪果然会被这些人报告给爷爷,无一遗漏。而自己能全心信任的人果然只有欧阳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